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干嘛这么介意
    三人落了座,点了菜。季半夏无意中抬头,看见远处两个熟悉的身影,惊讶道:“斯年,你看,那不是刘郴和江翼飞吗?他们俩怎么在一块?“

    傅斯年扭头一看,餐厅门口,正往里走的,可不就是刘郴和江翼飞吗?

    ”商务往来吧。中午一起吃个饭,谈谈事情。”傅斯年站起身来。刘郴和江翼飞也看见了他们,都带上笑容,朝这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季半夏也有阵子没看见刘郴了,平时都是电话微信联系,见刘郴过来,也赶紧站起来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孩儿他娘,你又和别的男人约会!“刘郴一脸的吃醋,故意气哼哼的瞪着季半夏。

    季半夏笑着将傅斯年的胳膊挽得更紧:”是呀!谁叫你那么忙,我只好另觅新欢咯!“

    傅斯年闻言一笑,抬手摸摸季半夏的头:”调皮……“

    他看着季半夏,眼神温柔,笑容宠溺。

    江翼飞站在旁边看着,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受。原来傅斯年也有这么柔情如水的时候,原来傅斯年认真对待一个女人的时候,能温柔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了顾浅秋为什么不能彻底放手,明白了她的执念和可怜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终于理解了顾浅秋,原谅了顾浅秋。

    ”行了,不要再秀恩爱了,我的小心脏快受不了了。“刘郴抬手抚摸胸口作痛苦状,你们这些人真是丧尽天良,不逼死单身狗不罢休啊!

    大家说笑一阵才坐下来。刘郴和赵媛有一面之缘,不用介绍,季半夏把江翼飞介绍给了赵媛:”媛媛,这是斯年的发小江翼飞,翼飞,这是我的大学同学赵媛。“

    二人都礼貌的打了个招呼,开口寒暄了几句。

    菜陆续上来了,大家边吃边聊。聊着聊着,话题就转到了傅斯年和季半夏什么时候结婚上来,刘郴故意装出醋意满满的样子:”傅斯年,我太嫉妒你了,半夏这么好的女孩,马上就要成为你的人了。我的心都快要碎了!“

    赵媛笑道:”你现在就可以心碎了,半夏和斯年今天上午刚领完证!“

    ”啊?这么快?“刘郴和江翼飞都很意外。江翼飞表示了祝贺,刘郴却对季半夏抗议道:“孩儿娘,你是不是太过分了?竟然瞒着我和别的男人领证!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孩儿他爹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赵媛笑出了声,这个刘郴真的太逗了,他那副被抛弃的怨夫样子,简直叫人笑破肚皮。

    傅斯年知道刘郴是故意来搞笑的,也不生气,笑眯眯的看着刘郴和季半夏”打情骂俏“。

    他很感谢刘郴当年对季半夏的照顾,不管刘郴心里对她是不是还余情未了,反正现在半夏是他的人了,作为胜利者,他有足够的胸怀来容纳失败者的”挑衅“。

    江翼飞又是意外又是好笑,平时生意场上尖锐犀利的郴总,原来竟然这么擅长撒娇卖萌毒舌傲娇!

    季半夏也在暗暗注意江翼飞。她是后来才知道,顾浅秋并没有和江翼飞在一起。看着江翼飞的脸,季半夏暗暗感叹,原来一段爱情,无论是善缘还是孽缘,都能让人成长。

    现在的江翼飞,比以前沉稳多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和季半夏是这场饭局当之无愧的主角,刘郴和赵媛也是有说有笑,比较而言,江翼飞就沉默多了。

    吃饭中途上了一道松茸煎鲜贝,菜品新鲜,色泽漂亮,尝过之后大家都赞味道好,只有江翼飞看着那道菜黯然不语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翼飞,你是不是不喜欢这道菜?”季半夏跟江翼飞不怎么熟,但作为请客方,也只好努力的没话找话。

    江翼飞没说话,也没看季半夏。他抬眸看着坐在斜对面的傅斯年,沉默了几秒钟,忽然道:“这道菜,是浅秋以前最爱吃的。”

    江翼飞突然提到顾浅秋,所有人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江翼飞没等到傅斯年的回答,摇摇头,对他笑了一下:“是啊,你应该已经不记得了。毕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毕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,那时候顾浅秋还是含苞待放的小姑娘,他,傅斯年,顾浅秋,还青春年少,谁也不知道十几年后,三人会有一段这样纠结的爱恨情仇。

    顾浅秋、江翼飞和傅斯年的纠葛,刘郴也有耳闻,见场面冷了,忙打圆场:“旧事就不要再提了嘛,今天的主题是祝贺新人,来来,大家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喝了点红酒,季半夏觉得胸口有点闷,借口要补妆,起身准备去化妆间透透气。

    赵媛也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半夏,什么情况啊?”赵媛见化妆间没人,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情况?”季半夏的心情不是很好。江翼飞提到顾浅秋,她心里并不好受。

    顾浅秋出家一事,她是后来才知道的,也许顾浅秋算不上什么良善之辈,但想到她今后就在深山古寺里伴着青灯度过余生,季半夏还是感慨万分。

    “就是江翼飞啊,他跟顾浅秋很熟吗?听上去,似乎他跟顾浅秋关系不一般哪。”赵媛很八卦的打听道。

    季半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想了想,只好说:“昊昊的爸爸,就是江翼飞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赵媛惊呆了:“这,这也太狗血了吧?江翼飞不是傅斯年的发小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傅斯年、江翼飞、顾浅秋,他们三个从小就认识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一桩惊世骇俗的三角恋啊。”赵媛很懊恼:“本来我还看上他了,准备打打他的主意呢,谁知道他这么龌龊,竟然连哥们的老婆也碰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有点吃惊:“你对他有好感?”

    “嗯,长相是我的菜,而且看上也挺沉稳的,还有一股忧郁的气质,你知道,我对忧郁的男人是没有抵抗力的!”赵媛悲哀道:“可惜,每次我看上的男人,都是不靠谱的!”

    季半夏摇摇头:“也不能这么说,就我跟江翼飞接触来讲,他人还是挺不错的。他和顾浅秋走到那一步,应该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吧。很多事,外人是无法妄加揣测的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这种勾搭哥们老婆的男人我是不会要的。”赵媛表示理解不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笑道:“斯年都不介意了,现在还是照样做朋友,你一个旁观者,?”

    “傅斯年真的不介意?”赵媛觉得很不可思议:“如果他真的不介意,只说明两件事:一,傅斯年根本就没爱过顾浅秋;二,是顾浅秋劈腿江翼飞,而不是江翼飞蓄意勾引顾浅秋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点点头:“也许吧。你就别想这么多了,江翼飞也不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这样说,赵媛反而有点不服气了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因为你跟他成了就要当后妈。昊昊是个很可爱的孩子,我相信哪个后妈都会喜欢他的。我说他不适合你,是因为他还没彻底放下顾浅秋。”季半夏叹了口气:“江翼飞对顾浅秋用情很深,应该说,他是个很长情的人。你看,十几年前顾浅秋爱吃的菜,他现在还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嗯,长得帅,又忧郁,又长情。唉,如果江翼飞不是和顾浅秋有过一段,我一定倒追他!”赵媛遗憾不已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