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她不能吃
    她不能吃

    顾浅秋挽着傅斯年的手走进小馆子的时候,所有的食客都停住了用餐,扭头看着这对璧人。 hp://772e6f742e6f%6

    男的高大帅气,女的娇媚温婉,浑身都透露着和这小馆子格格不入的贵气。

    小馆子生意确实火爆,所有的桌子都坐满了,只剩门边一个空桌。

    女店员殷勤的拿着菜单过来招呼他们:“先生小姐,这边请,这个位置亮堂,请坐吧!”

    亮堂?分明是能吹到风好吧?顾浅秋有些不满意的皱皱眉,但看着邻桌香喷喷的煲仔饭色泽晶莹,看上去极诱人,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二人拿着菜单刚点好菜,听见店员为难的在跟新到的客人解释:“不好意思,没有空桌了,要不您先坐着等一会儿?”

    “嗯,好的,大概要等多久?”女孩子的声音不大,却让顾浅秋和傅斯年齐齐扭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季半夏穿着半旧的黑色羽绒服,背着双肩包,正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傅斯年和顾浅秋一起回头,动静颇大,季半夏也朝他们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季小姐!好巧!”顾浅秋热情的跟季半夏打招呼,季半夏也礼貌的朝她笑笑:“好巧。你们也在。”

    店员见他们互相认识,便对季半夏笑道:“原来你们认识啊!那太好了,您不用等座位了!”

    “呃,不用……我……”季半夏赶紧摇头,人家男女朋友吃饭,她凑上去干什么啊,当电灯泡啊!

    顾浅秋也不想让季半夏坐过来,她巴不得傅斯年离季半夏越远越好,便只保持微笑,不开口邀请。

    店员压根没看出二人之间的暗涌,殷勤的推着季半夏往顾浅秋的桌边走:“您先坐,我给您上茶水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窘得脸都红了,正想再说点什么,傅斯年淡淡开口了:“一起吃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很平淡,却带着上位者固有的威严,让人不容抗拒。

    大庭广众之下,又被店员拉拉扯扯,如果再拒绝就显得太小家子气了。季半夏无奈,只好咬咬嘴唇在桌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浅秋冷眼旁观,心里十分不舒服,脸上却不露分毫,对季半夏反而更加热情。

    煲仔饭味道确实不错,季半夏却一点胃口都没有。看着顾浅秋一会儿给傅斯年夹菜,一会儿帮傅斯年擦嘴角并不存在的油渍,一会儿撒娇,一会儿卖萌,她心里真的有点堵。

    傅斯年淡定的很,无论顾浅秋做什么,他都淡淡的,没有多热情,但也不厌烦。不主动,不拒绝。

    顾浅秋看着季半夏僵硬的脸色,心里冷笑:谁要说季半夏对傅斯年没想法,她的顾字就倒着写!

    她一边和傅斯年表演恩爱,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打量季半夏:羽绒服是旧的,也没什么款式,那材质,一看就是地摊货。里面穿的毛衣,简直就像高中生的,也是旧旧的,还有点短,也不知道穿了多少年了。脚上还穿了双蠢笨不堪的雪地靴。

    虽然套在牛仔裤里的腿修长笔直,可她浑身上下真的没有半点女人味!

    就这副样子,还想勾引傅斯年?

    饭吃完了,结账的时候,女店员拿了几支伊利小布丁放到傅斯年旁边的桌子上:“这是赠品,送给大家尝尝。”

    这阵子都流行冬天吃冷饮,顾浅秋没吃过这种平民的小雪糕,便笑道:“好小的雪糕啊,斯年给一个我尝尝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递了一根雪糕给顾浅秋,却没问季半夏吃不吃,压根就忽略了季半夏。

    顾浅秋心里奇怪,傅斯年一向很有风度,怎么这么无视桌上的另一位女士?

    便笑着问傅斯年:“斯年,你怎么不给季小姐一支?”

    傅斯年瞟了季半夏一眼,才回答顾浅秋的问题:“她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不能吃???为什么不能吃?傅斯年怎么知道她不能吃?傅斯年和季半夏之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他会说出这种话?

    顾浅秋盯着季半夏,眼神咄咄逼人:“季小姐,斯年为什么说你不能吃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季半夏的脸腾的红了。这种问题她该怎么回答?

    傅斯年倒是回答得很坦荡:“她生理期。”

    v1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