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傅斯年的意思就是想同居,季半夏咬着嘴唇没说话。


她并不反对婚前性关系,但她现在还没做好同居的思想准备。傅斯年的公寓离奥丁很远,这样的话她上下班很不方便。她也不想让傅斯年接送,公司里闲言碎语太多了。


“不敢回答,知道自己魅力值不够了吧?”傅斯年眼中光芒一闪。季半夏的迟疑他看在眼中,心中略微不爽。


季半夏的斗志被他激了起来:“魅力值不够?那你等着瞧!我和别的男人共进晚餐,你可别郁闷!”


季半夏不信自己会输,她虽然算不上倾国倾城的大美人,但也还是看得过去的。酒吧那种地方,稍微出挑一点的女孩都大把人献殷勤的。


“怎么会郁闷,你受欢迎,我也有面子嘛。”傅斯年早就打定了主意,笑眯眯的,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:“那就这么说好了,三十分钟内,要是没男人来搭讪你,你就搬到我公寓里住。如何?”


“成交!”季半夏傲然点头。


二人从傅家出来回到市区,季半夏先回公司做了些善后工作,幸好在傅斯年的干预下,事情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,她打了几个电话,又写好了事情的汇总邮件,把工作处理得七七八八了,这才放心的离开。


傅斯年在写字楼一层的咖啡馆里等她。见季半夏一脸轻松的走过来,知道她工作处理得顺利,笑道:“季主管,工作效率很高啊。”


“那是。”季半夏坐了下来,拿过傅斯年喝剩的半杯咖啡,毫不犹豫地一饮而尽。


傅斯年对她的不嫌弃非常满意,嘴上却故意嘲笑:“奥丁不是世界五百强吗?办公室里免费咖啡都没有?”


季半夏没听出他的调侃,叹口气道:“没空喝啊,一尊大佛在外面等着,小的哪儿敢浪费时间喝咖啡。”


她意犹未尽的舔舔嘴角,把杯子往傅斯年面前一推:“还要。”


傅斯年伸手抹过她的唇角,帮她擦掉残留的咖啡渍,皱了皱眉:“奥丁给你多少薪水?这么拼命。再忙也别渴着饿着,这个道理还要我教你?”


“人家这不是怕你等得着急才赶进度的吗?真是好人没好报,没得到夸奖还被教训!”季半夏嘟起嘴,很委屈的瞪着傅斯年。


季半夏已经不是年轻小女生,但此刻,她一双无辜委屈的大眼睛眨巴眨巴,让傅斯年瞬间丢盔弃甲。


他叹口气,认命的让服务生再送一杯咖啡过来,又伸手握住季半夏放在桌子上的手:“半夏,我之前跟你说的事情,你再考虑考虑?”


“什么事情?”季半夏一头雾水。


“就是之前说过的,辞职的事情。你这份工作太辛苦了,我不想看到你为工作担惊受怕,周末还要加班做事。”傅斯年握着她冰凉的手,看看她身上的裙子,决定喝完咖啡马上带她去买身保暖的衣服。


“不要!”傅斯年的话遭到了季半夏的强烈反对:“现在正好有个升职机会,我努努力就能上去的,我才不辞职呢。”


“什么职位?”


“总监。高层准备从我们三大主管里提拔一个。”谈到工作,季半夏的眼睛格外明亮。


傅斯年笑笑:“总监而已。半夏,你如果真的很想做管理层的工作,我可以给你一个执行副总的职位。”他盯着她的眼睛:“华臣新投资了一个文化公司,主要做版权和影视业务,目前还差一个副总。”


“做影视?”季半夏来了点兴趣,她是新闻专业出身,对媒体相关的工作有着天然的亲近感。


傅斯年看见她闪光的小眼神,知道她动了心。他的大脑开始高速运转,怎样才能短时期内找到适合投资的文化公司?还是直接开一家新公司得了?为季半夏量身打造一个新公司,也算不上什么难事。


