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仓皇
    听见连翘的话,黄雅倩明显愣了一下。她没想到连翘竟然敢把手伸这么长,她管教自家的佣人,连翘竟然敢出来打抱不平!

    平时唯唯诺诺,宋婉丽说东她不敢往西的小媳妇,还敢往自己头上踩了?

    黄雅倩冷笑一声:“连翘,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?我在自己家里管教佣人,似乎还轮不到你插嘴吧?”

    连翘心里还记恨她推了自己姐姐,语气也很冲:“是轮不到我插嘴,但我就是看不惯你这样作威作福,嚣张跋扈!”

    连翘的话一出口,客厅寂静的空气顿时骚动起来,平时就对黄雅倩多有不满的佣人,有几个已经偷偷掩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黄雅倩气得浑身发抖,手指指着大门,厉声对连翘道:“请你马上离开我家!这个家不欢迎你!”

    连翘脸一红,正要再说点什么,季半夏挺身挡在了连翘的前面。她看着黄雅倩,一字一顿道:“连翘是我的妹妹,让她离开这个家,你还没有资格!”

    黄雅倩看着季半夏,这个眼神冰冷轻蔑的年轻女子,就是她的女儿,怀胎十月,辛苦生下的女儿,与她血脉相连的女儿,竟然对她说,她没有资格赶走一个对自己出言不逊的人!

    她一向避免想到这个女儿,这个女儿,是她贪慕虚荣,抛夫弃子的铁证。哪怕看到了她手臂上的朱砂痣,看出了她和斯羽眉目间的相似,她还是自欺欺人的不愿多想。

    可那件小斗篷让她心碎。她和季晋谦,也曾有过美好的时光。新婚燕尔,小夫妻恩爱的时候,刚生下这个女儿,亲手缝制小斗篷的时候,她哪里会知道,有一天,她和襁褓中的女儿,会以这样的方式对峙。

    季半夏也看着黄雅倩。她本以为黄雅倩会反唇相讥,会歇斯底里,可是没有。黄雅倩只是看着她,她的眼神很近,又很远,仿佛隔着她在看一段被尘烟弥漫的岁月。

    季半夏看不懂,她也不打算懂。她只是冷冷的看着黄雅倩,静静地等着她出招。

    黄雅倩没有接招,她仓促地转身,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。她走得那么突然,转身转得那么急,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。人们面面相觑,不明白只手遮天的黄雅倩,怎么突然就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和连翘对视一眼,也都非常意外。

    “吃饭吧。”季半夏重新在餐桌旁坐下,招呼连翘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黄雅倩怎么想的她才懒得管,她自己和连翘吃得饱饱的,保持心情愉快才是王道。黄雅倩爱怎么样就怎么样,只要别来招惹她和连翘就行。

    连翘也没料到这嘴仗打得这么顺利:“姐,她怎么了?怎么感觉那么诡异啊?她是不是回去想什么更恶毒的招来对付我们呢?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兵来将挡,我们做好自己就行了,别人怎么想怎么做,我们怎么控制得了?”季半夏夹了块带鱼放在连翘的盘子里:“别胡思乱想了,快吃饭吧。宝宝饿了。”

    吃完饭,季半夏和连翘回卧室休息,佣人们都凑堆八卦。话题围绕着黄雅倩的落败展开,众人纷纷展开联想。

    “别看人家脾气大,可会见风使舵了。知道这府里真正的主子是谁!”

    “是呀,大少爷喜欢少奶奶,看得像眼珠子似的,心肝宝贝般的宠着护着,二房的媳妇她训得,这尊大佛她可不敢惹!”

    刘妈默默的听完,用托盘端了饭菜送到黄雅倩房中。

    黄雅倩躺在沙发上,背对着门,刘妈把托盘轻轻放在桌子上:“太太,吃点东西吧。别让那些小人看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沙发上,黄雅倩微微侧了一下身子:“谁看笑话了?“

    刘妈妈趁机添油加醋的将佣人的话复述了一遍,平时和自己不对付的那几个人,都被她黑了一道。

    本以为黄雅倩会勃然大怒,刘妈等了半天,却只听见她很深长地叹了口气:“我知道了。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刘妈应了一声,轻手轻脚的准备带上门出去。

    关上门的那一瞬间,她无意中看到,沙发上躺着的太太,似乎抬臂在眼睛上抹了一下。

    季半夏和连翘美美睡了午觉,刚醒来喝了杯茶,傅斯年的电话打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季半夏很正经地和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傅斯年轻声一笑,知道他的小妻子又要调皮捣蛋了:“在干嘛?”

    “请问你是哪位?”季半夏语气很疑惑:“为什么你会有我的电话?”

    旁边坐着的连翘还以为是推销保险的,嗔道:“姐,你还跟他废话什么,直接挂了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朝连翘神秘一笑,拿起手机走到里面的卧室里,关上了门。在妹妹面前和傅斯年打情骂俏,她还真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”我不仅有你的电话,我还知道你的三围。”傅斯年压低声音跟她调笑。看一下落地玻璃窗外办公区忙碌的员工,他心里有一种奇异的刺激感。

    傅斯年开黄腔,季半夏装不熟装不下去了,直接变身成悍妇:“你不是很忙要连续加班一周吗?还给我打电话浪费时间干嘛?” △≧△≧,

    真是过分,她在傅家养病,傅斯年竟然只回来住了两晚,其他时间都住在市区的公寓里!说自己多么多么忙。果然男人是一结婚就变脸!

    “忙完了。准备回来宠幸你一下。”傅斯年说得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切!说的好像我多稀罕似的!”季半夏气哼哼的:“谁宠幸谁还不一定呢!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笑声很愉快:“是么?看来你今天想在上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边去!”季半夏脸一红:“不跟你扯了,连翘来了,我要陪她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小时候到家。洗干净等我。”傅斯年的声音很暧昧,季半夏红着脸挂了电话,走出去跟连翘道:“你姐夫一会儿要回来了,你吃了晚饭再回去就晚了,干脆留下来住几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那我跟婆婆说一声。”连翘也很高兴,她一直很喜欢这个姐夫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