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对不起,不行
    对不起,不行

    华臣集团顶层办公室里,正在召开高管会议。

    傅斯年全程黑脸,下属都察觉出老总今天貌似心情不好,一个个都噤若寒蝉,心惊胆战的汇报工作。

    眼看会议议程进行了一大半,现在轮到销售部宣讲了,所有人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华臣今年的销售业绩非常可观,较之上一季度的增长可谓突飞猛进,看了销售部pp上的数据,傅总肯定会满意的。高管们绷紧的弦,开始放松了。

    销售部的pp做的简洁漂亮,上面的数据增长更是漂亮,销售部总监面有得色的看向傅斯年,希望能得到顶头上司的肯定,结果,却发现傅斯年压根就没看投影上的pp,他脸色铁青,正紧紧盯着自己的手心。

    销售总监偷眼瞟过去,原来傅总在看手机。不知看到了什么坏消息,脸色阴沉得可怕,简直是山雨欲来。

    傅斯年盯着手机上传来的画面,只觉得胸口憋闷的很。

    这是一组抢拍的照片。一张照片上,季半夏和一个高个的年轻男孩站在路边说笑,二人手里各自端一杯咖啡。一看就是一起买的。另一张照片是二人并肩看展览的背影,男孩和季半夏靠的很近,他的手虚虚的围在季半夏的后腰,帮她隔开拥挤的人群。第三张照片,是季半夏仰着脸微笑,男孩正伸手拍她的头。动作暧昧,姿势宠溺。

    傅斯年一眼就认出了,照片上的男孩就是他上次在南x大学见过的那个!

    只是很可惜,上次没看清这男孩的脸,这次的照片又全是背影和半侧的头。

    销售总监还在絮絮叨叨,傅斯年听的烦躁至极,砰的一声将手机往桌上一拍:散会!

    散会?所有人都面面相觑。傅总为人向来低调内敛,喜怒不形于色。今天怎么破天荒发这么大脾气?

    销售部这么辉煌的业绩,他竟然还不满意?

    销售部总监面如土色,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。

    傅斯年走了,留下会议室一群高管如坠云雾,人们暗暗交换着眼色,等傅斯年的脚步声走远,才逃难般四散离开。

    傅斯年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,当他反应过来时,他已经将车开到南x大学门口了!

    傅斯年猛的惊醒,狠踩刹车。车子陡然停住,惹来后面车辆的极度不满,一片喇叭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傅斯年根本懒得搭理,直接拨了季半夏的手机。

    还好,手机通了,电话里传来季半夏不情不愿的声音:“干嘛?”

    傅斯年本来已经淡定了一些,听到她这么冷冷一句话,眉心又是一皱。

    “季半夏,你似乎忘了我们的协议?”

    静止了一秒,傅斯年还是选择问了这么一句。他没有立场质问她为何和别的男孩走的那么近,当初协议上就写好的,她有交男朋友的自由。

    他只能抓住“必须同居”这一点,将她抓回自己的公寓。

    听到傅斯年说协议,季半夏就一肚子气。协议上是说了要暂时住在一起,但顾浅秋也经常住在那房子里,这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凭什么让她放弃自己的尊严,去做一个不受欢迎的电灯泡?

    顾浅秋都说的那么清楚了,她如果还住回去,那就真是贱格了!

    “傅斯年,有话直说,别跟我打太极!”季半夏的语气很恶劣。她知道自己是在迁怒,把挨了顾浅秋一耳光的怒气发泄到傅斯年身上,可她就是忍不住!

    已经很久没有人敢用这种语气对傅斯年说话了,无礼,粗鲁,还带着浓浓的鄙视。

    傅斯年深吸一口气,努力平稳自己的情绪:“季半夏,协议上规定你我必须同居三个月,请你遵守约定。不然,连翘的手术,我不保证能如期进行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一向不喜欢威胁别人,但对季半夏,他真的没有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他和她,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,只有“协议”这么一个连接点。他只能利用这个。

    电话另一端,季半夏沉默了。过了一会儿,她才低声说:“傅斯年,连翘的手术费,我毕业工作之后用薪水还给你,我们之间的协议,可以取消吗?”

    她不想在夹在他和顾浅秋中间了。她不是小三,也不想做小三。为什么她要受顾浅秋那样的侮辱?

    “对不起,不行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想也没想就否定了。他在心里暗示自己,他是个守信誉的人,而不是他不想放走季半夏。

    被逼到角落的季半夏终于崩溃了,她咬牙切齿道:“傅斯年!你就一定要这样逼我吗?你就一定要你高高在上的总裁架子,用你的金钱和权势来砸我吗?你和顾浅秋那么恩爱,为什么就不敢为她放弃你的帝国,放弃你所谓的事业?你也不过就是个俗人!庸俗,势利!让人厌恶!”

    他已经有了顾浅秋,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?顾浅秋是人,她就不是人,就没有心吗?

    v1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