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快停下
    季半夏都已经睡一觉醒过来了,却还没看到傅斯年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奇怪,做什么去了?”季半夏摸摸肚子,跟肚子里的小黄豆抱怨:“豆豆,你爸爸不管我们了,说是陪你出来玩,现在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小豆豆安安静静的,似乎是睡着了。季半夏叹了口气,这小家伙怎么这么爱睡呢,早上那两下激烈地拳打脚踢之后,小豆豆就再也没动过了。

    懒家伙……季半夏暗自嘀咕着,惊觉自己已经很有妈妈味了。当初,她和连翘赖床的时候,妈妈不就是这样唠叨她们的吗?

    心中忽然满满地都是幸福,她要做妈妈了呢!她终于做妈妈了呢!她有了自己的宝贝,一个完整鲜活的小生命,他身上,流淌着她和斯年的血……

    婴儿房还要再收拾一下,待产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,宝宝出生的时候是冬天,可惜不能带出去玩了……季半夏在心里盘算着,想起小黄豆衣橱里成山成谷的衣服成山成谷的玩具,她就头疼的很。

    傅斯年买起玩具来跟不要钱似的,连翘也送了很多东西,还有赵媛送的,甚至连黄雅倩,都买了好多好多不同颜色不同款式的小衣服,而且都价格昂贵。

    这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呀!只希望他长大之后,不要养成骄纵任性的脾气才好。

    季半夏已经开始操心将来的教育问题了。

    门口轻轻的脚步声打断了季半夏甜蜜的幻想,傅斯年微笑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季半夏正要撒娇抱怨他让自己等太久,眼神一触到傅斯年的脸,心里就咯噔一下:“斯年,怎么了?是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傅斯年虽然笑容满面,但他脸色苍白得不正常,怎么看都觉得那笑容带着勉强,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傅斯年没回答她的问题,他大步走到她的身边坐了下来。笑容不变,伸手揉揉她的头发:“胡思乱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季半夏抬头看着他的脸:“你不开心。你有心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公司里的一些事,之前跟你说的那个项目,出了一些麻烦。”傅斯年把她抱进怀里,脸埋在她的头发里,声音闷闷的。

    季半夏松了口气。是工作上的麻烦就好,以傅斯年的能力,可能能处理得漂漂亮亮的。她就害怕是小豆豆出了问题,这次产检太复杂了,她心里隐隐有不安。

    在背着季半夏的时候,傅斯年脸上的笑容终于松垮下来,他痛苦地闭上眼,不想再去想医生的话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还有一线希望不是吗?他不能被噩耗击垮,他知道半夏是多么渴望这个孩子,她是多么渴望当妈妈,如果被她知道了……傅斯年打了个寒颤,不敢再去想。

    傅斯年没有食言,他带着小妻子和小豆豆去了植物园,看了漂亮的花,看了美丽的蝴蝶,看了大片大片盛开的郁金香。看着季半夏微笑的脸,傅斯年心如刀割。

    在外面呆了大半天,季半夏有些累了,回到家洗完澡就上床躺下了。傅斯年坐在床边陪她聊天,还没说几句话,发现她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凝视着妻子的脸,白皙的肤色,在柔和的灯光下温润透明,两排长长的睫毛覆盖住那双生动的眼睛。淡粉的嘴唇还微微弯着,带着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傅斯年弯腰吻吻这微笑的唇,鼻子酸楚得厉害。

    眼泪几乎落到了她的脸上,傅斯年猛的站起身,快步走向隔壁的婴儿房。

    婴儿房和主卧一样大,有球池,有秋千,有攀爬架,有蹦蹦床,有滑滑梯,所有小孩喜欢的东西,这里都有。

    所有的装饰装修,都是最好的。他和半夏,已经为小豆豆准备好了一切。

    傅斯年走到爬爬垫上,突然走不动了,他双膝一软,跪在了爬爬垫正中间,对窗外的月光,他毕生第一次虔诚地祈祷:主啊,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存在,但如果你真的在,请怜悯一下这个可怜的小生命……”

    嗓子哽咽的厉害,傅斯年有些说不下去了,他停顿了一下,才道:“如果我做过一件好事,哪怕一件好事,也请你念在这一件好事上,眷顾一下豆豆,我和半夏,都不能失去她……”

    月光清冷如水,照着地上祈祷的男人。天地静默,世间万物似乎都已沉睡不醒……

    隔壁的大床上,季半夏正做着一个悠长的梦。在梦中,豆豆是个可爱的小男孩,长着和傅斯年一模一样的眼睛。

    豆豆骑在傅斯年脖子上,她依偎在傅斯年身边,一家三口亲戚亲热热的去公园玩。

    梦中的豆豆,已经有四五岁的样子,看见公园里的海盗船,吵着要坐。

    “斯年,这个不行吧?豆豆还这么小,这个是不是太危险了?”季半夏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豆豆想坐,就让他坐吧。有安全带呢。”傅斯年已经带着豆豆往海盗船走去。

    季半夏摇摇头,无奈的看着傅斯年,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,傅斯年宠孩子,简直宠得无法无天,她这个当妈的,反而成为严母了。

    海盗船被傅斯年清场了,正中间最好的位置上,坐着开心大笑的豆豆。

    海盗船启动,速度越来越快,旋转,摇摆,豆豆刺激的尖叫声让季半夏的心脏骤然紧缩起来,仿佛意识到什么,她猛地转身,力竭声嘶地朝旁边的操作员大喊:“!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海盗船上飞起一个小小的人影,小豆豆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,从空中直直落下……

    那一瞬间,真切的恐惧痛彻骨髓,让季半夏的心脏几乎被撕裂!

    “豆豆!”她大喊着从梦中醒来,浑身都是冷汗,手脚冰凉颤抖…… ,o

    2秒钟后,傅斯年夺门而入,奔到床边将她搂入怀里:“怎么了?宝贝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季半夏抽抽噎噎的哭:“斯年,我……我做了个噩梦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做噩梦了。”傅斯年温柔的亲吻她的额头,一遍一遍抚摸、轻拍她的后背:“没事了,没事了。不怕了,我们半夏最勇敢了。”

    哄孩子的语气,却让季半夏哭得更厉害了:“我梦见……梦见豆豆……”

    傅斯年停止了动作,身体僵硬了半拍,陡然打断了她的话:“别乱说!豆豆好好的呢!梦都是反的,你没听说过吗?我们豆豆,不会出任何意外的!”

    季半夏往傅斯年怀里缩了缩,傅斯年此时的强势霸道,让她有一种安全感。

    是啊,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,一定会平安健康的长大!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