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美好的事


吃过早饭赶到民政局,季半夏以为他们会是第一对,没想到大厅里已经排了长长的队伍了。


季半夏和傅斯年一进来,就成了全场的焦点——这对男女实在是太出众了。


“报告总裁大人,有人在偷拍你。”季半夏低声对傅斯年道,她牵着傅斯年站在队尾,看见前面的女孩假装拍墙壁上的锦旗,偷偷摸摸的将摄像头的角度倾斜到他们这边来。


傅斯年面无表情:“也可能是在拍你乱蓬蓬的头发和睫毛上的眼屎。”


季半夏呆了呆:“傅斯年,你现在说话怎么这么低俗?!你好歹也受过高等教育啊,怎么动不动就把那些恶心的字眼挂在嘴上?”


“实话实说而已。”傅斯年弯弯唇角,斜着眼睛瞟一眼她的睫毛。


不会吧!难道睫毛上真的有那个什么什么?季半夏心里惊慌失措,又不想在傅斯年面前露怯,只好假装淡定,似乎对傅斯年的话不屑一顾。


过了一会儿,趁着傅斯年手机响了一下,他低头看消息的机会,季半夏赶紧用力揉了揉眼角。


傅斯年眼角的余光将季半夏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,看着她用力擦着干干净净的眼角,傅斯年心里暗暗好笑,脸上却不露分毫。回复完消息,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季半夏:“弄干净了?”


“什么?”季半夏表示不懂,扯开话题:“傅斯年,我发现你有人格分裂的倾向!”


“哦?”


“人多的时候你就一张死人脸,没人的时候你就是个无赖。”季半夏越说越觉得自己的话很有道理。


傅斯年低下头看着她:“人多的时候我也可以无赖。”他的语气倒是很正常,可一双眼睛内涵丰富,看得她心里直发毛。季半夏将手从他手里抽出来:“傅斯年,你,你要干嘛?这是公共场合,请注意素质!”


她可不想陪他上头条。


傅斯年现在特别热衷秀恩爱,巴不得全天下都知道他和季半夏的关系。季半夏对此十分无奈,坊间传闻都是傅斯年很低调,傅斯年很注意保护**——在她看来,这些根本就是胡扯!


傅斯年看她一副怂样,叹了口气:“季半夏,你这样怎么在职场混哪?心里想什么,脸上都写得清清楚楚。底牌都被人看光了。”


季半夏反唇相讥:“我这种清澈透明的人,在职场上会被贴上‘诚实可信’的标签,人们和我合作,踏实放心。不像某些人,人家一看到他的脸,就要多准备几个心眼。”


被季半夏讽刺,傅斯年也不恼,看着她一张清秀率真的脸,他忽然觉得,她说得的确很有道理。


他喜欢季半夏,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她的清澈透明。她够聪明,却从来不把这聪明当作武器。不玩心机,不耍阴谋,不是她没那个能力,而是她不屑于此。大道至简,也许季半夏比他更明白这个道理。


今天办理手续的职员大概是个新手,队伍前进得非常慢。大厅里暖气又开得很足,排了一会儿队,季半夏已经开始冒汗了。


环顾大厅,所有人都脱掉了保暖的外套,唯二的例外是她和傅斯年。


“斯年,你热不热?”季半夏后背全是汗,她看着表情很正常的傅斯年,搞不清他是真的不热还是只是强撑着。


傅斯年没回答她的问题,看看她汗湿的鬓角道:“你热就把羽绒服脱了。”


“不要!”季半夏心虚的看看周围:“别人都打扮得整整齐齐漂漂亮亮的,我穿个睡衣来领证,人家肯定以为我是疯子。”


“这么虚荣干嘛?一会儿热出病来。”傅斯年对她的话不以为然,已经伸手准备帮她脱外套了。


“去!”季半夏拍开他的手:“你不虚荣?有本事你先脱。”


