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敲响这丧钟
    医院方面的调查很不顺利,傅斯年当初的住院记录十分干净,没有查到任何有用的线索。对顾浅秋和林继平的调查也没得到什么实质性的进展,唯一能确定的是,四年前,傅斯年车祸的那天夜晚,林继平和顾启正、白慈心一起去过傅家。

    这一点,确实耐人寻味……

    听到傅斯年的调查结果,季半夏沮丧得半天才说出话来:“林继平和顾家的长辈一起去你家,时间点还那么敏感,这件事确实很诡异,可以和王妈的话互为验证,证明你的车祸和失忆极有可能是顾家操作的结果。可是,我们还是没有拿到铁证啊!”

    傅斯年淡淡一笑:“别着急,慢慢来,狐狸尾巴总会露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季半夏还是忧心忡忡:“王阿姨在我的劝说下已经搬家了,现在还算安全,但是我真的很担心,这件事如果继续拖下去,顾浅秋会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她现在住的地方很安全,我已经找人盯紧那个区域了,一有风吹草动,我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哇,傅总,黑老大的作风啊!”季半夏放下心来,开始跟傅斯年贫嘴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真是黑老大,就直接派人把你从办公室拖到我家的床上了。”傅斯年的语气颇有几分无奈:“季半夏,我都帅成这样了,为什么你宁可加班也不愿意跟我约会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季半夏被他逗得笑了起来:“好啦,对不起啦,要赶项目嘛,不然你以为我愿意加班?别生气了,这个项目了结了,我一定好好补偿你!”

    “怎么补偿?”傅斯年马上追问。

    “请你吃大餐?”

    “没创意。”傅斯年表示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季半夏放出杀招来了:“陪你旅行一趟?”

    “勉强凑合。”傅大总裁的语气好了一些:“能去几天?”

    “最多三天吧,我这边事情多,你也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没说话,但是季半夏明显感觉到他的不悦,赶紧道:“那我再多请一天假,四天好不好?四天可以出国玩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“半夏,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说。”傅斯年终于开口了:“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辛苦的工作?我又不是养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季半夏愣了一下,这是傅斯年第一次和她讨论这个问题,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。

    傅斯年没等到她的回答,便继续道:“你不是一直对画画有兴趣吗?结婚后,你可以报绘画兴趣班一偿夙愿,将来有了孩子,学学绘画,陪陪孩子,打理一下我们的小家,这样的生活,应该会比上班轻松一些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彻底愣住了,她还从来没跟傅斯年讨论过将来的相处模式,她第一次意识到,她和傅斯年在很多问题上确实有着巨大的差异。

    “斯年,我想,我暂时不会放弃这份工作的。”季半夏考虑着措辞:“这份工作辛苦,所得也不丰厚,但是我很珍惜它。其他的女人我不了解,但对我而言,经济独立和精神独立,是我安身立命的根本。辞掉工作,完全靠你养活,我会没有安全感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签财产捐赠协议,我给你一笔钱,或者信托基金,多到你这辈子都花不完。”傅斯年的语气很诚恳:“半夏,这样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你的钱,斯年,这个话题让我觉得很不舒服。我们换个话题吧。”季半夏的语气冷淡下来。

    有钱人的思维方式永远是这样:金钱万能,钱能搞定一切。她讨厌这种高高在上的施舍。

    她有手有脚,受过高等教育,有不错的谋生能力,她站在人群中,跟谁比都不逊色,为什么要靠男人来养活?

    傅斯年不知道自己又触到季半夏哪片逆鳞了,心中的郁闷排山倒海,却还是保持了良好的风度:“好。我们换个话题。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舍不得她这么辛苦,如果他穷,养不起她也罢了,他有这个经济基础,他的女人却偏偏要吃苦受累,是不信他会一辈子照顾她吗?

    装饰豪华的餐厅里,靳晓芙正在跟苏佑勋共进午餐。

    靳晓芙兴趣缺缺的拨弄着盘子里的沙拉,瞟一眼苏佑勋脸上的疤痕脱落后粉红的皮肤,嘲笑道:“苏少,越长越帅了哈。”

    苏佑勋心里暗暗恼火,却拿她没办法,只好道:“傅斯年那天是疯了吧?幸亏我身体好,换个人,说不定直接去阎王那里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活该!”靳晓芙喝一口酒:“背后说我坏话,活该被我哥揍个鼻青脸肿!”

