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这就是命
    这就是命

    季半夏开始收拾东西,她要离开这所令她窒息的房子。 她再也不想多呆一秒钟了!

    顾浅秋正在网上看视频,忽然听见关门的声音。难道是傅斯年回来了?她忙跑出去,结果根本没看到人影。往回走的时候,她发现季半夏的房门大开着。

    顾浅秋走过去一看,屋里整整齐齐干干净净,但桌子上女生常用的小物件没了。季半夏走了?

    顾浅秋一阵狂喜,拉开衣厨的门一看,里面空空的,只剩几件衣服了。

    奇怪,这些衣服看上去像是全新的,而且款式质感还不错的样子!

    顾浅秋随手翻起一件衣服的吊牌看了看。竟然是香奈儿!顾浅秋很肯定这些衣服不是自己的,可是季半夏的衣橱里,怎么会有香奈儿!

    站在衣橱旁边愣了一会儿,顾浅秋突然明白了。这些衣服,是傅斯年为季半夏买的!一水的大牌,全都连吊牌都没拆除。

    顾浅秋突然想笑。这些衣服,傅斯年巴巴买了,季半夏压根就没穿过!

    可笑吗?她爱得死去活来的男人,当男神一样捧在手心顶礼膜拜的男人,对别的女人献殷勤,还被人家漠视了!

    太可笑了!顾浅秋想笑,眼泪却成串落了下来。心,从来没有这么痛过。痛得她几乎无法呼吸,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喊疼。

    你不要是吗?你不珍惜是吗?那自然会有人要,会有人珍惜!

    顾浅秋去浴室洗了脸,又重新上了妆。眉如新月,清浅的一弯,大眼睛妩媚温柔,挺直的鼻梁,线条柔美的唇瓣,白皙娇嫩的鹅蛋脸。每一样都美,可傅斯年偏偏看不到。

    顾浅秋拿出手机翻出一个电话好吗,打了过去:“翼飞,在做什么?我想喝酒,你能陪我吗?”

    接到顾浅秋的电话时,江翼飞正在开车,慌得一个急刹车,几乎撞到了路边的花圃。

    顾浅秋竟然会给他打电话?虽然都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,可是,自从和傅斯年确定关系后,顾浅秋就很自觉的和他保持距离。有事没事都不会轻易找他。

    江翼飞曾接受不了,质问过她。可顾浅秋说,如果继续和他保持密切联系,会惹得傅斯年不快。

    江翼飞喜欢了顾浅秋二十年,顾浅秋喜欢了傅斯年二十年。这就是命,逃也逃不过。江翼飞已经认命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顾浅秋竟然会主动给他打电话,还喊他陪她喝酒!

    傅斯年的影子在江翼飞脑中一闪而过,不由脱口问道:“斯年呢?他也去吗?”

    “他加班去了。翼飞,你陪陪我吧。”顾浅秋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,江翼飞喜欢上顾浅秋的时候,她正被两个小男孩捉弄,裙子上爬着一条青色的毛毛虫。她哭得涕泪交流,惊惶得声音都嘶哑了,一点也不美,不可爱。可江翼飞偏偏就看进了眼睛里。

    他最受不了她哭。舍不得。

    哪怕她现在是他的嫂子,别人的女人。听到她的含泪的声音,江翼飞还是心疼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哭了,你在哪里?我现在马上过来。”江翼飞问清地址,挂断了顾浅秋的电话,就去拨傅斯年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你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……”机械的女声机械的重复着同一句话。

    江翼飞打了十几个,都打不通。

    咬咬牙,他调转车头,朝顾浅秋说的酒吧开去。

    那一片鱼龙混杂,浅秋这么单纯的女孩子,独自一人在那里实在太不安全了。

    v1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