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刺眼的光芒
    手术做完了,季半夏的心也空了,死了。

    她失去了傅斯年的爱情,现在,连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也失去了,她已两手空空,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除了刚手术完傅斯年衣不解带地陪了她一天,第二天,他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给她的解释是公司有重要会议需要他出席。是真是假,季半夏已经不关心了。

    她漠然地躺在床上,眼神冰冷麻木,毫无生气。

    四维彩超的照片她一直紧紧捏在手里,她看着她的孩子,脸部的轮廓还不是特别清晰,但是她能看出那专属于傅斯年的额头和眉峰。

    手术做完后,她在病床上隐约听见周妈的话:“太可惜了,是个千金呢。”

    是个女孩,傅斯年一直想要的女儿。不过,现在他不要了。他已经不想要她的孩子了。

    门口响起了脚步声,连翘牵着洛洛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看到床上的姐姐,连翘就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:“姐,你怎么瘦成这样了!你振作点啊!”

    连翘抱着姐姐痛哭,洛洛也跟着大人一起哭起来。

    病房愁云惨雾,周妈看了都觉得心里难受,默默的掩上门退出病房。

    走廊上,傅斯年正朝病房走过来,周妈赶紧迎了上去:“少爷,二房的少奶奶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点点头,大步走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一片哭声中,傅斯年看见季半夏淡漠麻木的脸。连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季半夏却只是抱着妹妹,眼神飘忽,心思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哭,可她的平静更让傅斯年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那种平静,就好像她的心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傅哥哥!”连翘听见脚步声,扭头看到是傅斯年,绝望地喊道:“你看看我姐,她怎么了?她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的姐姐一向开朗乐观,坚强独立,可病床上躺着的这个女人,却冰冷漠然,毫无生机!

    傅斯年心如刀绞,这两天他也疲于奔命,为了处理并购案的事情,他耗尽了所有心力,再看到季半夏这样,心中的歉疚和不安逼他几乎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“半夏……”他走到病床边,轻轻握住她的手:“你,好好休息好吗?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不下去了。喉头哽咽,心如刀割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的丈夫,可以安慰妻子“这个孩子和我们没有缘分,我们可以再生一个。我们还会有自己的宝宝,又健康又聪明又漂亮!”

    他也想这么说,可他有资格吗?

    他没有办法给她一个又健康又聪明又漂亮的孩子。

    是他的错。他让她吃这样的苦,受这样的罪,他让她失去孩子,这样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他的错。

    连翘也急急地劝慰:“是啊,姐,你好好休息,把身体养好了,再生一个,生一个更漂亮更健康的!”

    季半夏苦苦一笑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豆豆没了,爱情也没了,连翘不会懂的。

    看到季半夏这样,连翘哇的大哭起来,她揪着傅斯年的外套:“傅哥哥,姐姐她……她……”

    医生正好来查房,听见哭声,不满地皱皱眉:“都别哭了,出去吧,病人需要静养。”

    洛洛赶快擦掉眼泪,睁着一双大眼睛哀求医生:“我没有哭,让我在这里陪姨妈好吗?”

    医生看看玉雪可爱的小女孩,点了点头。有个人陪着也好,这位傅太太,情况实在不太好。

    整个人完全失去了求生的意志。

    休息室里,连翘哭得浑身颤抖,傅斯年张开手臂,无言地给了她一个拥抱,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她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怀抱有一种沉静安稳的力量,连翘渐渐止了哭声,凄声道:“姐姐……我没想到豆豆的事对姐姐打击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无言,他只能无言。

    “姐姐一直很喜欢孩子,一直渴望有个自己的宝宝。小时候我们玩过家家,姐姐当妈妈的样子,我现在还记得。”连翘又抽泣起来:“傅哥哥,我姐多么渴望这个孩子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傅斯年的声音有些嘶哑。他怎么会不知道呢?

    如果连翘知道,如果季半夏知道,跟他在一起,就不会有自己的孩子,她们会怎么想?

    因为他,半夏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……

    “傅哥哥,别难过,等姐姐身子养好了,你们赶紧再生一个吧。”连翘感觉到傅斯年声音的颤抖,安慰他:“只有这样,才能弥补豆豆造成的打击。”

    只有再生一个,才能弥补豆豆造成的打击……如果不会再有孩子,半夏的伤痕,是不是永远都无法愈合?

    对一个女人来说,不能做母亲,是多么残忍。这句话像一记重锤,狠狠锤在傅斯年的心上。他不是女人,但他现在终于明白了女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苏樱这么说,连翘也这么说。

    半夏呢?他不敢问。

    她应该也是吧。她对母亲这个身份存了多么美好的幻想,他怎么会忘记呢?

    他是不是该放手?也许,半夏该爱上别的男人,生一个可爱的孩子,拥有一个女人完整而幸福的人生。

    他不应该这么自私,不是吗?

    可是,心为什么会这么痛,为什么眼前出现了溺水的幻觉?为什么无法呼吸心跳会如此失控?

    连翘还在说着什么,傅斯年已经听不见了。他轻轻推开连翘,失魂落魄地朝外面走。

    不知道,不知道,前面的路该怎么走,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傅斯年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医院的花园,也感觉不到太阳的暖意,空气不够用,他大口地喘息。

    “傅总!好巧!”苏樱黑衫红裙,提着果篮,站在花园小径的另一头惊喜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傅斯年盯着苏樱,脑子像灌了水泥一样,竟然想不起她是谁。

    看着傅斯年失神的眸子,苏樱的惊喜渐渐变成了担心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傅斯年。他憔悴消瘦,那副不知所措的样子,看了简直叫人心酸。

    强势霸道的傅总不见了,眼前的傅斯年,像个迷路的孩子。

    苏樱心里涌起一股柔情,她走到傅斯年面前,晃了晃手:“傅总,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傅斯年这才反应过来似的,猛地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失神的眸子恢复了一贯的冰冷,他看了苏樱一眼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苏樱急了,好容易偶遇傅斯年一次,不说几句话岂不是太亏了?

    她慌忙拉住傅斯年的胳膊:“傅总,华臣的并购案是不是还没处理干净?这件事,我知道一点内幕,你想不想听听?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脚步顿了顿,随即转过身来,他的语气是素来的淡然:“哦?”

    苏樱心中暗自得意,被并购的那个公司的财务总监,正好是她的师兄,并且正好在追她。上次吃饭,他顺嘴提到这件事,她有心套话,从他那里打听到不少小道消息。

    现在果然派上用场了。苏樱掌握了主动,娇俏地指指小径边的长椅:“你不请我坐下来说?”

    病房里,护士一边麻利地抬高床位,一边叮嘱道:“一会儿如果还有淤血,自己按压一下肚子,把缩宫片吃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点点头算是回应,她的眼神透过大大的玻璃窗看向外面的花园。

    秋天的阳光正好,天空碧蓝如洗,是傅斯年喜欢的高远开阔。

    眼神落在长椅上并肩而坐的男女,季半夏的眼神凝住了。

    那背影,分明就是傅斯年啊。

    旁边那个女孩是谁?一头漂亮的长卷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,黑色的上衣衬得手臂白皙如玉。

    她侧着脸,正在跟傅斯年说什么,时不时抬手抚弄一下长发。

    在她抬手的瞬间,季半夏看到了一条细细的东西一闪而过。一个小小的金球,在阳光下发出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