她就不信他不热!对傅斯年这种注重仪表,睡衣都要熨烫的人来说,大庭广众之下穿着睡衣,那是不可想象的事。


果然,被她一激,傅斯年不说话了。二人继续在二十多度的气温里穿着大衣和羽绒服排队。


“真是人生中最难忘的一天,我们这是受的什么罪啊!”季半夏掏出纸巾尽量不引人注目的擦了擦汗。又递一张纸巾给傅斯年:“可怜见的,你也擦擦汗吧。别硬挺着。”


“我不热。”傅斯年接过纸巾擦擦季半夏鼻尖上的汗珠:“季半夏,你要好好锻炼下身体,又怕冷又怕热,说明你身体调节体温的能力不行。从明天开始,跟着我一起跑步吧。”


“傅总,您饶了我吧!”季半夏一听就苦了脸:“跟你一起跑完八千米,我只能坐着轮椅去上班了。”


她怎么就忘了,傅斯年这种人,三十五六度的高温,还能西装革履地顶着烈日给人剪彩呢。


终于轮到季半夏和傅斯年了,她已经快要窒息了。头发汗湿了贴在脑门上,整个人都黏腻不清爽。这感觉简直糟透了!


交上证件,各种程序,然后就是新婚夫妇拍摄证件照了。


拍摄证件照是在旁边一个单独的房间里,季半夏一走进去两腿一软,差点没跪下去:明晃晃的大灯照着中间的台子啊!里面的空气几乎可以用热浪滚滚来形容!


天要亡我啊!季半夏看看旁边仍然神清气爽的傅斯年,简直搞不懂他是什么材料做的!为什么他连鼻尖都没有汗珠!


拍照的人看看季半夏和傅斯年身上的衣服,想说点什么又忍住了。


“脱掉吧。没关系的。”傅斯年看着热得满脸通红的季半夏:“我可不想跟龙虾拍结婚照。”


“不要!这么有纪念意义的照片,我可不想穿着睡衣拍!”季半夏强硬的拒绝,率先走上那个拍照的台子,拍吧赶紧拍吧,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脸上的笑容还能坚持多久。


站好位置,季半夏惊讶的发现,台子下面的傅斯年竟然在脱衣服!他竟然脱掉了外面的大衣!他竟然就穿着睡衣就走过来了!


拍照的职员也呆住了,愣愣的看着上身睡衣,下身西装长裤,一身不伦不类混搭风格的傅斯年。


傅斯年走上台子,伸手帮季半夏脱衣服:“我已经先脱为敬了,现在轮到你了。”


季半夏看看旁边一脸好奇地打量着傅斯年的两个职员,又看看素来有洁癖又重视形象,视礼仪如生命的傅斯年,心里忽然就热热的。


“快脱,别热坏了。”傅斯年开始发号施令,一副不容抗拒的口吻。


可此刻,这种命令的口吻并没有让季半夏感到丝毫不悦,为了让她能放下心里负担,让她凉快点,傅斯年真的……蛮拼的……


拍照的人显然没见过穿着睡衣来拍结婚照的人,两个职员对视一眼又对视一眼,终于开口询问道:“我们有备用的衣服,你们……要不要换一下?”


“不用,就这样就好。”季半夏脱掉了羽绒服,凉爽又惬意地拒绝了职员的建议。


傅斯年不会穿别人穿过的衣服——既然他愿意穿着睡衣和她拍照,那她也不会介意自己汗湿的、傻乎乎的头发。


镜头中,穿着睡衣的男女相视而笑,晃花了摄影者的眼。


帅气的男人,清秀的女孩,这样单纯幸福的笑容,让他也心生感叹:彼此相爱真是一件美好的事。


此刻,在他的镜头中,他看见了爱情。那么简单,那么纯粹。


“咔嚓”,摄影师按下快门。


两个穿着睡衣的人,两只紧紧交握的手,两双明亮如星子的眼,两张笑容灿烂得要燃烧起来的脸。


没有华丽的服装,没有得体的妆容,男人的脸上有未刮的胡茬,女孩子的头发汗湿了贴在鬓边,他们看上去并不完美,甚至有些狼狈,可是,他们的笑容足以让人忽略一切的不完美。


这笑容就是一道光,不仅能照亮自己,还能照亮别人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