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拜你所赐


“笃笃笃……”门被轻轻敲了三声。偷偷摸摸的力度,让季半夏恍然意识到门外站的是谁。


唇边不由自主的浮出一个笑容,季半夏懒洋洋的躺在床上,拿起手机拨通了傅斯年的电话。


咦?门外没听到音乐声,难道这厮竟然没带手机?


本来想调戏他一下的,结果没调戏成,季半夏有点懊恼。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起床开门,开门声停止了。


大概是走了吧?奸计没有得逞,回去了……


季半夏放松了心情,将头埋进松软的鹅绒枕头,准备再睡一会儿。


还没等她睡着,吱呀一声,露台上又传来了门响的声音!


季半夏竖起耳朵,但还是懒得起身去看,大概是风吹的吧。今天风很大。可能是她昨天忘记把露台的门锁上了。


门响了一声就没再响过,但是,被闹了这么两回,季半夏发现,想再入睡已经很困难了!


算了,起来吧,季半夏打个呵欠,正准备翻身起床,被窝里突然伸过来一双冰凉的大手!


“啊!”季半夏吓得尖叫起来,身子蜷缩成一团,拼命的闪躲。


冰凉的大手捂住她的嘴:“嘘!别喊,是我。”


是傅斯年的声音!季半夏僵硬的身体松弛下来,回头惊道:“你从哪儿进来的?露台上?”


“猜对了,奖你一个香吻。”傅斯年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。


季半夏没空指责他偷吻,她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:“你从隔壁房间的露台爬过来的?傅斯年!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?三楼啊!掉下去你就成瘸子了!”


“没办法,谁叫某个小猪睡得太死,敲门都敲不醒呢。”傅斯年扯开季半夏的被子:“快让我进来,外面好冷。”


季半夏一看,他身上只裹了件浴袍!露台外面,是零下八度的严冬啊!难怪他的一双爪子冻成那样。


女孩子温暖馨香的被子,让傅斯年舒服得直叹气:“还是这里暖和。”


他长手长脚,章鱼一般缠住季半夏,汲取她身上的温暖。


“去去去,冷死了,别碰我。”季半夏嫌弃的推他。她简直服了,不知道傅斯年这是抽的哪门子风,翻山越岭爬窗爬门的钻进来,也不怕摔死了!太任性,太幼稚了!


“半夏,你怎么能这样呢?”傅斯年对她的抗议置之不理,四肢缠得更紧:“太让我伤心了,我冒着生命危险来看你,你就这样对我?区区一点热气都不肯让我沾。好难过啊……”


嘴上说的无比哀婉委屈,傅斯年的动作却是毫不含糊的死皮赖脸。


季半夏被他气得笑了,她转过身来看着傅斯年,用手恨恨点了点他的鼻子:“你竟然没摔下去,老天真是瞎了眼。”


傅斯年笑眯眯的看着她:“这么希望我摔死?我摔死了你有什么好?只能当个可怜的小寡妇。”


他的手从后面包抄住她,拉她紧紧贴住自己。


听他说到死,季半夏脸色更难看了:“好了好了,不会说话就别说。我问你,这一大早的,你跑来干嘛?”


“滚床单呀!”傅斯年天真无邪的看着她:“难道你以为还有别的?”


季半夏吐血!


“怎么不说话?不说话就是默许了。”见季半夏不说话,傅斯年欢欣鼓舞:“那我们开始吧!今天你在上面好不好?我要好好享受一下你床上的温暖。”


傅斯年已经开始脱衣服了。浴袍一扯就开,这个风骚的男人,里面居然什么都没穿!


季半夏目瞪口呆的盯着他,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
男人继续作死:“我身材是不是很好?看呆了吧?”他抬起胳膊,鼓出肌肉,又拉季半夏摸他的胸肌:“绝世猛男,你值得拥有!”


季半夏捂住脸,她败了,她真的败了,傅斯年脸皮这么厚,她比不过啊!


“别害怕,猛男会很温柔的。”傅斯年拉开季半夏的手,朝她的眼睛吹了口气:“一会儿你就该求我快点了。”


“滚!!!”季半夏一脚踹向傅斯年。却被他顺势拉住脚踝,微凉的手掌也顺着脚踝往上游走。


胜者为王败者暖床,季半夏是败者。她被傅斯年翻来覆去的求索了无数次,最后浑身无力的昏睡过去。


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早上十点了。


季半夏一看墙上的钟,吓得赶紧推傅斯年:“快起床!八点四十了!”


傅斯年眼睛都懒得睁开:“你这么紧张做什么?”


“傅斯年你是猪啊!我来你家做客,比长辈起得还迟,这像话吗?”季半夏火帽三行,伸手去翻傅斯年的眼皮,想让他睁开眼:“快起来!早餐还赶得上!快点快点!”


昨天佣人跟她说了,早餐九点。她真怕傅老爷子也一起用餐。


季半夏又掐又拧,终于把傅斯年从床上拖了起来。


傅斯年刷牙,季半夏看了他一会儿,语气沉痛道:“傅斯年,你怎么就变成了一个无赖呢?你应该是优雅体面,举止高贵,理性节制的绅士啊!现在怎么就变成了一个死缠烂打,不计后果,嬉皮笑脸的无赖了呢?”


