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暗暗松口气
    傅斯年愣了一下:“半夏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他明里暗里求婚过很多次,季半夏总是不松口。没想到现在突然就答应了!幸福来的太突然,傅斯年有点反应不过来了!

    傅斯年的追问,让季半夏突然有点害羞了,她扭过头假装淡定的看着别处:“没听见啊?那算了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大脑终于处理完刚才的消息,他捧过季半夏的脸,笑容满满地溢了出来:“那明天就去领证?婚礼这个月肯定是来不及了,不如下个月挑个好日子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季半夏点点头,既然怀孕了,还是早点把婚礼办了比较好,未婚先孕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

    “半夏,我会给你一个最盛大,最完美的婚礼!”傅斯年抱着季半夏,满心的满足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!”季半夏赶紧摇头:“斯年,我真的不要什么盛大的婚礼,到时候邀请一下亲戚朋友就行了,我不想……”

    我不想像当初你和顾浅秋那样,弄的人尽皆知——季半夏呑回了没有说出口的半句话。

    傅斯年想了想,点点头:“好,都依你。还有什么要求,都一并提出来,只要新郎是我,其他一切都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油嘴滑舌!”季半夏伸手拧拧他的嘴:“傅斯年,你不投身演艺行业简直太可惜了,别人都以为你冷漠高傲,其实,你私底下根本就是个……”

    季半夏的话被傅斯年打断了:“其实,我私底下热情似火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嘴唇堵住她的,一个缠绵的长吻让二人都情不自禁的轻喘起来。

    良久,傅斯年才恋恋不舍的放手,他还是再等等吧,半夏怀孕了,他可不希望这个孩子有半点闪失。

    半夜,季半夏正睡的迷迷糊糊的,忽然感觉身体有些异样,她一下子从梦中惊醒过来,紧紧抓住傅斯年的胳膊:“斯年!斯年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惊慌得有些失真,傅斯年被她叫醒,以为她在做噩梦,搂紧她的腰,低声安慰:“做噩梦了?别怕,我在呢,宝贝,别怕……”他低头吻吻她汗湿的额头,呢喃着安慰她。

    他像安慰小婴儿一样轻拍她的后背,这动作让季半夏一下子哭了出来:“斯年!我在流血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傅斯年猛的坐起身来:“半夏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季半夏泣不成声:“斯年,我……我可能是流产了。”

    大腿之间,那粘稠濡湿的感觉她太熟悉了,她绝望得泣不成声,为什么?在她终于做好了心理建设,开始憧憬这个孩子的时候,上天又夺走了它?

    傅斯年脸色发白,将手探过去摸了一下,当他将手伸出来,看着指尖上殷红的血迹时,他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一下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就调整了语气:“别着急,不一定有事,我们先去医院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下定决心,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,他也会不惜一切保住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救护车来得很快,季半夏被傅斯年裹着毯子抱上了车。医院大开绿灯,季半夏被直接送进了产科急救室。

    傅斯年站在走廊上等着,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终于,急救室的门开了,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带着护士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医生,怎么样?胎儿能保住吗?”傅斯年一贯冷静的语调显得急切而忧虑。

    “什么胎儿!简直是胡闹!”女医生不认识傅斯年,今天并不是她值班,深夜被院长从床上叫起来,说有个重要的孕妇需要她会诊,结果没想到竟是这样的乌龙!女医生很郁闷!很生气!

    “胡闹?”傅斯年的眼神冷凝几分,从来没人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!

    小护士快嘴快舌的接口道:“不是胡闹什么?这位小姐根本就没有怀孕!她只是来月经了而已!”

    护士简直无语了。现在的人怎么一点医学常识都没有!连流产和生理期都分不清吗!

    “……”傅斯年悲喜交加,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难过。

    病床上,季半夏羞愧地拉着床单蒙着自己的脸,只露出一双大眼睛,眨巴眨巴地看着傅斯年。

    傅斯年坐到床边,想想忍不住笑了:“季半夏,你这个笨蛋……”

    他伸手去揉她的头发,将柔顺的发丝揉的一团糟:“你这么傻,怎么还能做总监呢?乔东升一定是瞎了眼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说啦!糗死了!”季半夏哀嚎一声用被单蒙住自己的头:“我怎么知道验孕棒那么不准!”

    “哎!白高兴一场,也白紧张一场。”傅斯年把她从被单下面刨出来:“走,领证去。正好证件都带了。”

    “领什么证?哎呀,我上午还要开会,一会儿你直接送我去公司吧!”季半夏开始装傻,她现在不是孕妇的身份,有必要……那么早结婚吗?

    “你说领什么证?”傅斯年开始给她套外套,戴帽子:“走,先去吃个早饭,吃完早饭就去民政局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……反悔?”季半夏小小声的询问,一边问,一边偷窥傅斯年的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果然,傅斯年的脸瞬间黑了: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多少女人想跟他领证,给他生猴子啊,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太太不知好歹了!

    “那……好吧。”季半夏咬咬牙,伸头缩头都是一刀。领就领吧!

    傅斯年对她的回答很不满意,伸手拧过她的下巴,深深的凝视她的眼睛:“这么勉强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不勉强!怎么会勉强呢?跟你结婚,那是三生有幸求之不得呀!以后我可以名正言顺的花你的钱,管你的人,还可以大摇大摆地去华臣耍老板娘的威风!啊啊!简直想想都要飞起来了!”

    季半夏一连串的解释,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,傅斯年是很有原则的,招惹他的后果是很可怕的!天子之怒,伏尸百万,流血漂橹……这个道理,季半夏是懂的。

    “巧言令色。”傅斯年冷哼一声,捏紧她的下巴,一直看到她的眼底里:“季半夏,你这辈子没别的路可走了,我就是你唯一的归宿!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唯一!唯一!”季半夏从他手里夺回自己的下巴揉了揉,不敢喊疼。

    傅斯年稍微满意了那么一点点,弯腰给她穿上鞋子:“戒指想要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季半夏现在一心只想讨好他,赶紧道:“结婚戒指这么重要的大事,当然要好好挑挑才行。一辈子就这么一次嘛,一定要慎重。”

    果然,傅斯年脸色又好看了不少。 》≠》≠,

    季半夏。她就知道,只要她表现出非常重视结婚这件事,强调强调“一辈子”,就能博得傅斯年的欢心。

    真累啊,比哄洛洛还累……季半夏在心底腹诽,脸上却巧笑嫣然,亲热的挽住傅斯年的胳膊:“走,吃饭,领证!”

    傅斯年唇角一挑,终于露出半个心情不错的笑容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笑容,季半夏脸上也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。就这样一辈子牵手走下去也很好啊,心底那种暖暖的,愉快又蓬松的感觉,不就是幸福吗?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前几章有些卡,自己也觉得写的不好,抱歉啊。写文就是这样,有时后写的特别顺,有时候死活找不到感觉。另外,做个小调查,半夏和斯年的婚后生活,大家是喜欢看之前那种甜蜜的小细节呢,还是希望情节起伏更大一些呢?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。

    最后,祝大家端午节快乐!爱你们!么么哒~~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