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你能不能正经点


对顾启正的邀约,苏佑勋似乎毫不吃惊,很爽快的答应了见面。 hp://772e6f742e6f%6


二人面对面坐下,本来应该寒暄几句的,顾启正却没那个心思,开门见山问苏佑勋道:“佑勋,你和靳晓芙是什么关系?”


苏佑勋扯着嘴角笑了笑:“伯父,您这话问的有点奇怪啊,我和靳晓芙能有什么关系?青绍是我哥们,靳晓芙是青绍的小情人,我和她能有什么关系?”


“不用跟我打太极了,靳晓芙的事,你肯定知道一些。”顾启正的语气很不客气。刚经历丧子之痛,如今顾氏又正处生死存亡之际,他的神经已经如绷紧的弦,苏佑勋的笑容,在他看来格外刺眼可恶。


顾启正的态度让苏佑勋也颇为不爽。他索性翘起二郎腿:“伯父,您为什么一直抓着靳晓芙这个话题不放?不就是个欢场女子吗?您这么在意她,莫非背后有什么隐情?”


苏佑勋说这句话,本来是想拿靳晓芙手里有顾氏的秘密资料这件事来刺激顾启正,结果顾启正心头一跳,忽然想起靳晓芙坠楼时怨毒的眼神,又想到自己儿子惨死的场景,双眼顿时充血,头脑一热,一把揪住苏佑勋的领口:“混账东西,你说什么?!”


苏佑勋也不怕顾启正,他狠狠拉开顾启正的手:“顾启正!你他妈别耍横!你干的那些龌龊勾当,别以为我不知道!靳晓芙前脚找梁锦辉卖文件,后脚就在你的公寓里坠楼身亡,你说,警方要是掌握了这些信息,会不会对坠楼事件重新展开调查?”


顾启正做梦都没想到,在a市,竟然有人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!他震惊过度,伸出手指指着苏佑勋,一时竟说不出话来。


“我知道你有权有势,公检法都要给你面子!要是以前,你说坠楼那就铁板钉钉是坠楼,谁也翻不了案说是谋杀!可这次不一样!靳晓芙是傅斯年的亲妹妹!我是对付不了你,可华臣的傅斯年未必不行!靳晓芙手里的东西,现在搞不好正在傅斯年那儿呢!”苏佑勋索性一口气说完,看到顾启正气得几乎晕厥过去,他心里痛快极了。


当初他被阿康带进顾青绍的圈子,还以为自己结交了一个大靠山,他爸爸特意带了礼品到顾家去拜会顾启正,结果顾启正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打发了他们父子俩。那种被轻视被敷衍的感觉,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
失去唯一的儿子,现在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安,真没想到顾启正也有今天!


苏佑勋轻快的站起身来:“顾伯伯,保重身体,听说浅秋姐也在闹离婚,你只剩一个女儿了,可别再出什么意外了哟!”


“畜生!”顾启正抓起面前的杯子朝苏佑勋砸过来。


苏佑勋早有预料,灵巧的躲过杯子,朝顾启正打了个呼哨,得意洋洋的走了。


傅家的别墅里,佣人正殷勤的接过傅斯年的外套挂好,又瞟了一眼季半夏,方笑道:“少爷,老爷子在午休,傅先生出去了,雅倩姐好像在楼上的放映厅看电影,要不要我通知她下来?”


“不用了,我回来处理点事情。别惊动她了。”傅斯年牵着季半夏上楼,见周围没人了,低声问她:“好些没有?”


季半夏一向有生理痛的毛病,今天车开到半路她的肚子又开始疼起来了,把傅斯年心疼坏了。


“嗯,疼过那一阵就不疼了。现在好的很。”季半夏不想让他担心,抬头对他微笑道。


“一会儿我去暗房冲照片,你去客房休息一会儿。暗房环境不好,你别过去了。”傅斯年牵着她的手,引她往客房走。


“好。那我在客房等你。”季半夏很听话,她确实不太舒服,也不想给傅斯年添乱。


傅斯年笑着亲亲她的脸:“真乖。一会儿我弄完了来找你。”


傅斯年叫佣人煮了生姜红糖汤,又把房间的温度调高一点,把季半夏抱到床上躺下,准备替她脱外面的裙子。


“好啦,我自己来。又不是危重病人,干嘛这么紧张?”季半夏有点不好意思,赶快拦住他。


傅斯年低声一笑,低头用鼻尖抵住她的鼻尖:“害羞啦?”


“是啊,我可不像某人脸皮那么厚。”季半夏伸出手指在他脸上划了一下,羞他。


傅斯年抓住她的手,贴在自己脸颊上轻轻抚摸:“哪里厚了?你摸摸,薄皮大馅,味道鲜美。”


“哈哈,你是馄饨吗?”季半夏哈哈大笑。


傅斯年也笑:“那你想吃我吗?”


他盯着她,目光灼灼,语气里含了点不可言说的暧昧,季半夏红着脸推开他:“不想吃,我对人肉馄饨没兴趣。”


“是吗?”傅斯年贴在她耳边低声呢喃:“可是我很想吃你……”


他的手开始蠢蠢欲动,沿着她的腰线往上。


她现在生理期,根本不可能做什么的。明知傅斯年是故意逗她,季半夏还是吓得赶紧推他:“一边去!你是不是又想被佣人撞见?”


“被佣人撞见?”傅斯年表示没听懂。


季半夏给他科普了四年前的糗事,傅斯年十分好奇:“那时候,我们是不是经常做?”


他的身体,对她的渴念从来没消减过,傅斯年怀疑这是四年前夜夜笙箫留下的烙印。


“做你个鬼啦!我们总共只有十几次好吗!”季半夏满脸通红,力图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
傅斯年笑得很邪恶:“记这么清楚?是不是意犹未尽?”


“滚!”季半夏扯过辈子蒙住头,一眼都不想再看傅斯年了。


傅斯年拉她的被子,还想撩拨她,幸好佣人送生姜红糖水来了,季半夏这才逃过一劫。


盯着季半夏把糖水喝完,佣人收好碗盏出去了,傅斯年又缠着她腻歪:“我也喝糖水。”


季半夏白他一眼:“那你刚才不说?那么一大碗,我好容易才喝完。”


“我要喝这里的。”傅斯年理直气壮的指指季半夏的嘴巴,一点都不脸红。


季半夏捂住脸:“傅总,你能不能正经点?”


“这个要求哪里不正经了?”傅斯年一脸的茫然,一脸的无辜。


季半夏看得又好气又好笑又有点不忍心,只好抬起身子在他唇上一啄:“好了,快去暗房冲洗照片吧。”


傅斯年追着她亲了一下:“那我去了。你好好睡一觉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稍后还有两更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