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出差一周
    “啊!”路上乱七八糟堆着砖头和破烂的木头,赵媛跑过去的时候没留神,脚下一滑,一下子摔倒在地,手在破碎的水泥板上蹭破了皮,火辣辣的疼,脚踝也狠狠地扭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没事吧?”江翼飞听到动静,停住脚步。

    赵媛急得赶紧朝他挥手:“别管我!快去追孩子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小心,就在这里等我,别乱走!”江翼飞也不废话,跟赵媛交代了一句就带着女人继续追。

    脚扭了没办法再走路,赵媛坐在湿冷的砖堆上,焦急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远处传来呐喊声和乒乒乓乓的声音,似乎是打起来了。赵媛心急如焚,也不知道江翼飞那边到底怎么样了,孩子到底能不能抢回来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,赵媛终于听见了脚步声,她勉强用一只脚站了起来,努力朝路那边看去。

    太好了!孩子抢回来了!江翼飞和那个女人一起回来了!孩子也安安稳稳地被妈妈抱在怀里,小脸紧紧贴着妈妈的脸。

    赵媛终于松了口气,赶紧问女人:“孩子没事吧?人贩子呢?跑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就是受了点惊吓。大妹子,太谢谢你们了!”女人一边说一边感激地看了江翼飞一眼:“连累这位师傅了,还挨了人贩子几棍子。真是太过意不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是打起来了!赵媛心里咯噔一下,还没来得及询问,江翼飞已经笑着开口了:“没事,那男的伤的更重。还好他们不是亡命之徒,知道跑不掉了,直接把孩子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幸好!”赵媛心有余悸,孩子找回来了,人也没伤着,这算是很不错的结果了。

    女人还在絮絮叨叨的感谢:“师傅,谢谢你们了!要不是碰见你们,我的囡囡就真的找不回来了!”

    她抱着女儿,郑重其事的在泥水的雪地上跪了下来,重重磕了个头:“师傅,大妹子,你们是好人,一定会有好报的!”

    女人动作太快,赵媛想拦没拦住,看着她额头上的泥水,赵媛心里很难受:“大嫂,外面冷,孩子衣服也湿了,你赶紧带她回去吧。别弄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千恩万谢的走了。江翼飞看看赵媛:“你还能走吗?”

    赵媛活动了一下脚,有点郁闷的摇摇头:“这只脚不能受力,我都单脚站着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江翼飞犹豫了一下:“我扶你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挽住她的手臂,用力撑起她的身体,带着她向车子走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了。”赵媛也不扭捏,借着江翼飞的胳膊,慢慢朝前走。经过这场事故,两人的关系亲近了不少,肢体接触也不觉得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到了车上,江翼飞从备用药箱里拿出消毒水和纱布递给赵媛:“你的手擦伤了,清理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赵媛看着他,有点好笑:“我一只手怎么清理啊?算了,我回去到社区医院去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真是的,他就不能帮她吗?举手之劳而已。这人这么迂腐,竟然还会和自己哥们的老婆偷偷生孩子。简直想不通!

    江翼飞很认真的想了想,才道:“那我帮你吧。”

    他伸出手想拉赵媛的手,赵媛避开了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江翼飞微微愣了一下,他察觉到赵媛态度的改变,和她语气里那轻微的抗拒和赌气,他觉得很费解,自己并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吧?

    车子安静的向前,出了棚户区,江翼飞问赵媛:“你住在哪里?我先送你回家吧?”

    她一身衣服又是泥又是水,肯定不可能再穿到公司去的。

    “好吧,多谢你了。”赵媛报了家里的地址,看了看自己的手心,蹭破的地方,伤口的血已经凝固了,想到一会儿去社区医院又要重新清洗,她就倍感头疼。

    车过一个路口,走一百多米忽然停住了。赵媛看看周围,这离她家还远着呢,江翼飞怎么把车停下来了?

    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,江翼飞解释道:“这儿有个社区医院,我带你去处理一下手上的伤口吧。”

    赵媛无语了,她偏头看着江翼飞:“算了,你帮我弄一下吧。去社区医院还要劳驾你扶着我过去,太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江翼飞也无语了,这个女人。。。刚才他说要帮她清理伤口,她不是冷着脸不愿意吗?

