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不用
    季半夏站定,转身,冷冷看着欧洋:“对。不想。请不要再烦我。”

    真是笑话,傅斯年有惊天大秘密,她这个妻子不知道,竟然被欧洋先发现了?

    “明天记得来看我妈。”欧洋看着季半夏远去的背影,不甘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季半夏脚步顿了顿,背对着欧洋点了点头,随即加快速度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一身火热的长裙让她成为众人眼中的焦点,很多人都在对着她指指点点。季半夏完全没注意到别人的目光,她用手机打了车回到她和傅斯年的公寓里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,伸手按下密码的时候,季半夏一直揪着的心终于放松了一点。

    只要她跟斯年解释清楚,再撒撒娇,斯年一定会体谅她的。

    门开了,浓黑的夜像一张巨大的毯子,瞬间将她牢牢笼罩。没有灯光,没有声响,傅斯年他,根本就不在家……

    被一肚子解释憋得满满的内心,顿时像一个漏了气的气球,瞬间干瘪下来。

    季半夏垂头丧气的走进客厅,怔怔在沙发上坐了半天,才想起自己忘了开灯。

    鼓起勇气拨傅斯年的电话,关机,还是关机。季半夏想了想,拨了连翘的电话。

    连翘一接起电话就开始哭:“姐,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在文澜路这边的公寓里。别担心,我很好。”季半夏有点焦虑地用手指轻轻叩着沙发扶手:“你听我说,什么都不要问,你先帮我弄到黄雅倩的手机号码。宋阿姨那里肯定有。你帮我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去跟傅哥哥解释好不好?都怪我,都怪我……”连翘泣不成声,不停的责怪自己。

    当时季半夏跟着欧洋走掉之后,场面一度非常混乱,宋婉丽担心她被人冲撞到,第一时间叫司机把她送回了家。怕她着急动了胎气,宋婉丽还封锁了消息,无论她问什么,宋婉丽都只笑眯眯的:“小两口闹闹别扭很正常,没什么事,你好好养胎,别操心这些。”虽然她不知道傅斯年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是,她很肯定,姐姐和傅斯年之间,肯定会因此闹矛盾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不要再哭了。”季半夏按捺住心中的焦躁,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跟连翘说话:“李泽凯的事,你一个字都不要说出去,和斯年的关系,我自己会处理好的。你不要担心,现在先去帮我要黄雅倩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姐,如果你和傅哥哥解释不清,我去帮你解释。本来就是我做错的事,我去承担好了。”连翘还在自责。

    季半夏深深地吸了口气,稳住自己的情绪:“连翘,你不要添乱了好不好?你去要到黄雅倩的电话,再把李泽凯这件事烂到肚子里,这就是给我最大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连翘听出了姐姐压抑的烦躁,她为自己的无用感到万分抱歉:“我这就去要电话。要到了我给你打电话。姐,等我!”

    等连翘应付完宋婉丽的盘问,拿到了黄雅倩的电话时,季半夏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收到连翘的短信后,她马上拨通了黄雅倩的手机。

    正在医院等着的黄雅倩,接起了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黄阿姨,我是季半夏。斯年现在在大宅吗?能不能让他听一下电话。他的电话打不通,我现在联系不上他。”

    听见季半夏焦急的声音,黄雅倩扭头看看病房里正在做检查的傅斯年,轻轻带上门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半夏,斯年现在在医院。”她轻声道。现在,对傅斯年,她的感觉也有了变化。以前只是敬而远之,现在多了几分说不清的亲近感。

    “医院?”季半夏大吃一惊:“阿姨,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说是心口疼又犯了。以前的老毛病了,本来以为治得差不多了,哪知道今天又犯了。”黄雅倩摇摇头,叹了口气:“你今天是怎么回事?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没事了吧?”季半夏打断了她的话,黄雅倩才恍然意识到,她问的太多了。她和季半夏,关系还没亲近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心里泛起丝丝缕缕的苦涩,黄雅倩淡淡道:“正在做检查。应该没什么大碍了。”

