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骄傲且充满感恩
    吃过早饭,季半夏无心再停留,趁着众人不注意,偷偷朝傅斯年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傅斯年会意,低头轻声道:“想回去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公司的事我还得回去善后。呆这里也不安心。”季半夏瞟一眼不远处的黄雅倩,一心只想快点离开。

    黄雅倩的眼神实在太让人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我过去跟爷爷说一声就行了,你就别上去了。”傅斯年揉揉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傅斯年去找傅振庭,季半夏收拾完东西,不想呆在客厅看黄雅倩的脸色,便借口有些闷,信步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雪已经停了,一推开门,清新寒冷的空气猛的灌入肺中,让季半夏猛的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穿着高跟鞋露着脚踝,大衣也只能盖住半截小腿而已,酒红的裙子根本抵挡不住冬日的严寒,季半夏紧了紧身上的大衣,朝大宅前面的草坪走去。

    她宁可在外面受冻,也不想看黄雅倩那张冰冷的脸。

    刚转过屋子的拐角,一个压低了的怒骂声传入她的耳中:“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孽!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要脸的贱.种!说!你这脏病到底是从哪儿染上的!”

    然后是一个年轻女孩压抑的哭泣:“妈,我求求你,你别问了,别问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!谁传给你的?!这是艾滋病!艾滋病啊!你不要脸了,我还要脸!”

    “啪!”好像是一记耳光,随后是中年妇人愤恨绝望的哭声:“我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到16岁容易吗!你怎么这么贱,你对得起我吗?你去死!你给我去死!趁着先生夫人还不知道,你给我死得远远的,别把脏病传给傅家人了!”

    季半夏悚然心惊,艾滋病,这个一直觉得离她很遥远的字眼,这段时间出现的频率太高了。

    16岁,花朵一般的年龄啊,太可惜了!

    季半夏暗暗叹息一声,正准备扭头朝另一个方向走,女孩苦笑的声音传入她耳中:“妈,你怎么就不想想,这病也许就是傅家人传给我的呢?”

    季半夏倏然停下脚步。中年妇女似乎也愣了一下,过了一会儿才咬牙切齿道:“是谁传给你的?是不是大少爷?我知道你一直想爬大少爷的床,是不是他传给你的?”

    季半夏的心咯噔一下,脚下站立不稳,脚尖碰到了一段枯枝,发出了清脆的咔擦声。

    “谁?是谁在那边?”中年妇女高声问道,随即有脚步声朝这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季半夏无处可躲,幸好手里拿着手机,她赶紧扯出耳机线,把耳机塞进耳朵里,装出在听音乐的样子,硬着头皮往前走。

    三人打了照面,季半夏才认出刚才说话的是管花园的宋婶,她旁边还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,想必就是她不幸感染上艾滋病的女儿姗姗。

    “季小姐?”宋婶没想到这么冷的天季半夏竟然会有闲情逸致到草坪这边来,脸上满是惊讶。

    季半夏疑惑的皱皱眉,这才把耳机从耳朵里拿出来:“不好意思啊宋婶,我在听音乐,你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宋婶和女儿交换了一个眼色,明显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没什么,就是跟您打个招呼。”宋婶陪着笑脸道。傅家下人里都传开了,这季半夏是大少爷的心肝宝贝眼珠子,她可不敢的得罪她。

    季半夏点头朝他们笑笑,赶紧往回走。

    傅家祖宅是不是跟她八字不合啊,怎么走哪里都能不小心撞破别人的秘密?

    对宋婶猜测姗姗的艾滋病是傅斯年传染的,季半夏简直是无语了。如果真是傅家人传给她的,季半夏想,她知道谁是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不知道姗姗会不会说出真相,如果她不说,宋婶这样乱猜,对傅斯年的名声实在影响太坏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开始纠结起来,不知道究竟要不要把傅冀中和姗姗感染艾滋病的事告诉傅斯年。

    如果说了,势必又牵扯出黄雅倩。黄雅倩本来就对她没什么好印象,如果她偷.情的事被季半夏抖落出来,傅家真的要乱成一锅粥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左右为难,脑子里权衡着利弊得失,连刺骨的严寒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大宅一楼的拐角,傅斯年跟老爷子道了别,正下楼准备带季半夏回市区,无意间一扭头,正好看见雪地上缓缓而行的季半夏。

    大雪将草坪厚厚盖了一层,季半夏黑色的大衣,酒红的裙子在一片洁白中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也不怕冻着!傅斯年皱皱眉,视线下滑,落到她露出的脚踝上。白皙纤细的脚踝,在雪地和酒红高跟鞋的映衬下格外妩媚动人。

    季半夏根本不知道窗户里面有人在看她。风吹起她的长发,长裙轻盈的下摆在风中卷出柔和流畅的弧度,她美得像一幅画,可她对此却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傅斯年说不出心里的感受。担心她被冻着,又觉得这一幕实在很像文艺电影里的镜头,美得让他情不自禁想多看几眼。

    心电感应般,季半夏突然抬头朝窗户看过来,目光正好对上傅斯年的视线。

    傅斯年穿着白衬衫,袖子挽到手肘,正静静的看着她。半明半暗的光线中,他的五官立体深邃,完美如雕塑。

    季半夏砰然心动,她忽然想起一年前的夏天,千源岛的海滩上,傅斯年转身的那一瞬,星光落在他脸上,他也是这样静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,让她的心跳彻底失去节奏。

    二人隔着窗户凝望着彼此,时光似乎凝固了。季半夏再也感觉不到寒冷,她看着傅斯年,心里满满的都是爱意。 》≠》≠,

    这么好的男人,竟然是她的,她。

    “砰”窗户被打开,季半夏眼前一花,一个人影已经翻窗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是傅斯年,傅斯年朝她跑过来。优雅矫健,如草原上最强悍的狮子。

    “斯年?”季半夏呆在了原地。好端端的,他又翻窗户干嘛?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    真是很对不起大家,文解除屏蔽三天之后才恢复更新。因为停笔好久,很多感觉已经找不到了,我周末又把文重头到尾看了一遍,把之前的大纲重新整理了一遍,今天才正式动笔更新。

    很抱歉让你们久等了,也感谢大家的耐心,谢谢你们的支持,爱你们!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