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汗如雨下
    行政部的老大是一个三十来岁的英俊男人,名叫邹少华,看完季半夏的供货方案,他语调平平地一笑:”贵公司的方案做得确实很周全,看得出是用了心的,只是,价格方面你们并没有太大的竞争优势,这种内部采购,虽然是福利性质,但华臣也要考虑到成本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心里暗暗一惊,邹少华说价格方面盛景没有太大的优势,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已经有其他生鲜公司联系过他?并且价格还比盛景优惠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盛景的报价几乎无利润,再扣掉人工成本和物流成本,完全就是在赔本。

    而且她提出这个定向采购的模式,也是基于之前的市场调研:目前做生鲜类的移动电商,根本就没有谁在跟大公司进行定向合作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有公司赶在他们前面,并且还比他们报价低?

    要么邹少华在诈她,要么就是公司有内鬼,跟其他电商提供了情报。

    季半夏定定神,对邹少华嫣然一笑:“东福的报价虽然低,但我相信,华臣给员工的福利,更看重的是品质。我们盛景所有的生鲜产品都是绿色环保的,全都来自国家级的农业科技示范园,这点,我想是东福比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她赌一把了,直接说出了“东福”的名号。

    业内有实力跟她们竞争的小电商,只有东福等两三个。而且,东福是出了名的爱挖角,爱用商业间谍。她就赌是东福在进行不正当竞争。

    邹少华有些诧异,按说这类大宗采购都是各个公司的商业机密,盛景的人怎么知道是东福在跟他们竞争?

    这个季半夏还真是不容小觑,各方面的准备工作都做得很充分。

    邹少华自然也知道东福和盛景在品质上的差异,抛出价格问题来,只是想压压价,听季半夏这么说,笑道:“这个我们再考虑一下吧。你们的品质确实不错,但东福的也不差。我们需要再综合考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副准备端茶送客的模样。

    季半夏心凉了半截。这次的谈判,她和项目组的同事一起熬夜分析市场,匹配产品,做足了功课,无论是质量、价格、还是服务,他们都是最有竞争力的。哪知道半路杀出个东福,彻底打乱了他们的计划。

    看邹少华的意思,是想再压价。可这个价格已经到极限了,她在定价方面是没有多大发言权的。只能再回公司请示王开源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强压着失望站起身,很有风度朝邹少华伸出手:“谢谢,我相信贵公司会认真权衡,全面考量。我们盛景的产品,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邹少华点点头:“有什么消息我再通知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希望能达成合作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走出邹少华的办公室,到洗手间冷静了一会儿,才给纪云发了条语音微信:“云姐,我这边谈完了,我到公司附近的日料餐厅等你,一起吃个晚饭吧?”

    纪云正忙着,所以没有戴耳机,直接点开了微信。反正傅斯年不在,大办公室就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听完季半夏的微信,纪云回复道:“好,那一会儿见。我这边正忙着,就不送你下楼了。”

    纪云说完,把手头的文件整理好,准备放到boss的桌子上去。

    一转身,发现傅斯年正站在门口看着她。

    纪云吓了一跳,赶紧跟傅斯年打个招呼:“傅总,您要的文件已经整理好了,您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心里暗暗打鼓,刚才的对话,傅斯年到底听到了多少?他听见季半夏的话了吗?

    季半夏来华臣之前,跟纪云说了她和傅斯年离婚的事,把纪云震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了。难怪最近傅总又变成了工作狂,难怪最近傅总神色憔悴有时候说着话还会走神!难怪傅总明显消瘦了一大圈!

    原来已经离婚了!

    纪云很想问问离婚原因,但季半夏不愿意多说,纪云也只好把满腹的疑问憋在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听到她和季半夏私下还保持着密切的联系,傅斯年会怎么想。

    第一秘书和前妻来往密切,这对老板来说,一定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。

    纪云惴惴看着傅斯年的脸。

    可她从傅斯年脸上没看到任何表情。傅斯年只是淡淡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没有多问一句季半夏。

    看来是没听到,纪云松了口气,转身走出办公室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,傅斯年站在椅子旁边忘记坐下去,他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,速度越来越快,最后节奏彻底乱了。

    要不要见,要不要见,要不要要见……

    一直躲着不敢见的人,现在就在华臣。她正在等电梯吧?很快,她就要离开……

    他想她。很想她。想得心都空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盯着腕表,一秒一秒都走得那么缓慢,总裁私人电梯比较快,现在下去,还可能在大厅碰见她。

    傅斯年几乎听见了秒针那并不存在的滴答声,一声一声,敲在他的心上。

    眉头紧锁,他用尽全身的意志力控制住自己。算了,何必。

    不是决心放手吗?他又何必去打扰她?她该有自己的生活,更幸福更完美的家庭和婚姻。

    傅斯年颓然坐下,绷得紧紧的肌肉终于一点点松懈下来。

    分明没有任何剧烈运动,他的额角却,甚至连衬衣都湿了。 ︽2miao︽2bi︽.*2阁︽2,

    在椅子上怔怔坐了一会儿,傅斯年终究还是按捺不住,缓缓走到了窗边。

    季半夏说的日料餐厅,应该就是街对面那家吧?十几年的老店,口碑极好。以前她就很喜欢的。

    十八层的高楼,傅斯年看不清餐厅的竹帘里到底坐着谁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他和她,只隔着一个街角。

    傅斯年想了想,给前台打了内线电话:“把今天的访客记录发给我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来公司,绝对不是为了和纪云叙旧。如果叙旧,完全可以私下约。她来华臣,一定是为了公事。

    傅斯年很好奇,一个做在线生鲜的小公司,会和华臣有什么业务往来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