    “黄阿姨,是哪家医院?我马上过来。”季半夏快心疼死了。

    黄雅倩报完医院名字,她匆匆换了衣服就往医院赶去。

    医院的病床上,傅斯年从进来之后就没说过一句话,对医生和护士的要求,他还是很绅士地配合,但自始至终,他的眼神淡漠飘忽,没有丝毫温度。

    “傅先生,外面有一位季小姐想来探视您。”粉裙的护士轻盈地走进病房,微笑着请示傅斯年的意见。

    这家医院私密性极好,病房区有门禁,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。

    季小姐?一定是半夏来了!黄雅倩的耳朵竖了起来,她扭过头,紧张地看着傅斯年的脸。

    傅斯年没有说话,他的眼睛盯着空气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“傅先生?”护士以为他没听见自己的话,又重复了一遍:“有一位季小姐想进来探视,你愿意见吗?”

    傅斯年还是没说话,但黄雅倩知道他听见了。因为她感到气温在急速下降。傅斯年的眸子,比严冬还要寒冷。

    “不见。”干脆利落的两个字,是不留任何余地的回绝。

    护士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,赶紧走出了病房。这里气压太低,待久了人会崩溃的。

    黄雅倩挪了下脚步,嗫嚅着想说点什么,眼神触到傅斯年冷漠的脸,又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在傅家,傅斯年是她绝对不敢惹的一个。

    护士去而复返,她走到傅斯年床边,为难道:“傅先生,那位小姐不肯走,她说如果你不肯见她,她就一直等着。要不,我找保安把她赶出去?”

    这种事,护士见得多了,无非是感情纠葛。一般来说,女孩子都低声下气到这个地步了,男的都会心软的。

    她故意抬出保安,就是想让傅斯年赶紧让那个女孩进来算了。

    两人拉拉扯扯的,麻烦的是她们这些传话的人。

    听到保安两个字,傅斯年终于第一次把视线投到护士身上。他盯着护士:“。让她呆着。”

    既然不想见人家,干嘛不让保安直接赶走得了?护士护士满头雾水,悲愤交加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折腾人啊这是!他一句“”,她们这些值班护士就得盯着那个女孩。看来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。

    这些有钱人,脑回路果然异于常人。

    黄雅倩站在旁边目睹全过程,心里却有淡淡的窃喜。

    傅斯年不想见季半夏,无非是面子受损,想给她一个教训。听见护士提到保安时,他那下意识的皱眉,分明就是担心。

    他担心她真的被保安刁难。

    “黄阿姨,这里没什么事了。你回去吧。”傅斯年看看椅子上已经睡着的斯羽斯正:“带他们回家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我去喊司机把车开门口来。”黄雅倩忙不迭的应道。呆在这里守着傅斯年,真的很累心。

    走到门禁处,季半夏果然还在外面等着。见黄雅倩出来,她迎了过来:“黄阿姨,斯年他不肯见我?”

    她的妆花了,眼圈也是红的,很明显是哭过了。黄雅倩点点头,语气很温柔:“没事,你先回去吧,等他气消了,跟他撒撒娇,什么事都好说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失神地盯着走廊,刚才黄雅倩就是从那条走廊走出来的,斯年的病房就在那里。这么短的距离,她却见不到他。

    她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,完全没听出黄雅倩语气里的宽慰和善意。

    夜风吹过,季半夏打了个寒颤。她出来得太急,外套都没有穿。

    黄雅倩看着她单薄的肩膀,犹豫了一下,还是把自己的披肩取下来递给她:“披着吧。夜里冷,回家去吧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这才后知后觉的看向黄雅倩,她疑惑地眨眨眼,是她的错觉吗?今晚的黄雅倩,感觉格外的……和善?慈爱?她找不出合适的形容词。

    季半夏不接披肩,黄雅倩垂下眸子,缩回了自己的手。她怎么又忘记了,季半夏和她,真的说不上很熟。

    黄雅倩背对着季半夏走向停车场,擦肩而过的时候,她还是忍不住道:“你站一夜也没用,斯年的脾气你应该很清楚。先回去吧,不管什么事,等他消气了再说。把自己冻病了不划算。”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