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不要脸了
    二人又缠绵了一会儿,季半夏轻轻推开傅斯年:“不早了,我们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她真的不想在傅家多呆下去,傅斯年和顾浅秋还没正式离婚呢,她这样跑到傅家来算什么?

    再说傅斯年又这么……饥渴,她真怕他按捺不住,缠着她提出更多的要求。傅家的客房,已经给她留下了非常浓重的心理阴影!

    “好。这些文件,顺序都是乱的,我还要再整理一下。”还好,傅斯年分得清孰轻孰重,很痛快的答应了她的请求。

    季半夏牵着傅斯年的手往楼下走,心里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是,她高兴得太早了,刚走到一楼客厅,季半夏就瞟见了沙发上坐了一个威严的身影——傅老爷子傅振庭。

    季半夏头皮一麻。之前傅斯年再三保证,老爷子下午都要午休,来傅家撞见他的几率微乎其微,结果现在好了,硬生生正面遇到了!

    她的手被傅斯年紧紧握了一下,随即听见傅斯年低声道了一句:“别怕,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可怜兮兮的抬头看了傅斯年一眼:“嗯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握紧她的手,径直朝傅老爷子走去:“爷爷,您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傅振庭的眼神第一时间落到二人交握的双手上,对傅斯年的问候,他不置可否,语气十分冷淡:“斯年,这位是?”

    傅振庭是认识季半夏的,他这么问,分明就是在表达自己的轻蔑和鄙视。

    季半夏的脸瞬间胀得通红,手心渗出冷汗来。

    “爷爷,这是季半夏。您认识的。”傅斯年毫不回避:“之前一直没有机会跟您说,和顾浅秋离婚后,我会向半夏求婚。爷爷,半夏将会成为您的孙媳妇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完全没想到傅斯年会直接说出来,她没想到,在傅老爷子面前,傅斯年会这么明目张胆的护着她。

    她的男人,为她挡风遮雨。说不感动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个茶杯被傅振庭狠狠砸到地上:“孙媳妇?我的孙媳妇是浅秋!斯年,你跟浅秋一路走过来容易吗?你车祸成了植物人,人家在病床边整整照顾了你两年!还为你生下昊昊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!你翅膀硬了,就想抛妻弃子吗?我身体是越来越差,出不了门,也没人再把我当回事!可是我还没聋!还没瞎!就是因为这个女人,你跟顾浅秋闹分居,连自己儿子都不要了是吧!我们傅家人丁单薄,我就这么一个重孙儿,你也不要了是吧!”

    傅振庭的话让季半夏当场呆住了,她没想到傅斯年把傅老爷子瞒的这么紧,昊昊的身世他一点都没透露。

    估计是因为老爷子身体不好,傅斯年怕他承受不了这种噩耗吧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傅老爷子正是盛怒之际,现在说出昊昊的身世,火上浇油,对老爷子的冲击更大啊!

    季半夏不知所措的看着傅斯年,不知道他会怎么解决这个烫手山芋。

    “爷爷,您先消消气。”傅斯年带着季半夏坐到沙发上,又亲手给傅振庭倒了杯水:“我七岁回到傅家,是您看着长大的,我人品心性如何,您是最清楚的。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,更不会贪图一时欢娱抛弃一个父亲应尽的责任。爷爷,您说对吗?”

    傅斯年说的中肯,傅老爷子点了点头,瞟季半夏一眼:“我知道你喜欢她,四年前就爱的要死要活的。但是你别忘了,你是个已婚男人,你还是孩子的父亲!别跟我说你跟顾浅秋没感情,男人活在世上,不是靠感情,是靠责任!昊昊还不到四岁,为了孩子有个完整的家庭,你也不能说离婚就离婚哪!再说浅秋也没做错什么,对你,对孩子,对家,她都尽心尽力,谁都挑不出什么错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听得提心吊胆,傅老爷子这是不把傅斯年逼到墙角不罢休啊!