“对,做影视。如果你有自己想法,也可以拓展其他业务。”傅斯年越说越真了,目前娱乐产业发展红火,出版影视还真的是不错的盈利点。


“可是我没这方面的经验啊,一去就当副总肯定无法服众。奥丁这边我付出了很多心血和精力,如果辞职的话,真的有些舍不得……”季半夏想了想,还是拒绝了傅斯年。


傅斯年轻笑道:“没经验没关系,你是执行副总,公司的总经理懂业务就行了,你可以跟着慢慢学,以你的学习能力,应该很快就能上手。”


他不急,给季半夏一点考虑的时间,他正好先去把新公司张罗起来。到时候再用点小办法让她过来。


把她纳入自己的羽翼,再把她养胖点,他也努努力,赶快让她怀上孩子,等生了孩子,心思自然就转到家里来了。


忙完工作就能看到她的笑脸,还有个小朋友扑过来叫他“爸爸”,这画面,想想都令人陶醉。


傅斯年唇角两个笑涡,拍拍季半夏的头:“咖啡也喝完了,走,我带你去买件暖和点的衣服。”


“好啊!傅总付钱,我要买几件贵的!”季半夏站起身,挽住傅斯年的胳膊,笑嘻嘻的看着他。


傅斯年失笑地捏捏她的脸,语气满是宠溺:“好。我们去把商场买空。”季半夏愿意花他的钱,他简直求之不得。


车子在街道上平稳的行驶,很快就开到附近的一家高档商场。在地库停好车,傅斯年牵着季半夏上了电梯。


“咦,这里看上去怎么这么眼熟?”季半夏有点疑惑的皱皱眉。


这种档次的商场,以她的经济能力是消费不起的,可这电梯,电梯里的装饰,看上去怎么那么熟悉?


傅斯年没在意:“商场电梯不都这种风格吗?”


季半夏低头苦苦思索,等电梯门开了,光洁明亮的大理石地面显露在她面前,她才倏然想起:“啊,斯年,我想起来了!五年前,你带我来过这里。当时是为了参加一场慈善拍卖会。”


“是吗?”傅斯年微笑地凝视着她,心里充满了遗憾和惋惜。


他想不起来了,以前的记忆都被格式化了,那些美好或者痛苦的记忆,他和季半夏共同的记忆,都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
季半夏一转眸,看见了傅斯年眼里的失落,心轻轻的揪了一下。


“斯年,等你有时间的时候,我带你把我们以前去过的地方全部去一遍好不好?”


过往的一切都历历在目,初见时他冰冷得近乎严酷的表情,他扔掉了她穿过的大衣,第一次亲吻时的悸动,他压抑到最后还是控制不住的热情,还有……上次在这家商场买衣服时,他站在她的身后,镜子里,二人目光对视时那份锥心刺骨的痛苦和纠结。


一切的一切,她都想与他分享。


“好。”傅斯年低头吻吻她的额头。心中感觉难以言说。


“下午好!欢迎光临!”一个柔和的声音打断了二人的思绪。


季半夏和傅斯年同时抬起头朝声源处看去,脸上同时愣了一下。


跟她们打招呼的店员,竟然是白馨薇!季半夏暗暗奇怪,白馨薇不是跳槽去了一家很牛的公司吗?怎么跑来当店员了?


白馨薇也认出了季半夏和傅斯年,脸上礼仪化的笑容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,一缕冷笑爬上她的脸颊。


“走吧。”傅斯年没有丝毫要打招呼的意思,牵着季半夏往前走,直接将白馨薇当成了空气。


“额……”季半夏有些尴尬。毕竟是认识的人,这样视而不见似乎有点失礼……


“前任表姐夫,恭喜你抱得美人归呀!现在顾氏也垮了,我表姐也毁容了,小三也转正了,您果然是春风得意呀!”


白馨薇抱着双臂,死死盯着季半夏和傅斯年,极力压抑着内心的愤恨。


“春风得意是自然的。你也不错的,这身制服挺适合你。”傅斯年停下脚步,淡淡瞟白馨薇一眼。


季半夏更窘了,以前怎么没看出傅斯年这么毒舌?从高级白领沦落成迎宾,傅斯年还说这制服适合白馨薇,妥妥的讽刺啊!


