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玩什么花招
    季半夏坐在咖啡馆,望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流发呆。她已经失去了硬闯傅斯年办公室的勇气。

    他的态度,让她迷惘痛苦。已经知道她是有苦衷的,已经查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他为什么还是不肯原谅她呢?这根本不像傅斯年的风格。这到底是为什么?

    本以为只要几句解释就能重归于好,现在,他们的关系却一下子冰冻起来。

    醇香的咖啡,喝在嘴里是那么苦涩。季半夏盯着华臣的大楼,心中万分失落。

    大楼门口突然出现了一行身影,季半夏瞬间瞪大了眼睛。走在队伍正中间的,高大英挺的男人,正是傅斯年!

    他带着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刚走出大楼,似乎是要外出。不对,季半夏的眼睛眯了起来,在一堆男人中,还有一个女孩子。头发挽在脑后,白衬衣,淡妆筒裙,很标准的ol打扮,她笑容明媚,正仰着头跟傅斯年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苏樱。季半夏轻声念出她的名字。曾经,她半真半假地让傅斯年把她调到别的部门,傅斯年都一笑了之。她也不知道傅斯年到底有没有把她调走。现在看来,不仅没调走,还升职了!

    傅斯年高冷傲慢,又有洁癖,季半夏对他一向十分放心,从来不觉得他会像其他有钱人一样拈花惹草。

    可是这也架不住花花草草要自动黏上来啊。瞧苏樱笑的那副模样,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她倾慕傅斯年!

    一个暗恋他的女下属,傅斯年还放在身边,还升了她的职!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难道不是应该避嫌吗?

    季半夏心里一股气冒上来。她忽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噔噔噔地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门外,季半夏忽然停住了脚步。她过去干嘛呢?

    直接挽起傅斯年的胳膊:老公,好久不见,人家好想你?——她做不出来!

    假装淡定地和傅斯年打招呼:斯年,我有话想跟你说,咱们聊聊?——傅斯年一定会说"现在没有时间,回头我联系你。“

    季半夏思来想去,觉得只有一个方案是可行的。

    她拉开包的拉链,将钱包放到拉链旁边,算准时机,刚好傅斯年他们快走到咖啡馆拐角的时候,季半夏出手了!

    她脚步带风,很专注地走路,似乎根本没注意到正朝这边走过来的傅斯年一行。

    走到道路正中间,确定她的每一个动作都能被那群人看到时,季半夏左手在包里轻轻一拨,”咔嗒“一声轻响,季半夏听见了钱包落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假装压根没发现自己钱包掉了,放慢脚步继续往前走,心里颇心疼,这钱包是傅斯年送的,很贵的。唉,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啊。

    傅斯年和客户走到咖啡馆拐角的时候,一眼就看见了风风火火大步前行的季半夏。她蓝衣灰裙,穿着平底鞋,走得那叫一个意气风发

    傅斯年的嘴角微不可查地翘了一下。世界上哪儿有这么巧的事?他刚出来,正好就和“路过”的季半夏偶遇了?他倒要看看,这丫头片子在。

    求婚现场的闹剧,他过后很快就派人查清楚了。季半夏当众拒绝他,他确实很意外很失望,但他并不生气,因为他知道季半夏一定有自己的理由。但他不能容忍的是:季半夏竟然允许欧洋去牵她的手!她竟然就那样跟着欧洋走了!

    可能李泽凯是在酒会开始前,临时拿出和连翘交往的证据来威胁季半夏的,她来不及跟他解释。ok,这个他理解。可是跟欧洋走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季半夏表面温和,其实内心很刚烈。她愿意牵着欧洋的手离开,只说明了一件事:她对欧洋,旧情未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和欧洋分手后,傅斯年和她之间从来没谈到过欧洋的话题。傅斯年觉得那是过去的事情了,重新提起没什么意义。现在季半夏爱的人是他就够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自己是这么想的,不代表季半夏也是这么想的。她避而不谈,也许内心深处还给欧洋留了个位置吧?

    对女人来说,初恋总是难忘的……

    人都有过去,在心里给初恋留一点位置也是人之常情。他不是心胸狭窄的人,他可以说服自己把妒忌深藏在心底,不去计较季半夏对欧洋残存的情感。但是有一件事,他很介意!

    为什么连翘有事,季半夏首先选择的就是牺牲他?他可以原谅她的做法,但这并不代表他赞同!

    妹妹和丈夫,在季半夏的心里,妹妹永远排在第一位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结了婚,他就是她的亲人。和爸爸妈妈一样,和亲妹妹一样,都是和她生死相依的亲人。

    可是他错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季半夏想求和,但他不会这么轻易让她得逞的。他已经把她宠得无法无天,让她以为无论她做什么,他都会无条件支持。 》≠》≠,

    这次,他要给小丫头片子一个教训,让她知道,他是她的丈夫,是她好不容易才能牵手的男人,是和妹妹一样重要的家人!她要好好珍惜!

    “咦,那不是半夏姐吗?她的钱包掉了!”苏樱眼尖,一下子认出了地上掉的东西,是一个钱夹。

    傅斯年挑挑眉,无动于衷。这丫头肯定是故意的。故意从他们面前经过,又故意掉了钱包。无非就是想让他提醒她钱包掉了,然后她好顺势跟他搭话。

    这招倒是挺有新意的。傅斯年看着季半夏的侧影,在心里加了一句:可惜掉了钱包后步速突然放慢不够自然,演技还需要再磨练磨练。

    苏樱疑惑地看看旁边一言不发的傅斯年,心里十分纳闷,傅总偶遇季半夏,并且季半夏还掉了钱包,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?难道是吵架了?——那,这是她的机会吗?

    同行的中年男客户也看到季半夏掉了钱包,赶快走过去捡起钱包喊道:“小姐,你的钱包掉了!”

    她和傅斯年只是领证,还没办婚礼,好多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结婚的事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