傅斯年的语气比她还要沉痛:“还不是拜你所赐?不然我一个大好青年,怎么会为了解决点生理需求,翻墙强暴妇女呢?”


“切,还青年,你分明已经中年了!你都三十五岁了!”季半夏狠狠的打击他:“哎,傅斯年,你说,我们俩要是生了孩子,你算不算老来得子啊?”


傅斯年一口漱口水差点喷到了镜子上,他擦擦嘴边的水渍,面无表情的看着季半夏:“你赢了。”


“哼~”季半夏终于扳回一局,傲娇的扭着腰去换衣服了。


傅斯年继续洗漱,忽然听见季半夏郁闷的叫声:“傅斯年,你一会儿怎么出去?!”


怎么出去?傅斯年很疑惑:“当然是走出去。难道还翻露台原路返回?”


“你穿着浴袍从我的房间离开是怎么回事?外面那么多佣人,你当人家都是瞎的?”季半夏苦恼得恨不得暴揍傅斯年一顿。


这样偷偷摸摸的,还不如昨天晚上就名正言顺睡一个房间呢!


傅斯年理解不了季半夏的脑回路,他耸耸肩:“爱看就看咯。”


他现在很热衷秀恩爱。


最后的结果是,傅斯年穿着浴袍和季半夏一起出了门,并且他还死死牵着季半夏的手——无论她怎么样偷偷在掌心掐他,他就是死不放手!


佣人们的表情果然很好看。每个人都一副“我懂”的表情。


季半夏红着脸装出坦荡的样子,恨不得拉个人说上一句“傅斯年只是穿着浴袍来叫我起床”。


“你去换衣服,我先下去!”走到楼梯拐角,季半夏压低声音对傅斯年道。


傅斯年微笑:“这样你的压力会更大,你不如跟我一起下去。别人问你什么,我还可以帮你顶着。”


季半夏想想,觉得傅斯年说的有理,只好同意了他的建议。


等季半夏和傅斯年并肩走到餐厅,所有人都抬起头来看着他们俩。


傅老爷子竟然也来了!


季半夏笑容僵硬的跟大家打了个招呼,傅维川看看傅斯年,又看看季半夏,皮笑肉不笑来了句:“从此君王不早朝啊。”


季半夏的脸唰的通红,连翘在桌子下狠狠踩了傅维川一脚。


傅老爷子笑得如弥勒佛一般:“快坐下,还以为你们贪睡,不下来吃早餐了。”


“怎么会?能陪爷爷吃早点,是福分。”傅斯年脸色如常,神清气爽。还开始给傅老爷子灌**汤了。


听到傅斯年的甜言蜜语,傅振庭开心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:“斯年现在越来越开朗了,好事!好事啊!”


这个孙子以前总是冷冷淡淡,对他尊敬却不怎么亲昵。现在好了,跟季半夏在一起之后整个人都变样了,都会说点暖心话哄长辈高兴了!


傅老爷子感慨万千。看季半夏也格外顺眼。


老爷子指定让季半夏坐在他旁边,季半夏心惊胆战的坐下,不知道老爷子想对她说什么。


“半夏,你也25了,斯年大你十岁,你们俩年纪都不小了,该考虑孩子的事了!”傅老爷子一开口就是重磅炸弹,炸得季半夏头晕目眩。


“傅爷爷,我和斯年……还没结婚呢……”婚都没结,就催着生孩子了?


“这有什么关系?都什么年代了,你怎么还这么封建?现在奉子成婚的多的是。”傅老爷子咳嗽一声,终究还是不好意思说出“孕可以先怀着嘛。”


季半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,只好求助般看向傅斯年。


该死的,傅斯年竟然不看她。他低头吃煎蛋,脸上还带着笑意。很明显是很赞同老爷子的话。


“傅爷爷,我……”


傅振庭打断了她的话:“别再叫傅爷爷了,听着怪生分的,你就跟斯年一样,叫我爷爷就行了。”


话说到这个份上了,季半夏只好低声喊了句:“爷爷。”


傅振庭开怀大笑:“好孩子!一会儿爷爷给你礼物,当做改口钱。”


季半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只好胡乱应着,赶紧装出很忙的样子低头吃东西。


“老爷子,您对她也太好了吧,又没过门,这也算改口?”黄雅倩半真半假的笑道:“当初顾浅秋改口,您也没给改口钱呢,怎么到季半夏这里就破例了?”


傅振庭脸色一冷,眼睛一瞪,正准备训斥黄雅倩,突然胸口一阵不舒服,憋不住大咳起来。


众人手忙脚乱,好一阵才止住咳嗽,佣人推了轮椅,送老爷子上楼去休息了。


唉,老爷子这身体,只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。难怪急着抱孙子。季半夏在心里默默感叹,一扭头刚好撞见黄雅倩正盯着她看,眼神冰凉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今日更新完毕。明天见!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