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对你是不是很重要
    一路的旅程,傅斯年都心事重重。苏樱很聪明,尽量找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请教傅斯年,摆出一副谦虚好学,积极上进的模样,倒叫傅斯年不好再冷脸不理。

    虽然傅斯年的态度冷淡,但她问的问题,只要有营养一点的,傅斯年还是回答了。苏樱心里窃喜不已。跟有风度的男人相处就是舒服,哪怕他不耐烦,也不会表现出来。不然她还真怕自己的自尊心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十几个小时的飞行,让三人都有些疲惫,助理早安排人过来接机,三人上了车,傅斯年开口道:“先送苏小姐。”

    苏樱没有搬家,还住在傅斯年公寓的附近。当初为了接近傅斯年搬到那里,哪怕从来没有在周围碰到过傅斯年,她却没有再搬走。

    苏樱下车之后。车内彻底陷入了沉默。之前有她刻意扯些话题说笑,空气倒没有这么凝固。助理只盼着车开得快一点,再快一点。

    傅斯年住得最远,送走助理,最后一个送他回家。

    傅斯年看着窗外的景色,夜已经深了,山路并不好走,想必司机也是悬着一颗心吧。傅斯年苦笑一下,特意选了这样的时间回来,就是不想让半夏去接机。

    他没有办法面对她,面对他们的孩子。

    旁边座位上一条亮晶晶的小东西闯入傅斯年的眼帘,他拿起来一看,是一根细细的手链,尾端上坠着一个小小的金球,上面刻了个s,这是苏樱的东西。

    车正好开到傅家了,司机已经下车拿起后备箱里的行李,傅斯年皱皱眉,顺手将手链扔进行李袋旁边的小口袋里。明天让助理还给苏樱吧。

    傅家大宅仍然灯火通明,见车开进来了,佣人喜滋滋地去跟季半夏通风报信:“少奶奶,少爷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季半夏激动得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一别大半个月,说不想他是假的。

    傅斯年穿一件黑色薄风衣,面上不见风尘,眉宇间却有挥之不去的郁色。

    季半夏笑吟吟地走过去:“倦鸟归巢啦?累了吧?我叫周妈准备了热汤,你先喝一碗?”

    看着妻子笑靥如花,傅斯年心中涌起一阵难过,勉强笑道:“不是让你早点睡吗?这么晚睡,对豆豆不好。”

    话出口之后,傅斯年自己愣住了。何其自然的一句对豆豆不好,内心深处,他还是不肯接受豆豆已经停止发育的事实吗?他的豆豆,有90%的可能,根本就挺不到足月分娩!

    他还在幻想什么?

    “偶尔一次嘛!豆豆会体谅的。爸爸妈妈恩爱,孩子才会幸福嘛!我们豆豆很好命哦!”季半夏跟傅斯年撒娇,推着他去洗手。

    我们豆豆很好命……傅斯年的嘴角颤抖一下,逃也似地奔进洗手间。

    王妈提着行李袋往卧房走,行李袋被沙发角磕了一下,一个倾斜,侧袋里的手链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少爷行李袋里的,又是手链,这肯定是少***东西了。正好季半夏走过来,王妈没多想,举着手链递给季半夏:“少奶奶,您的手链吧?刚才从袋子里掉出来了。您收好。”

    手链?季半夏接过来,脸色一下子变了。

    不,这不是她的手链。纤细的银色手链,一看就是年轻女孩子戴的。这不是她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,它会出现在傅斯年的行李袋里?

    尾端的金球上,一个小小的s跃入眼帘,s,是那个女孩的名字的缩写?她是谁?傅斯年在美国逗留大半个月,一直和她在一起?

    季半夏捏紧手链,又倏然松开,将它还给王妈:“放回去吧。我暂时用不着。”

    王妈有点奇怪,但还是顺从地将手链放回了原处。

    傅斯年洗完手,脱掉风衣,一身素净的浅灰衬衣,深灰长裤,长身玉立,玉树临风。

    季半夏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丈夫,突然发现他瘦了。傅斯年憔悴了。他眉宇间,有掩饰不住的倦色和沉郁。

    刚才只顾着高兴,她竟然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季半夏站在原地,尽量保持着脸上的笑容。

    傅斯年也远远地看着她。他的小妻子,穿着淡青的裙子,白皙娇艳,腰身窈窕,根本看不出将近六个月的身孕。

    腹中那个孩子,是一团无知无觉的血肉。给她虚幻的期待,给她虚幻的幸福。

    是他的错。都是他的错。

    傅斯年不忍心再看,他移开目光,尽量让自己保持笑容:“你陪我再吃一点?”

    季半夏继续微笑,眸子却垂了下来。他没有过来牵她的手……这时她才想起来,刚才进门的时候,他也没有给她拥抱,他的喜悦那么浅,那么淡,她竟然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她迟钝得现在才发现,他看她的第一眼,那眼神不是欢喜,而是愧疚。

    在美国的那些日子,到底发生了什么,会让他感到愧疚?

    季半夏不敢想。不愿想。她笑着点点头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二人对坐,安静地喝汤。千言万语堵在心头,季半夏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手链的事,要不要质问他?也许是个误会呢?季半夏几乎已经开口了,可触到傅斯年的眼神,她退缩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根本没有看她,他埋头喝汤,似乎那汤真是无上的美味,已经占据了他全部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他不想和她说话,他根本不想和她交谈。

    以前的傅斯年,不是这样的。只要和她在一起,他的眼神就会一直跟着她的身影。这样的冷淡回避,是从来没有的。 》≠》≠,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她可以理直气壮地质问,可他现在的态度,让她没有办法开口。

    季半夏心头一痛,防御般地开始找话题:“后天要去产检了,你陪我去吗?”

    傅斯年手中的勺子一抖,汤汁洒在了雪白的桌布上。

    “产检……”他低声重复了一遍。季半夏等着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他却沉默了。仿佛过了一个世纪,季半夏才听见他问自己:“半夏,这个孩子,?”

    他没有抬头,他甚至没有抬头看她!他到底在躲避什么?他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?他究竟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季半夏的心仿佛沉入了冰湖,冷得彻骨,她短促地一笑:“这不是废话吗?你说这个孩子对我重不重要?”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