    “晓芙,你还真有本事,一下子弄了个同母异父的哥哥出来。”苏佑勋啧啧有声:“这下好了,傍上傅斯年这座大山,一辈子荣华富贵,什么都不用愁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用愁?我愁着呢!”靳晓芙晃晃手中的酒杯:“顾青绍还活得风生水起,顾家还如日中天,我的烦恼,还多着呢!”

    苏佑勋眼珠一转:“你在电话里不是说弄到顾青绍保密柜的密码了吗?找个机会偷偷看看,说不定就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呢!捅出去,再让你哥花钱找媒体造势,弄臭顾家,不是铁板钉钉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靳晓芙道:“上次我和顾青绍在办公室幽会,结果撞上他爸去找他,从那以后,他就不敢约我去他办公室了。我倒是想偷看保密柜里的东西,可是找不到机会呀!万一做的太露骨,又怕顾青绍怀疑。”

    苏佑勋狡黠一笑:“那你找我可就找对了。我跟顾青绍正在谈一个新能源的合作,明天正要去他办公室,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不就完了?”

    “切!”靳晓芙撇撇嘴:“进了办公室呢?难道你们在外面聊天,我一个人进里面的套间去偷看保密柜的资料?顾青绍会傻到那个程度吗?”

    苏佑勋挠挠头:“这个说难也不难,你想个理由,一个必须要进到他套间的理由就行了,我在外面拖住他,给你争取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必须去套间的理由……”靳晓芙咬着嘴唇冥思苦想,很快,她一拍桌子:“有了!我知道该怎么办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苏佑勋很好奇。

    靳晓芙却故意卖关子:“明天你就知道了,反正明天你记得,好好的,尽情地和顾青绍聊那个新能源合作就行了,其他的事情,我来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成交!”苏佑勋伸出手,和靳晓芙轻轻一击掌。

    靳晓芙媚眼如丝:“如果真找到什么有价值的资料,我肯定要跟你分享的。苏少,你准备出什么价呀?”

    “出价?”苏佑勋很惊讶:“咱们之间,还要提钱吗?明天我不也要帮你吗?即使你能弄到什么有价值的资料,那也离不开我的帮助,你说对吧?”

    靳晓芙笑得又邪恶又妩媚:“你不给钱,那我找别人好了。顾家的对头也不止你一个,总有人开得起价钱的。”

    苏佑勋盯着她美艳的脸,眼中一丝阴冷一闪而过,嘴上却笑道:“我的姑奶奶,你都有傅斯年这个亲哥了,金山银山花不完,何必还算计我这点家当呢?”

    “算计不算计是我的事,你就告诉我,你出不出得起这个价钱。”靳晓芙好整以暇的切着牛排,态度很悠然。

    苏佑勋咬咬牙:“行!只要你能拿到有价值的东西,价钱都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酒店行业太难做,苏家借了个壳子,正在往制药方向发展,如果顾氏制药倒了,苏家就可以趁势蚕食市场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靳晓芙,实在是太嚣张了,居然敢跟他讨价还价。不愧是窑姐生出的私生女,唯利是图!

    “苏少果然爽快人。”靳晓芙举起手中的杯子:“来,喝一个,庆祝一下我们伟大的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cheers!”苏佑勋举杯与她轻轻一碰,他垂下眼,掩饰住眼中阴冷的光芒。 ,o

    吃完晚饭,和苏佑勋约好时间,靳晓芙就腰肢款摆,去停车场拿车。

    顾青绍送了她一辆粉红的玛莎拉蒂,骚包的颜色,全c市仅此一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现在应该是对她动了一些真心吧,靳晓芙想起顾青绍痴迷地吻遍她全身的情景,嘴角讽刺地勾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想知道,等顾青绍身败名裂,顾家家破人亡的时候,顾青绍会不会对她恨得发狂——就像当年她远走国外时那样。

    那天躲在保密柜,进去的瞬间,她看到了很多一摞摞叠起来的资料,她就不信,这里面没有顾氏制药的蛇呢黑料。

    一切就等明天了!靳晓芙突然有点兴奋了。明天,也许就是顾氏走向毁灭的关键一步。

    她要亲手为顾青绍敲响这座丧钟!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