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心头发凉
    接到自家老爸语气严厉的电话后,顾青绍放下开了一半的重要会议,赶回了顾家。本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,结果一到家,到处都风平浪静,顾启正好好的坐在沙发上,根本没有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顾青绍的语气就带上了几分抱怨:“爸,什么事呀?这么火急火燎的把我叫回来。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。”

    顾启正浑浊的眼神依然犀利,他盯着顾青绍,脸上是火山爆发前的平静:“青绍,你干的好事!”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顾青绍被顾启正的眼神吓了一跳:“我干什么啦?”

    顾青绍无辜无知的语气让顾启正的怒气彻底爆发出来,他猛的站起身,将手中拿着的一叠照片狠狠往茶几上一摔:“干什么了!你说你干什么了!”

    顾青绍一头雾水,赶紧走过去拿起照片看。

    照片上,靳晓芙和一个年轻男子相对而坐,她懒懒的靠在沙发上,笑容妩媚,玉手纤纤,正在把玩着手中的咖啡杯。

    顾青绍的脸色也难看起来:“爸,这照片你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顾氏制药的竞争对手,竟然和靳晓芙坐在一起喝咖啡,这个梁锦辉也太急色了吧,连他的女人也想泡!

    顾启正发完火,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调整了语气:“哪里来的不重要,我问你,照片上的这一男一女你认识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情妇怎么跟梁锦辉搞到一起去了?!”顾启正质问儿子:“这个靳晓芙,到底想干什么?!”

    顾青绍无奈道:“您怎么就认定了是晓芙想干什么呢?说不定是梁锦辉看她漂亮,想搭讪一下呢?”

    顾启正简直被顾青绍气得两眼翻白!顾青绍还没弄明白事情的关键所在!他还天真的以为是单纯的桃色事件!

    看着一心想栽培成继承人的小儿子,顾启正忽然觉得自己的家庭教育很失败!

    “顾氏的事,靳晓芙知道多少?”顾启正直接切入事情的核心。这个儿子,一直被保护得太好了,不知人心奸诈,这确实是他这个爸爸失职了。

    “爸,你的意思是?”顾青绍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!你有没有把顾氏的经营状况告诉靳晓芙,有没有让她接触到机密资料!”

    顾青绍小心翼翼道:“说过一些,不过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说过一些?”顾启正一双犀利的老眼逼视着顾青绍:“其他的呢?靳晓芙有没有接触到顾氏的机密文件?”

    顾启正的问题让顾青绍迟疑了一下,他忽然想起一件事,那天他去保密柜放文件时,发现保密柜没有正常锁定。一般他锁的时候,会再输入一遍密码,但是那天,保密柜是直接关上的。那天,只有靳晓芙一个人进过他办公室的套间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不确定是不是自己之前关的时候忘记了重输一遍密码。更何况,靳晓芙怎么会知道他保险柜的密码呢?

    顾青绍的迟疑,让顾启正再次暴怒起来:“怎么不回答我?你是不是让靳晓芙接触到机密文件了?!”

    “爸,我没有……您想多了。”顾青绍赶紧否认。

    顾启正心念电转,脑中瞬间闪回一个画面。那天他去顾青绍办公室找他,门被反锁,顾青绍衣衫不整的过来开门,还有空气中那股黏腻的气味……

    保密柜,就在顾青绍那个套间里!

    顾启正一把扯住顾青绍的领口:“那天我去找你,靳晓芙就在你办公室的套间里,对不对?!”

    顾启正没说哪天,顾青绍却一下子听懂了。他的后背一下子沁出了冷汗:就是那天,他当着靳晓芙的面锁过保密柜!

    他愣愣的盯着顾启正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知子莫若父,一看到顾青绍的反应,顾启正就什么都明白了,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,扬起手就往顾青绍脸上扇过去:“蠢货!蠢货!顾家的基业,就要毁在你手上了!”

