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轻轻地颤抖
    看着前台的访客登记表,傅斯年微微蹙眉,季半夏见邹少华干什么?她在盛景不是做品牌推广的吗?和邹少华这种管后勤行政的,怎么会有工作往来?

    接到傅斯年的内线电话,邹少华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。他入职华臣的时间并不长,虽然是行政部的总监,但直接和傅斯年打交道的机会少之又少。傅斯年破天荒给他打电话,他又是激动又是忐忑。

    进了总裁办公室,邹少华就一直保持高度警惕的状态,对傅斯年的每一句问话,都严阵以待。可是,他发现,傅总的话根本没什么重点。只是泛泛地问了些行政部的工作,而且对他的回答也并不是很在意。

    这是在玩什么?邹少华完全懵了。他当然不会天真到以为傅斯年找他过来,就是为了寒暄寒暄混个脸熟。那么,做事风格简单利落,雷厉风行的傅总,在他身上浪费这么多时间,究竟是想知道什么?

    邹少华很迷惑。

    不过,当傅斯年绕来绕去,终于把话题绕到盛景上的时候,邹少华终于有点明白了。傅总问这么多,其实就是想问盛景的事吧?

    为什么不直接问?难道盛景的事藏着什么陷阱?看着顶头上司高深莫测的表情,邹少华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把他今天和季半夏的谈话原原本本地描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答应盛景的要求。”傅斯年的语气几乎称得上是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邹少华张张嘴,想问一句“不再压价了吗?”,可看看傅斯年的脸色,他还是咽下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走出傅斯年办公室,邹少华第一时间去找纪云。

    “云姐,傅总和盛景那边是不是有什么渊源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“盛景那个季半夏,好像大有来头的样子。刚才傅总特意找我问了盛景的事,对这个季半夏,他真的是特别关注。“

    “是吗?”纪云开始跟他打马虎眼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我没必要骗你。傅总的性子你也知道,他关心谁,讨厌谁,平时根本看不出来的。但我能感觉到,他对这个季半夏,绝对是格外关注!”

    纪云犹豫了一下,决定还是不掺和总裁的家务事。便笑道:“傅总关心谁不关心谁,咱们还是别操心了。好好把自己一亩三分地的工作做好才是正经。”

    纪云做到第一秘书,实权比行政部总监大多了,邹少华碰了个软钉子,只好灰溜溜的走了。

    邹少华走后,纪云也陷入了迷惑。这傅总和季半夏到底是什么情况?从邹少华的描述来看,傅总对季半夏分明还有情意。难道离婚是季半夏提出来的?可傅总这种人品无可挑剔的男人,又能犯什么错以致半夏铁了心要离婚呢?

    纪云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饭馆里,季半夏叫了一壶茶,坐在竹帘边等纪云下班。

    现在还没到吃饭时间,除了几个一看就是路过的小情侣,饭馆里还没什么人。

    季半夏看着一栋栋看不到边际的写字楼,心里颇有点感慨。这一个个被分割开的小方块,承载了多少人的一生。

    上班,下班,再上班,再下班。机械的周而复始,就这样一点点磨蚀了人们的青春。

    曾经,她也以为自己会前程远大,未来不可限量。现在,她年近三十,却两手空空一无所有。在一家随时有可能倒闭的小公司,做一份和自己理想相去甚远的工作。

    服务生送茶水的动静,让季半夏猛的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不!她怎么会有这么消极的想法?猛地甩甩头,季半夏把脑中这些沮丧的情绪赶走。

    今天在华臣确实受到了不小的打击。她本以为自己精心准备的方案一定能通过的。

    算了,也没什么,明天去公司再想想该怎么处理吧。

    现在,她只想喝一杯热茶,好好放松放松。

    季半夏端起小巧精致的茶杯,浅浅啜饮一口,朝窗外望去。

    窗外正好走过一个男人,半垂的竹帘,挡住了他的上半身。季半夏只看到一条裤缝笔直的西裤和一双整洁锃亮的皮鞋。

    cbd常见的打扮,却让她的心砰砰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走路的样子多像一个人啊。

    不,不可能是他。公司旁边的小饭馆,傅斯年从来不会来的。再说,现在是上班时间。即便要出去谈事,也会坐公司的商务车,不可能步行走到这边来。

    季半夏轻轻用手掀起竹帘的一角,朝窗外的男人看去。到底是谁,有着和傅斯年一模一样的步伐?

    竹帘掀开的那一瞬间,男人正好也扭头朝窗内看过来。

    隔着落地玻璃窗,隔着50天的距离,傅斯年和季半夏的目光,第一次交汇了,相遇了。

    时光一下子静止了。所有的声响都消失了,所有的背景都虚化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转过身来,静静地看着玻璃窗内的季半夏。

    季半夏撑着竹帘的手颤抖起来。怎么会!怎么会是傅斯年!

    他的眼神显得多么痛苦啊。和她偶遇,和她对视,就那么痛苦那么难堪吗?

    出轨的人是他!不要豆豆的人是他!偏偏他还一副痛苦万状,椎心泣血的样子!这个世界,真是完全颠倒了!

    季半夏冷笑一下。啪地放下竹帘。

    他不是一直在躲她吗,不是不想见她吗?好,她一向是个知趣的人,不会死皮赖皮硬往人家眼睛里钻的!

    窗外,傅斯年看着落下的竹帘,眼神一下子黯淡了。

    他该猜到的,半夏不想见他。

    他不该来的。他一定是着了魔,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腿脚,才会抱着“她一定不会看见”的侥幸心理走过来。

    她回傅家那次,他是有机会见她的。他忍住了。

    刚才在公司,他是有机会见她的,他也忍住了。为什么现在反而忍不住了?

    自制力这种东西,也有用完的时候吗?

    傅斯年自嘲地想着,用最严厉的声音斥责自己不要害人害己,可他的眼神,还是控制不住的朝窗内看去。

    竹帘挡着,他根本看不到季半夏的脸,只能看到她的肩膀和半只手臂。

    她的手放在桌子上,黑色的桌面,白皙的手掌。傅斯年看到,那纤细的指尖,在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