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奖励一下


傅斯年的新家离华臣不远,酒店式的公寓,很适合单身人士居住。 hp://772e6f742e6f%6


下了车,季半夏看傅斯年拎了一大堆东西,心疼了:“斯年,我帮你拎一个袋子吧,你这个太重了。”


说着,就要伸手去接傅斯年手里的购物袋。


傅斯年避开她的手:“体力活是男人的事。傻丫头,你要学会把自己当女人才对。”


季半夏瞪他一眼:“人家好心想帮你分担,还被你训。好人真是不能做啊”


“真想做好人?”傅斯年笑的不怀好意,朝季半夏扬扬脸:“过来亲我一下。”


“……”


季半夏看一眼周围步履匆匆的行人,咬牙切齿道:“傅斯年,你就这么饥渴么!”


“这个问题的答案,我等会儿告诉你。”傅斯年意味深长的卖了个关子,他盯着季半夏,眼神炽烈如火。


季半夏受不了了,傅斯年现在如同猛兽出闸,简直春心泛滥。刚才开车时朝她索吻,差点闹出了交通事故。


“好啦好啦,我说不过你。”季半夏主动认输,看着不食人间烟火的傅总拎着超市购物袋,她恍然有一种小夫妻精打细算过日子的踏实。


进了电梯,季半夏赶紧道:“把袋子放地上吧,这么重。”


傅斯年放下购物袋,季半夏拉过他的手一看,果然,掌心都被购物袋给勒红了。


傅斯年的手生的好,手指修长有力,小麦色的皮肤,是充满男子气的健康和干净。


季半夏用手轻轻搓揉他手上的红痕:“疼吗?”


傅斯年反手将她的手掌合在自己掌心,眼中全是笑意:“心疼啦?”


“这个问题的答案,我等会儿告诉你。”季半夏回了一句,她看着傅斯年的眼睛,傅斯年也看着她,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。


“睚眦必报的坏丫头!”傅斯年轻轻拍了拍她的脸。


电梯很快就到了,季半夏一进傅斯年的家门就愣住了。


这哪里像一个家啊,确实够干净够整洁,该有的东西也都有,可是,装修和家具,还有整个氛围,完全就像是酒店房间,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家的感觉。


季半夏正在腹诽,傅斯年放下东西,转身就一把抱住她。


“喂,干嘛?耍流氓啊?”季半夏笑着躲他。


其实她也喜欢被傅斯年亲吻拥抱,但是现在已经六七点了,该做晚饭了。


“我不是欠你一个答案吗?”傅斯年的嘴唇在她脖颈上游弋:“现在回答你。”


他的唇碰到了她的耳垂,她最怕痒的地方。季半夏浑身都酥麻起来,气息都不稳了:“好了,别闹了,我要去做饭了。你不饿么?”


“饿,不过我想先吃点餐前开胃菜。”傅斯年紧紧从后面贴住她。季半夏惊讶的发现,某人已经有反应了。


“听不懂你在说什么,快放开我啦。”季半夏被他亲得浑身发软,根本没办法脱离他的钳制。


“乖……”他低沉醇厚的声音就在她耳边,他轻轻侧过她的身子,面对面搂紧她。


“斯年……”季半夏无意识的呢喃了一声。


这个动作彻底刺激了傅斯年,他的嘴唇压了过来,轻轻擦过她娇嫩的唇瓣。


季半夏的身体越来越软,呼出的气息也越来越灼热。傅斯年的体温比她更高,简直就像块烙铁炙烤着她。


季半夏轻轻的扭了扭身子,想要逃开这种烘烤,她的鼻尖和额头都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。


可男人的臂弯强势而霸道,将她牢牢锁住,完全动弹不了。


“斯年,好热。”季半夏不满的抗议,声音娇软得让她自己都吃了一惊。


“宝贝……”他耳语般呢喃,大手急不可待地挑开她贴身的衣物,用力的搓揉。


“嗳!”季半夏突然意识到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,一下子羞得满脸通红。


她刚才那句话,听上去那么像邀请吗?


“这一天,我想了很久很久,等了很久很久了。”傅斯年的头埋在她的胸口,含混不清的地语:“半夏,给我好吗?就今天,就现在……”


季半夏浑身发颤。傅斯年的渴望,何尝不是她的渴望?她的身体也在渴望他,这个她深深爱着的男人,激发了她所有的情感需求和生理需求。


她爱他,她喜欢他的拥抱,喜欢他的亲吻,喜欢看他闭着双眼沉醉不已的脸庞。爱他,并被他所爱,是一件多么幸运多么甜蜜的事。


季半夏握住他的手,无言的牵引他。


在他滚烫的手掌下,是她细致光滑的肌肤,每一寸,都是最致命的蛊惑。


傅斯年彻底失控了。他不是没有经验的毛头小子,但今天他才知道,爱一个女人和不爱一个女人,在做最亲密的事时,感觉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差别。


季半夏把他带到了天堂。每一次进出都让他疯狂。


正在两情相悦之际,突然一声清脆的咔擦,外面的大门被人打开了。


季半夏吓都浑身肌肉都绷紧了:“斯年?”