白馨薇果然大怒,她蹬蹬蹬走过来拦在傅斯年和季半夏身前:“傅斯年!你这个小人!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后做的那些龌龊事!顾氏害你,我表姐得罪你,那和我有什么关系?你为什么要废了我的工作,害得全行业没人敢聘用我!你还有脸讽刺我,如果不是你,我怎么会这么惨!”


傅斯年挑挑眉:“白馨薇,我劝你克制一点,不然这份工作你也保不住。”


“你威胁我?”白馨薇气得发抖,又上前一步,指着二人怒骂:“奸.夫.淫.妇!你们不得好死!”


白馨薇盛怒之下,音量不可避免的变得很大,引来了安保的注意。二人快步朝这边走过来。


傅斯年脸上没什么表情,周身的空气却陡然下降了几度。


他的眼神冷厉如刀:“你再说一遍?”


“再说一遍你又能把我怎么样?你不就是仗着有几个臭钱吗?”看着傅斯年的表情,白馨薇到底还是怕了,她扭过头,把矛头对准了季半夏:“季半夏,我劝你擦亮眼睛,傅斯年不是什么好东西,你小心也被泼硫酸毁容!”


季半夏握紧傅斯年的手:“白小姐,我的眼睛很亮,不劳你费心。”


她看向傅斯年,傅斯年也正看向她,四目相对,无尽的默契尽在其中。


“先生,请问这边出什么事了?需要帮忙吗?”保安跑了过来,对傅斯年鞠躬道。


傅斯年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保安:“拿这张名片找你们的总经理,让他炒掉这个女人。”


白馨薇目瞪口呆,愣了愣突然反应过来,扯着嗓子喊起来:“傅斯年你这个王八蛋!你不得好死!我要去向媒体结发你公报私仇!”


保安一左一右架住白馨薇,傅斯年牵着季半夏的手扬长而去。


“斯年,白馨薇被行业封杀,真的……是你干的吗?”季半夏犹豫了一下,还是问出了口。


“对。”


傅斯年简洁的回答让季半夏大为震惊:“怎么……会这样啊?斯年,你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啊……”


“白馨薇咎由自取。当初她欺负你,烫伤你的时候,就应该想到会有报应。”


“……”


季半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原来,傅斯年是在为她出气。这些事她从来没跟傅斯年说过,而且她都已经快忘记了……


“斯年,以后我的事,我自己解决。你不用把我保护的那么好,不然我会有压力的。”季半夏斟酌着语句,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说傅斯年手段狠辣。


今天她总算是见识到了。白馨薇这个人确实讨厌,但全行业封杀,这个惩罚实在是有点严重啊。


傅斯年不说话,显然对她的意见很不悦。


“斯年,我知道你对我好,但是白馨薇也没对我造成实质性的伤害,你报复她找不到工作,我的良心有点过意不去。”季半夏软语央求。


“好,以后你的事我尽量不管。”傅斯年终于松了口。


季半夏见周围没人注意,拉住傅斯年的胳膊轻轻晃呀晃的撒娇:“那你让人家别封杀白馨薇了好不好?她虽然性格有些张扬,但据说工作能力还是不错的……”


傅斯年低头看着季半夏,无奈道:“你这么面慈心软,将来怎么做副总?” △≧△≧


季半夏不理他这个问题,继续拉着他的胳膊撒娇赔笑:“斯年,好不好嘛?”


傅斯年最受不了季半夏撒娇,伊人笑脸盈盈,他抗拒不了她的任何要求:“好了好了,听你的。”


她再这么撒娇发嗲,他不能保证自己不在公众场合吃她豆腐了。


“斯年,你最好!”季半夏要求得到满足,开心得踮起脚尖,飞快地在他脸颊亲了一下。


傅斯年,低头看进她的眼睛,笑得宠溺:“傻瓜……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今天的更新完毕,明天见!谢谢你们热情洋溢的评论,让我充满了动力!爱你们!么么!~~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