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有那么好糊弄吗
    屋门打开,季半夏半只脚跨进屋里,正要抬手去按门边的开关,身后一股巨大的力量挟裹着她冲进屋里,腰间强有力的大手让她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“啊!”季半夏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,嘴巴就被傅斯年的嘴堵住了。

    他伸出一只手关上房门,一个转身,将季半夏压在了门上。

    房间里没有开灯,一片漆黑中,只有对面楼的光线从窗户里影影绰绰的照进来,半明半暗间,二人只能听见彼此的喘息和心跳。

    傅斯年存心讨好,一个吻缠绵热烈得让季半夏大脑当机。除了傅斯年炽热的唇舌,她根本无法思考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冰冷的礼貌再也无法拼凑,身子也软得无法抵抗攻击,她被动的靠在防盗门上,承受着傅斯年细腻得不可思议的温柔。

    氧气稀薄得几乎令二人都要窒息,傅斯年才堪堪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手臂撑在季半夏头两侧,额头低下来抵着她的额头:“宝贝,还生气吗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暗哑低沉,还带着喘息,在黑夜中听起来格外的磁性。充满了无法言说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季半夏的脸烫得几乎要烧起来。她昏昏沉沉的点点头,表明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这样就想过关?她?

    “那怎样你才能不生气?”傅斯年侧头吻吻她的唇:“跪榴莲行吗?”

    季半夏一个没忍住,扑哧笑了出来:“好啊。我们小区超市就有榴莲卖,你去买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舍得?”傅斯年也笑:“膝盖跪破了,一会儿就没办法伺候你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没听明白:“膝盖破了跟伺候我有什么关系?我又没让你跪着给我洗脚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……”傅斯年笑出了声:“膝盖的用处还多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他刻意凑到她耳边,温热的气息让季半夏耳根痒痒的。他将身体紧紧贴住她,那种暖昧和暗示,让季半夏倏然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不要脸!”她红着脸想推开他,却被他猛的抱起,长腿一迈,轻车熟路的往卧室走去……

    天色微明,晨曦从窗帘的缝隙中钻了进来,照在大床上相拥而眠的人儿脸上。

    季半夏一个激灵睁开眼,第一反应就是赶快去看床头的闹钟。

    昨晚太疯了,忘记定闹钟了,天色都亮成这样了,肯定睡过头了!

    幸好,闹钟上的数字指向7,她竟然比平时醒得还早了十几分钟。

    季半夏放下心来,懒懒的抬抬胳膊想伸个懒腰,发现自己压根动不了。身边的傅斯年像八脚章鱼一样缠在她身上,毛茸茸的腿还压在她腰上。

    季半夏也不说话,伸手捏住傅斯年的鼻子,见他不自觉的张开嘴,又用另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唇。

    失去氧气的傅斯年,终于睁开了朦胧的睡眼,发出唔唔唔的抗议声。

    季半夏松开手,又嫌弃地在床单上擦擦手,将手心上傅斯年的口水擦干净:“铁柱,该起床去工地搬砖了。七点了还赖床上,你以为自己是富二代啊!”

    傅斯年看着她在床单上擦手,郁闷道:“有那么脏吗?你昨晚不是吃得津津有味吗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爷玩过就忘。”季半夏翻身将被子一扯,将自己紧紧裹住,麻利的翻身下床。

    她全身裹得严严实实,用评估牲口的眼神扫视着大床上失去被子,一丝不挂的傅斯年,语气很嚣张:“爷就是这样的浪子,不服你来打我呀!”

    傅斯年狼狈的用枕头遮住自己:“季爷,算你狠!”

    季半夏把自己弄得清爽干净,又在镜子前左照照右照照,这才打开反锁的浴室门,放进了一脸苦相等在门前的傅斯年。

    傅斯年根本来不及表达不满,心急火燎地蹿进浴室。季半夏再不出来,他真的要尿裤子了!

    季半夏心情愉快的哼着歌回到卧室,准备把床收拾一下,结果意外的发现,被子枕头包括昨晚弄脏的床单都已经换了干净的。

    想到傅斯年忍着膀胱快要爆炸的痛苦,还有条不紊的帮她收拾整理,季半夏心里忽然多了几分暖意,也多了几分歉疚。

    唉!季半夏啊,你这辈子就毁在心软上了!

    虽然在内心严厉地谴责自己,但季半夏还是忍不住走到浴室门口,看着正在镜子前刷牙的傅斯年,笑着道:“憋着尿铺床的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不提这事还好,季半夏一提,傅斯年的脸都绿了。这个没良心的女人,明知道他已经快不行了,还骗他说她更急,还把他锁在门外!

    他在门外急得跳脚的时候,人家在浴室里唱歌呢!那叫一个悠闲,那叫一个惬意!

    “来,你过来,我告诉你。”傅斯年朝季半夏招招手。

    季半夏笑得前仰后合:“傅斯年,你老年痴呆了!这招你已经用过了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傅斯年愣住,斜眼盯着季半夏。

    “上次你刷牙的时候,也骗我走近听你说话,结果把嘴里的泡泡都吐我嘴里了!简直恶心死了!”季半夏回想往事,仍心有余悸:“傅斯年,你说你人模狗样的,怎么干的事都这么恶心不靠谱啊!”

    傅斯年不搭理她,把嘴里的泡泡漱干净了,这才一本正经道:“看来下次要改变作战方略了。敌人的大脑也不会一直都是豆腐脑,果然不能小瞧任何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切!”季半夏对他的豆腐脑理论表示一百个不屑,本来想改善一下关系的,现在也觉得没必要了。拎起自己的包往外走:“我先走了。您慢慢研究作战方略吧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还没洗脸刮胡子,他不可能就这样跟着她出门的。 》≠》≠,

    季半夏才懒得管他呢,迟到了扣的是她的奖金。傅铁柱不缺钱,她缺啊!

    “你不等我一起吃早餐?”傅斯年不死心的在后面追问。

    “敌对双方一起吃早餐?”季半夏毫不留情的甩他一句,继续向前走。

    傅斯年在后面笑:“季半夏,别点豆腐脑,点个核桃粥!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,是季半夏“砰”的一声门响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--

    昨天断更了,今天补上。唉,周末真是码字无力啊!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