这房子是傅斯年一个人在住,这个时候进来的人,会是谁?小偷?抢劫犯?


傅斯年按住她不让她起身,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:“别怕,是保洁阿姨过来打扫房间。”


“保洁阿姨?她怎么能随便进你的屋子?不会是坏人吧?”季半夏还是有点担心。


“放心,不会错的,她每天都这个点过来。我一般都在公司,所以干脆把钥匙给她了。”傅斯年吮她的唇:“宝贝,不要分心,我们继续。她不会进卧室的。”


季半夏不肯,卧室的门只是关着,并没有锁上,万一保洁闯进来怎么办?她可不想再被人看到一次!


“不要,快放开我!”她低声哀求她,扭动着身体想挣脱他,又担心动静太大被外面的人听见了,只能小幅度挣扎。


她的挣扎惹来傅斯年倒吸一口气,他用力压住她:“别动了,再动我要出来了。”


“好,快出来。”季半夏误会了他的意思,还很高兴的接话。


傅斯年看着她酡红的脸颊,好笑的顶了她一下:“小傻瓜……”


他的动作,让季半夏如梦初醒,一下子明白了他所说的“出来”究竟是什么意思。脸不仅红到了脖子根,还瞬间红到了胸口。


傅斯年看到她脸红,知道她反应过来了,低声调笑道:“所以我叫你别乱扭,这样刺激太强了……”


“臭流氓!”季半夏双手捂脸,完全没勇气和他对视了。


外面客厅里,保洁开始做卫生了,能听到吸尘器的嗡嗡声,还能听到她在愉快的哼着小曲。


傅斯年缓慢的进攻,季半夏咬着嘴唇拼命忍住声音,这样太折磨人了,她真怕自己一时控制不住开口求他快一点……


等洗尘器的声音变小,保洁阿姨的歌声飘到浴室,傅斯年终于也按捺不住了,动作开始狂野起来。


他也忍得快受不了了。


风平浪静之后,保洁却还没有离开,客厅里总有细小的声音传进来。刚才一通折腾,季半夏的体力已经消失殆尽,肚子还不体面的咕咕叫了两声。


“保洁阿姨怎么还没走啊?你家这么干净,还用打扫这么久吗?”她真的很需要一顿热气腾腾的晚餐,犒劳一下她疲惫的身体。


“大概在擦家具吧。她做事很细致,没一两个小时,弄不完的。”傅斯年倒是一点都不急,他心满意足地搂着季半夏,享受着事毕微醺的感觉。


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全身心的愉悦过了——不,应该说,自打他从病床醒来,这种程度的愉悦,这种飘飘欲仙却又无比满足无比踏实的感觉,还是第一次体会到。


“那怎么办啊?”季半夏沮丧的噘嘴:“斯年,你不饿吗?”


傅斯年拉着她的手贴到自己的身上,笑得像想偷鸡的狐狸:“饿,还想再吃一次……”


季半夏秒懂,她白他一眼:“滚!”


话刚落音,傅斯年就抱着她在床上翻滚起来。


季半夏拼命忍住笑,喘得话都说不出来了,只能狠狠用手掐他来表达自己的不满。


“我听话吧?”傅斯年还恬不知耻的凑过来邀功:“奖励一下?”


他闭着眼,将嘴唇凑到她唇边,摆好了一个准备被亲吻的姿势。


季半夏彻底无语了,这男人的脸皮是什么做的啊,怎么能厚到这个地步?


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,季半夏张嘴用力咬了一下他的唇,小小的惩罚了一下他。


“好甜,还要。”傅斯年假装不知道这是惩罚,又凑过来卖萌。


“你!赢!了!”季半夏咬牙切齿甩出四个字。她真怀念当初那个又矜持又高傲的傅斯年啊。


现在这个,谁要?三块钱包邮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今天更的有点晚,到家都10点多了,请大家多多包涵。明天的更新我尽量早一点,明天下午有个会议,可以偷偷写一点。17号放假,假期就有时间码字了。年底实在太忙了。评论我都看了,你们的热情让我感动得要死。爱你们!


我感觉自己的状态又回来了,谢谢你们的包容和鼓励!我会加油的!

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小蚂蚁追书 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