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挂她的电话
    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,季半夏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47天,这是她第一次和他交谈。眼泪又不自觉地涌出眼眶,季半夏压抑着呼吸,怕被傅斯年听出自己的异样。

    紧绷的沉默中,傅斯年终于开口说话了,声音清淡,仿佛初次相识:“有事?”

    淡定从容,冷漠疏远。在他的声音里,仿佛那五年的时光从来不曾存在,仿佛他们从来不曾相爱过,从来不曾许下白头偕老的誓言。

    这两个字,像一盆冰水劈头盖脸的浇下来,季半夏握住手机的手猛地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深呼吸一下,声音又冷又硬:“离婚协议,你什么时候给我?”

    傅斯年又沉默了。季半夏握着手机,等着。

    怎么,不方便说话吗?旁边有别人?是谁?苏樱?还是其他人?

    “下周一,我会把协议寄给你。”傅斯年很快的说完,不等季半夏反应过来,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听着断线的声音,季半夏突然想狂笑一场。

    原来放不下的,只有她一个。傅斯年连话都不想跟她多说了,优雅的绅士,开始了!

    哈哈哈,其实从来不是她不要傅斯年,是傅斯年不要她了。

    从他抛弃豆豆的那一刻开始,他已经不想要她了。

    再哭这最后一次吧。从今以后,她不会再为他流泪。没有傅斯年,她一样可以过得幸福开心。

    刘郴早早就等在路口,见她过来,直接牵了她的手就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你发什么神经?”季半夏挣脱刘郴的手,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刘郴笑嘻嘻的:“趁虚而入呀!趁你心情不好需要慰藉,给你送温暖呀!”

    “送你个头!”季半夏没好气甩开他的手:“大街上别拉拉扯扯的,影响我的行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刘郴双眼闪亮,盯着她的眼睛:“这么快就开始担心影响行情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季半夏无所谓道:“人总要向前看。我总不能一辈子孤单终老吧?”

    刘郴激动得连连点头:“对对,你这个思路完全正确。人总要向前看,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。忘记一个男人最好的办法是赶快接受另一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懒得听他胡扯,甩开他径直往前走。

    下周一之后,她就彻底和傅斯年没关系了。这个事实,犹如一枚钢针,让她无论是说是笑,是站是坐,心里都是痛的。

    不过,一切总会过去的。人总要向前看。她绝不会因此变成一个怨妇。

    爱情会辜负你,工作却不会。季半夏对即将到来的上班生涯充满了期待。重新回到职场,重新为理想打拼,这太让她振奋了!

    和刘郴吃完饭回到家,赵媛正好也打电话过来了。听季半夏说完去傅家的情形,赵媛也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傅斯年的心可真狠啊。”赵媛感叹:“半夏,你还记不记得咱们刚去华臣的时候,老员工都说傅斯年做事手段狠辣?那时候咱们还不信,觉得他也就是高冷了些,现在看来,那些传闻都是真的!

    季半夏笑笑,转移了话题:“媛媛,晚上想吃什么?一会儿我来做饭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做啦,今天我们同事聚餐,去吃帝王蟹。”赵媛忽然灵光一闪:“对了!可以带家属!半夏,你也过来一起吃吧!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啦。你同事我都不认识。去了尴尬。”季半夏赶快拒绝。

    赵媛还在劝说:“就在咱们小区附近那家‘蟹道’吃呀,这么近,你走两步就到了。过来一起吃吧。我同事他们都带家属呢!”

    “不要不要,你别难为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你这个没口福的家伙。”赵媛嗔怪两句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季半夏已经接到通知,后天去公司办入职手续。薪水不算高,但职位是主管,总体她还是满意的。

    在家查了查跟新工作相关的一些资料,又关注了一下业内最新动态,时间一晃就到五点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站起来伸个懒腰,想了想还是决定去超市买点菜回来做饭。

    炖一罐猪骨汤,等赵媛吃完螃蟹回来正好喝。

    超市离家不远,季半夏背着购物袋,随便把头发扎了个马尾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到超市了,路上一辆车里突然伸出一只胳膊朝她猛挥:“半夏半夏!看这边!”

    是赵媛的声音。季半夏定睛一看,车已经靠边停下了,赵媛跳下车朝她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太巧了!”赵媛开心地拉她的胳膊:“走走走,一起吃大螃蟹去!”

    是挺巧。季半夏笑着还想拒绝,赵媛的同事也都在车里喊:“走吧走吧,部门经费,不吃白不吃!”

    大家都兴高采烈,欢声笑语。季半夏还在犹豫,已经被赵媛推着上了车。

    车子拐个弯就到“蟹道”了,日式的榻榻米大房间,两个长长的条桌上已经摆得满满当当。每份餐点都有一盘看上去极新鲜的刺身。旁边的小炉子上蒸着蟹腿饭,看上去就很好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洗手去。”赵媛拉着季半夏往化妆间走,迎面撞上两个女孩,正说说笑笑地朝她们走过来。

    季半夏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今天确实巧,走到哪儿都能遇见熟人。

    走廊对面,苏樱也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她穿了件宝蓝色薄毛衣,一头长卷发染成漂亮的铜金色,妆容精致娇俏。

    果然是樱桃般甜美。

    季半夏朝苏樱淡淡一笑算是打个招呼,抬脚继续向前走。

    “半夏姐,好巧。”苏樱主动和她攀谈。一双明媚的大眼将她从头到脚扫视一遍。

    高中女生般朴素的马尾,卫衣仔裤加一双平淡无奇的匡威,整个人都很苍白,看上去十分憔悴。 ︽2miao︽2bi︽.*2阁︽2,

    当初和傅斯年在一起时,那股子被宠着被娇惯着养出来的柔和低调,她身上已经找不到了。苏樱看到的季半夏,表情冷漠,眼神却犀利尖锐。

    “确实巧。”季半夏不动声色的回答苏樱。苏樱打量她的眼神她看到了。

    苏樱眼里的得意一闪而过,她也看到了。

    不过,跟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女生,她有什么好计较的呢?

    “半夏,这位是你朋友?”赵媛隐隐约约感觉到两人之间有点不对劲,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季半夏对赵媛微笑:“认识而已。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拉着赵媛,季半夏正要往前走,苏樱突然道:“等一下。”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