    看着爽朗大方,其实也很难伺候啊。

    现在,对于女人,他真的是怕了。一个顾浅秋,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热情和真心,反正儿子也有了,他这辈子不打算结婚了。

    现在除了工作场合,单身女性他能避免接触就避免接触。

    江翼飞拿出消毒水倒在棉球上,开始帮赵媛消毒,他低着头,动作很轻柔也很专注,他忽然想起很多年前,他似乎也这样为顾浅秋清理过伤口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顾浅秋抽抽噎噎的哭着,眼泪落到他的手背上,让他心疼不已。而这个赵媛,却连最轻微的皱眉都没有,江翼飞知道,被这种消毒水碰到,伤口是很疼的。

    清理完,江翼飞发自肺腑的夸了赵媛一句:“你挺厉害的,这种消毒水药性很霸道的,一般女孩子根本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江翼飞本以为赵媛会谦虚几句,那知赵媛瞪大了眼睛:“喂!你知道药性霸道还用在我手上?亏我还死死忍耐,生怕被你嘲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江翼飞看着赵媛,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吓到了?我跟你开玩笑的。”赵媛忍不住笑出声来。江翼飞不知所措的样子,实在是太呆萌了!

    赵媛爽朗的笑声一下子让气氛轻松起来,江翼飞也笑起来:“这不是怕得罪了你吗?刚才让你清理伤口,你的脸黑的呀……”

    赵媛吐吐舌头,真是的,江翼飞的私事关她什么事呢,她有什么权利对人家进行道德评判啊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车上,季半夏在给连翘打电话,告诉妹妹自己今天和傅斯年领证的事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那太好了!姐!恭喜你们啊!”连翘的声音比她还高兴:“姐,那你们什么时候办婚礼?”

    “这个,还没确定呢,等忙过这阵子吧。”季半夏笑道:“好歹也要等春天吧。我想办户外婚礼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姐,到海岛去办吧。傅哥哥在太平洋上不是有一个私家海岛吗?就去那儿办吧!然后就在海岛度蜜月,多美好呀!”连翘已经开始浮想联翩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斯年再商量商量吧。”季半夏又问了问洛洛的近况,跟连翘聊了几句,才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聊完了?”傅斯年随口问了一句,季半夏倏然扭过头盯着他:“傅斯年,你还有什么财产瞒着我?快老实交代!”

    “财产?”傅斯年愣了一下:“我名下有什么资产,不是都跟你说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在太平洋有个私家海岛,这个你没跟我说过!”季半夏装模作样的嘟起嘴:“哼,是不是想瞒着我,偷偷带其他女孩子过去度假?”

    傅斯年知道她是故意撒娇,捏捏她的脸:”那个海岛虽然在我名下,但我跟爷爷协定过了,等弟弟妹妹成年了就转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。你弟弟妹妹多大了?”季半夏对傅斯年这对双胞胎弟妹很好奇,这两个人在傅家几乎是隐形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明年三月就要满18岁了。所以,今年他们会回来过年,下个月你就能看见他们了。”傅斯年换了个话题:“你怎么知道那个海岛的?连翘跟你说的?”

    “嗯,连翘建议我们去海岛办婚礼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也想海岛办婚礼?”傅斯年凝视着她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当然想啊。海岛上人少,自由自在的多好啊。”季半夏撅起嘴:“不过我知道,你就想在c市办婚礼,你巴不得上所有报纸的头条,有一万部摄影机对着拍摄,让这场婚礼家喻户晓。"

    "这样不好吗?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属于我。以后不会再有人来打你的主意。“傅斯年笑着在她脸上亲了一下:“不管你去c市哪个酒吧,都不会有男人来搭讪你。这样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去!”季半夏白他一眼:“我不办婚礼了,我要保留去酒吧被搭讪的权利!”

    说笑间,车子已经到了季半夏家楼下,上了楼,进了屋子,季半夏换了拖鞋,开始对傅斯年撒娇:“帮我脱外套!” 》≠》≠,

    “遵命,女王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帮我捏捏肩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,女王陛下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躺在沙发上,享受着傅斯年的专业按摩,舒服得直叹气:“哎,傅斯年,你完全不用害怕破产啊,你看,进可以当牛郎,退可以做按摩。你这种复合型人才,走到哪里都是有市场的!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手上猛地加大了力度,疼得季半夏差点没跳起来:“嗯,今天先给你提供按摩服务,等过两天,就为你提供牛郎服务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一阵胆寒,这话听上去,怎么那么像:“臭丫头,你给我等着,晚上收拾你!”呢?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季半夏皮笑肉不笑,赶快转移话题:“对了,有件事忘了跟你说了,我下周可能要。”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