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心惊肉跳
    两人匆匆吃完饭,赵媛就开始找物业打听对门业主的电话,季半夏也到网上去搜看看有没有相关信息。

    功夫不负有心人,折腾了一个多小时,终于打通了房东的电话。

    房东一听是对门邻居的朋友想租房,十分爽快地答应了:“行啊。明天约个时间我们把合同签了吧。”

    邻居这个小姑娘挺不错的,本本分分的,想来她的朋友也不会差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事情意外的顺利,季半夏和赵媛都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赵媛翻箱倒柜找出一瓶不知道什么时候的香槟,给自己和季半夏各倒一杯:“来,干杯,庆祝我们从明天开始就是邻居!”

    “干杯!”季半夏笑着举杯,玻璃杯发出清脆的撞击声,二人相视而笑,之前的阴霾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加油,季半夏!半夏在心里默默为自己加油。

    未来的路还很长很长,失去了傅斯年,失去了豆豆,她的世界还有其他的美好,一样值得她去为之奋斗,为之欢笑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面试也特别顺利,面试她的是公司的创始人,正儿八经的最高领导。两人相谈甚欢,差点当场就签了合同。

    意气风发地走出公司大楼,季半夏已经开始盘算搬家的事了。

    她也没什么好搬的。父母的遗物已经让连翘保存了,留在傅家的,不过是一些衣物和琐碎的杂物。

    除了晚晚的照片还有一些学生时代有纪念意义的东西,其他都是可有可无的。

    可是,想拿回那些照片和纪念品,她就不得不回一趟傅家。

    会碰见傅斯年吗?也许还会碰见苏樱?

    季半夏逃避似地闭上眼。不,她不要想这些,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……

    一个多月的休息,她总是轻轻说话,淡淡微笑,赵媛以为她的伤已经好了。只有季半夏自己知道,这些夜晚,她是怎样熬过来的。

    她不诉苦,不代表她不痛。

    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,季半夏又是一阵。只有她自己知道,每次手机铃声响起来,她内心深处是抱了怎样卑微又可笑的幻想。

    看看屏幕,她长长出了口气。不是傅斯年的电话。

    分开这么久的时间,他从来没有给她打过电话。

    屏幕上,刘郴的名字不停地闪烁,季半夏鼓了鼓勇气,毅然接了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跑哪里去了?整个人都人间蒸发了。”刘郴的声音没了昔日公子哥的放荡不羁,多了几份深沉。

    季半夏的睫毛微微抖了一下。看来,她和傅斯年离婚的事,还没有闹得满城风雨。幸好幸好。

    “生了场病,所以闭门休息了一段时间。”季半夏语气很正常的说着。

    刘郴没说话,似乎在听,又似乎没在听。

    季半夏听着电话另一头的沉默,心悬了起来。刘郴知道什么了?是傅斯年告诉他的吗?

    对外,傅斯年是怎样解释这场短命的婚姻?怎样解释那个他当初大张旗鼓庆祝,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的宝宝突然消失的事?

    “你和傅斯年到底怎么了?”刘郴一开口就打破了她的幻想:“你不是在凤凰山养胎吗?怎么跑到小公司应聘去了?”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