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我们结婚吧
    走出饭店,傅斯年和季半夏的脸色都不太好。傅斯年的助理惴惴不安的跟在后面,也不知道该不该开口缓和一下气氛。

    一路无言,助理开车把季半夏送到家门口,季半夏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:“小邹,谢谢你送我回来。再见。”

    完全把傅斯年当成了空气。

    助理也挺机灵的,知道两人是在闹脾气,忙笑道:“季小姐客气了,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把傅斯年和季半夏扔下,赶紧开车走了。傅总这很明显是想留宿季小姐家嘛,他当然不会傻乎乎的问“傅总,那现在我送您回家?”

    季半夏才不管傅斯年有没有车坐呢,直接下了逐客令:“我先回去了,傅总请便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看她一副倔强不认错的样子,心里那点不悦更浓了:“季半夏,你怀孕了还喝酒?”

    竟然还被孙力仁误会成乔东升的女人!

    季半夏梗着脖子:“喝不喝酒是我自己的事,傅总你未免管的太宽了吧?”

    她根本只沾了沾嘴唇好吗!这么紧张这个孩子,那怀第一个孩子的时他在哪里?她独自一人躺在冰冷的手术床上时,他又在哪里?

    “管得太宽?这是我的孩子,我当然要管!”傅斯年都快对这个女人的无理取闹无语了:“你如果不想辞职,直接跟乔东升请病假吧,我不希望你再出席这种乌七八糟的饭局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惊呆了:“傅斯年,我好像还没和你结婚吧?这么快连我的工作都要管了?”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就向你求婚。”傅斯年倒是从谏如流,拉过季半夏的手往外走:“我们现在就去挑戒指。”

    “结了婚你就准备理直气壮的要求我辞职,让我回家当全职主妇了?”季半夏用力站住:“傅斯年,我记得我跟你说过,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跟一帮男人在职场上混着,被人误以为是某某的"qing ren",就是你想要的生活?”傅斯年盯着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季半夏气得笑了:“我就知道你会拿这个说事。嘴长在别人身上,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,我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了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气的,她的身体微微发颤,看着她冻得发白的小脸,傅斯年终究还是心软了,他叹口气将她揽入怀中:“我知道你问心无愧,我只是,舍不得让你受这些委屈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向来吃软不吃硬,傅斯年一哄,她浑身的刺就没了。心里的气已经消了一大半,嘴上却还不饶傅斯年:“你不是已经否了人家的融资方案吗?大仇得报了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闻言一笑:“他不会去找其他融资渠道?怎么可能在华臣一棵树上吊死。”

    饭桌上的风波至此结束,傅斯年心底的醋意也终于渐渐消散,现在该讨论讨论季半夏怀孕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回到季半夏家,傅斯年推她进去换衣服:“换身宽松的,以后紧身的衣服裤子就不要再穿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白他一眼:“又管我,你还真是霸道!”

    傅斯年从后面抱住她,双手隔着衣服轻轻摩挲她平坦的小腹:“替我女儿要个好点外部环境,这也算霸道?”

    季半夏掰开他的手:“你就那么笃定是个女儿?”

    傅斯年握住她的手,将她转过身来面对着自己:“我想个女儿,长得和你一样的小女儿。”  8☆8☆.$.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季半夏不理解,按常理来说,傅斯年不是应该更希望她能生个儿子好做继承人吗?

    “因为我想看看你小时候的样子呀。”傅斯年微笑,在她眼皮上亲了一下:“我后悔太晚遇到你,你之前的人生,我都没能参与。如果是个女儿,我陪伴她成长,就能看到你小时候淘气的模样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心头一颤,她没想到傅斯年会这样说,他真诚的温柔和发自肺腑的笑容,让她突然开始期待这个孩子了。

    过去的都已经过去,无论是伤害还是失去,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现在才是最重要的,不是吗?

    如果说,不被祝福的第一个孩子,是她的宿命。那现在上天已经给了她补偿了。她和傅斯年的第二个孩子,一定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宝贝。

    季半夏踮起脚,也在傅斯年脸上亲了一下:“斯年,。”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