    她真的不敢想象,傅斯年如果说出真相,老爷子能不能扛得住打击。

    她扭头担心的看着傅斯年,没想到傅斯年也扭过头,轻轻朝她使个眼色:“半夏,你先去外面等我。我有话要单独跟爷爷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季半夏应了一声,又勉强对傅振庭笑了笑:“老爷子,我先告辞了。您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傅振庭鼻子里哼了一声,算是对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季半夏走到门外,百无聊赖的看着眼前的风景,心里暗暗祈祷,老爷子千万别被气出三长两短来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傅斯年面色如常的走出来了,直接搂住季半夏的腰:“走吧,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看样子老爷子没出什么事,季半夏放下心来,跟着傅斯年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斯年,你怎么跟你爷爷解释的?他怎么这么爽快就放你走了?”季半夏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了一句话。”傅斯年牵过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什么话?别卖关子了!”季半夏急得拧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我跟爷爷说我车祸后就无法行夫妻之事了,不想耽误顾浅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季半夏脚下一个踉跄,差点没一头栽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傅斯年!你可真会自黑!”季半夏好气又好笑:“有你这样往自己身上泼污水的吗!”

    “有效果就行。”傅斯年理直气壮:“老爷子前不久差点中风,实在不能再受什么刺激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昊昊的身世也瞒不了一辈子啊!到时候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别担心,我有个好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我们赶快多生个宝宝,转移一下爷爷的注意力……”傅斯年的手又开始乱动了:“一会儿去你家造小人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滚!”季半夏送他一个大大的白眼。

    傅斯年对造小人执念很深,二人回市区简单吃了一顿晚饭,傅斯年就死缠烂打的要送季半夏回家。

    送到小区门口还不罢休,还要送到门口。

    季半夏站在门口赶他:“好了,你亲眼看着我安全到家了,现在你可以放心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请我进去坐坐?”傅斯年叹口气:“刚才我喊了一路的口渴,某个女人似乎完全没听到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无力的扶额:“傅大总裁,进来吧。别让别人说我虐待你。”

    进了屋,季半夏去倒了杯水递给傅斯年:“喝吧,喝完赶紧回去。你不是还要整理文件吗?”

    傅斯年慢条斯理的喝水,突然皱皱眉:“季半夏,你家的饮水机是不是坏了?这水的味道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不会吧?”季半夏伸手去拿傅斯年手中的杯子:“我尝尝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避开她的手,一把抱住她,嘴唇就凑了过来,准确的含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季半夏还没反应过来,嘴里已经多了一注温热的清水。一抬眼,傅斯年正笑眯眯的看着她:“味道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傅斯年你恶心死了!”季半夏十分后悔自己本能的咽下了傅斯年嘴里的水。

    什么口渴,完全是借口!什么味道不正常,简直是幼稚无聊!

    “哪里恶心了?”傅斯年很无辜的看着她:“你吞都吞了,又来喊恶心,占了便宜还卖乖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还占便宜啦?”季半夏要被他气死了。

    “还嫌没占到便宜呀?”傅斯年笑出一排洁白的牙齿:“算了,再让你多占点吧!”

    他拉过季半夏的手在自己的胸膛上抚来抚去:“你随便摸,我绝不反抗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点拿不出手的小胸肌,还好意思邀请别人来摸。”季半夏做不屑状,手上毫不客气的狠狠拧了两把。

    傅斯年属于那种穿衣显得瘦,脱衣有肌肉的类型,肌肉不夸张,但是绝对修长健美。身材还是没话说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摸完了。现在换我了。”傅斯年丝毫没理会她的热嘲冷讽,两眼放光的扫视着季半夏的胸口。

    季半夏赶紧缩回自己的爪子,双臂抱胸:“一边去!我又没邀请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小气,礼尚往来才是君子之道嘛。”傅斯年循循善诱,摆出慈眉善目的长者嘴脸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想的美!”季半夏朝卧室跑去,想躲开他的火力围剿。

    刚跑到门边,被傅斯年从背后一把抱住,一只热烫的大手就从后面包抄过来。  8☆8☆.$.

    季半夏又是喘气又是笑:“傅斯年你要不要脸?竟然对一个弱女子用强!”

    “。”傅斯年把头埋在她的胸口不停的亲吻:“和你在一起,脸是多余的。”

    他抱起她扔到床上,卧室里一片春光。

    夜色越来越深,床上的一对人儿却仿佛不知疲惫,尽情的享受着青春的身体和爱情的甜蜜。

    墙壁上的铃兰花壁灯上,隐藏的针孔摄像头正在工作,将二人翻滚的身影忠实的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    今日更新完毕,亲爱的同学们,明天见!啊,对了,《这只是个巧合罢了》这一章有轻微改动,前面写了黄雅倩有一对双胞胎,我后面忘记了,看到评论才想起来。所以稍微改了一下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