    顾青绍默默挨了一巴掌,心里的各种念头乱成了一团麻。

    他不信靳晓芙会联合别人坑害他,可保密柜没有输密码这件事,又让他疑窦丛生。

    顾启正扇了儿子一巴掌,见他老老实实受了,脸上没有愤怒,只有一种惆怅若失的表情,又莫名的心疼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个儿子来得不容易,生下顾浅秋之后,白慈心就一直怀不上,好容易怀过两次孕,又都流产了。顾青绍是千辛万苦保胎才保下来的,对这个儿子,顾家看得跟眼珠子一样。

    长这么大,这还是他第一次对顾青绍动手。

    幸好事情还没到完全束手无策的地步。

    顾启正叹口气,拍拍儿子的肩膀:“你跟靳晓芙到底说过什么,她对顾氏的事到底知道多少?”

    现在是双重的麻烦,靳晓芙听到了关于傅斯年的话题,傅斯年肯定会开始着手调查,现在靳晓芙又跟江舟的人勾搭上了……

    事情一旦败露,不仅顾氏会灰飞烟灭,他们一家子,还面临着坐牢的危险。

    顾启正把利害关系分析给顾青绍听了,顾青绍的冷汗流得更多了,生死存亡的关头,哪怕他再对靳晓芙抱有一丝幻想,也只能一五一十地把靳晓芙的疑点都告诉了顾启正。

    顾启正久久没有说话。他盯着茶几上的照片,眼睛一眨不眨,时间仿佛凝滞了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很清楚了。靳晓芙肯定偷看过保密柜里的文件。现在的问题是,她偷看了多少?有没有把文件以某种方式存储起来,或者传递出去?

    “青绍,你约靳晓芙见面吧。”顾启正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,声音都有些憔悴:“就在四季路的那个闲置公寓里见。我想会会她。”

    “爸,您是想跟她谈判吗?这个,我来就行了。”顾青绍头皮一麻,本能的不想让顾启正见到靳晓芙。

    靳晓芙性子直,又有点任性,他怕靳晓芙和自己老爸话不投机,会爆发更大的冲突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顾青绍才恍然发现,他大概,是真的喜欢上靳晓芙了。想到她极有可能背叛了他,他心里的痛苦失落,竟然多过了愤怒仇恨。

    顾青绍的劝阻,换来顾启正冷冷一记瞪视:“你的职责是负责约她见面。其他的事,你不用管。对了,不要告诉她我会去。”

    “爸,您跟她不熟,不如我单独跟她谈,我一定……”

    顾青绍的话还没说完,就换来顾启正的呵斥:“够了!我不想再听到你和她扯上任何关系!这件事处理完之后,你马上去严家接嘉嘉回家!”

    顾启正转身就走,顾青绍纠结了很久,才给靳晓芙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晓芙,今晚有空吗?”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,不显露任何异样。

    靳晓芙刚买完衣服,心情正好,笑道:“好啊,在哪里见?不如你现在就过来接我?我在崇光百货买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还有点事,你到附近找个咖啡厅坐一下,我一个小时候后过去接你。”顾青绍跟靳晓芙约了时间地点,就挂了电话。 △≧△≧,

    今晚的谈判,他有一种莫名的寒意。

    靳晓芙不是轻易就会被说服的人,自己的父亲,更是一个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铁腕男人。

    四季路的那个闲置公寓,这个地点,更让他。那个公寓,曾出过命案。七年前,顾家一个佣人的女儿,在那个公寓失足坠落,17层的高楼,人摔成了一摊软肉。

    他不理解,那么多可以见面的楼堂馆所,顾启正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公寓和靳晓芙谈判。

    只是,他实在没有勇气让顾启正改地点,靳晓芙这件事,说到底他的确有过错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稍晚还有一章,大概在12点左右。昨天跨年狂欢,没更上,今天补上哈。祝大家新年快乐!么么哒!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