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危险地挂着


听见浴室门被锁上,傅斯年知道强闯是没希望了,躺在床上,盯着那扇门,他脸上浮出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。 hp://772e6f742e6f%6


他深爱的女人就在身边,她心情愉快,她面带笑容,她对他撒娇耍赖,她跟他甜言蜜语。还有什么能比这更美好呢?


心心相印,两情相悦,岁月静好。傅斯年对上苍充满了感激。


床边矮柜上季半夏的手机响了,傅斯年扬声朝浴室喊道:“半夏,你有电话。”


季半夏刚洗完澡,正在往身上涂润肤露,闻声回道:“那你帮我接一下。”


傅斯年拿起手机一看,一个没有保存的陌生号码。他接了起来:“你好?”


“……”电话那端的人似乎是愣了一下,随即很快道:“我是欧洋。傅总,麻烦让半夏接一下电话。”


欧洋。傅斯年笑了。他竟然还敢打电话给季半夏,还敢若无其事的让他传话?


“听着,以后离季半夏远一点。如果再被我发现你骚扰她,你不会有活路。”傅斯年淡淡说完,就挂了电话。


“斯年,谁的电话?”季半夏一边梳头发,一边走出浴室。


傅斯年扭头看着她,眼里一抹探究:“欧洋。”


他知道她爱他,但是前男友这种生物,他真的不喜欢。


季半夏的手停在了半空中:“他说什么?”


“没说什么。”傅斯年耸耸肩。他根本没给欧洋开口说话的机会。


“没说什么?”季半夏疑惑地看着傅斯年:“什么都没说?”


欧洋给她打电话,难道是郑阿姨病危了?


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,季半夏走到梳妆台边放下梳子,走过去拿手机。


手机刚拿到手里,傅斯年冷冷看着她:“你要做什么?给欧洋打电话吗?”


季半夏被他的语气弄得一愣:“是的。怎么了?”


“叙旧吗?”傅斯年咄咄逼人。


季半夏这才想起忘记跟他说郑爱莲的事了,顿时好气又好笑,斜了他一眼:“傅斯年,你是在吃醋吗?”


傅大总裁轻蔑一笑:“他配吗?”


季半夏心里略微不爽,好歹是她爱过的男人,傅斯年这种态度,是连她的眼光也一并否定了。不过,转念想想,她当初确实是瞎了眼。


于是放缓了语气:“欧洋的妈妈,当初对我很好。现在她生了重病,医生说熬不了多久了,欧洋打电话找我,应该是为这件事。”


“所以你准备去探望她?”


“是的。”季半夏翻看着通话记录,准备拨号。


“不准去。”傅斯年直接命令。


“为什么?我连人身自由都没有了吗?”季半夏猛地扭头,又惊又怒地看向傅斯年:“我去看望谁,还需要你的批准?傅斯年,你搞清楚,我是你的妻子,不是你的奴隶!”


“欧洋不是什么好人。这种人,你最好离得远远的。”傅斯年也盯着季半夏的眼睛。


季半夏耐着性子跟他解释:“我给欧洋打电话,只是为了问问他妈妈是否平安。没有其他的意思。”


“他妈妈是否平安,与你何干?”傅斯年的眼神淡漠无情。


“他妈妈当初对我很好。如果她病危,我想去送她最后一程。”


“能养出这样的儿子,我看她品性也好不到哪里去。”傅斯年对欧洋的妈妈是否病重毫无兴趣,他不想让季半夏再和欧洋见面,也不想就这个问题再纠缠下去了:“去换衣服吧,我们去吃饭。”


季半夏惊讶地看着傅斯年:“傅斯年,是我没把话说清楚吗?我现在要给欧洋打电话,确认是不是需要去医院。”


傅斯年蓦然转身,一双眸子波澜不惊地看着她:“初恋情人,果然这么难忘?”


一个为了金钱和地位,将女朋友送到其他人床上的男人,季半夏还这么念念不忘?连他的妈妈生病了,都要过去探望?


季半夏被傅斯年的话彻底激怒了:“傅斯年!你能不能讲点道理,有点人性!”


她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是去看郑爱莲,跟欧洋一点关系都没有!


人们都说傅斯年为人寡淡无情,她以前一直不信,现在她信了。探望一个快要告别人世的老太太,她不知道自己哪里做得不对,竟让傅斯年说出这么刻薄的话来。


扪心自问,对这份感情,她忠贞专一,从来没做过半分玷污这份感情的事。傅斯年为什么要这样羞辱她?


“我确实没有人性。对欧洋,包括对他的亲人,我永远不会存有半点怜悯之心。”傅斯年扔下这句话,转身朝门外走去。


他不会原谅那些伤害过季半夏的人。欧洋这种垃圾,他不会多看一眼。


季半夏忍住心里的愤怒,拿起手机拨通了欧洋的电话:“欧洋,阿姨怎么样了?”


“只剩最后一口气了,一直在念叨你的名字。”欧洋的声音里,有一种悲痛到极点后的麻木。


季半夏的眼前忽然又闪过那只摔裂后又修补起来的廉价玉镯,她红着眼圈飞快的换好衣服,看也不看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傅斯年,径直冲出门去。


傅斯年看着她一脸焦急地匆匆换鞋,看着她旋风般刮出了门。他勾起嘴角,无声地笑了一下。


在季半夏心底最深最深的角落,在她没有意识到的角落,还住着欧洋的影子。


他看清了,她却没看清。


傅斯年在沙发上坐了很长时间,直到窗外日影西斜,他才缓缓起身走到书房。


靠在书房的窗边,傅斯年点燃了一支烟。


窗外红尘万丈,他爱的女人在为别的男人奔波,也许还在哭泣。此时此刻,在她的心里,欧洋才是世界的中心。


烟灰很长,却迟迟没有掉落。傅斯年也不掸掉,任它孤零零地,危险地挂着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本来想写两人和好后就商量结婚,下章大婚的。写着写着又写歪了。有时候真的觉得人物的言行是完全不受作者控制的。他们有自己内在的生命力,并不完全由作者控制。


我尽量月底大结局吧。半夏和黄雅倩还有最后的对决。等这个悬念揭晓,半夏和傅斯年大婚之后,这个文就可以完结了。


感谢大家的陪伴!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