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愣住了
    从王致远那里要到了餐厅地址,傅斯年却又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他有什么资格去破坏季半夏的相亲?他有什么立场指责她,有什么权利去管她?

    根本没有!

    放她自由,让她开始一段新的感情,让她拥有自己的孩子,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吗?为什么现在又开始反悔?

    傅斯年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,纠结不已。他觉得自己快要精神分裂了。

    一边是理智,一边是情感。他快要被撕成两半了。

    可他傅斯年,向来是以冷静理智、节制自持而著称的啊。

    遇到季半夏,全乱套了。

    今天下午的见面,虽然短暂,虽然被她训得狼狈不堪,但他是快乐的。半夏呢?应该也是快乐的,至少她离开的时候,脸上是带着笑容的。

    那样调皮轻快的笑容,已经很久没有在她脸上出现过了。

    她应该也没那么讨厌见到他吧?——做朋友,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傅斯年终于给自己找到理由。他如释重负,一跃而起,准备下班。

    餐厅里的包厢里,两女一男相对而坐。赵媛对面坐着一个三十左右的型男,季半夏对面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赵媛正在给婚介网站打电话:“你们到底怎么安排的呀?我朋友现在还没见到相亲对象的人影呢。他到底还来不来?”

    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,赵媛愤愤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们聊吧,我出去等你们。”季半夏赶紧道。

    “网站那边也打不通他的电话,这个什么致远,简直是有病!有这样放鸽子的吗?”赵媛气愤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没事。你们慢慢聊,我就不当电灯泡了。”季半夏安抚地拍拍赵媛的肩膀,麻利地起身,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这个相亲,她本来就只是“陪天子读书”,顺便准备气气傅斯年,本来也没当真。

    赵媛的相亲对象看上去还挺不错的,她可不想耽误了赵媛的姻缘。

    正好一个人清清闲闲地吃个饭,犒劳自己一顿。

    这家餐厅布置得挺有格调的,季半夏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,点好菜,就优哉游哉地玩起手机游戏来了。

    小怪兽还没打死,头顶罩上一片阴影,有人走到她的桌子旁边了。

    大概是服务生来上茶水吧,季半夏没在意,眼睛盯着手机屏幕,把雕花的瓷杯朝桌边挪了挪,方便对方倒水。

    没听见倒水的声音,那人身影一闪,似乎在她对面的空座上坐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服务生怎么回事?季半夏心里嘀咕着,抬头朝对面看去。

    对面的座位上,一脸平静地坐着一个男人,低头很投入地翻着桌上的菜谱。

    季半夏揉揉眼睛。她没看错吧?对面坐的,那是傅斯年吗?

    似乎看透了季半夏的心思,傅斯年抬头朝她挑挑眉:“好巧。”

    好巧?季半夏被噎住了。

    这种平民餐厅,傅斯年根本不会来的!这次碰面绝对不可能是偶遇!

    “你跟踪我?”季半夏眯起双眼,脸上已经开始酝酿风暴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只是路过。”傅斯年脸不红心不跳地瞎扯:“所以说好巧。”

    “傅斯年,你当我是傻子吗?”季半夏怒了:“你路过一下就路过到我的桌子上来了?”

    傅斯年不知道自己脸皮怎么就变得这么厚:“我听说你在这里相亲,过来帮你把把关。”

    what?!季半夏转念一想,就明白了:“那个王致远就是华臣的王总监对不对!我说怎么那么巧,名字一模一样!是不是他跟你打的小报告?”

    “不能说是小报告,他只是提供了一些信息。”傅斯年很严谨地指出季半夏的语病。

    季半夏要疯了!她抓狂地看着傅斯年:“所以你来是想看我的笑话?我连个相亲对象都找不到,你很开心是吧?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完全这么说。”傅斯年慢条斯理地合上菜单:“我只是想过来试试,能不能以朋友的身份和你一起吃顿饭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季半夏斜着眼睛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想和你做仇人而已。”傅斯年的脸色开始认真了:“半夏,我希望我们还能做朋友,偶尔可以一起吃饭,一起看场电影,如果你想旅行没有人陪,我也不介意当你的游伴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逻辑让季半夏甘拜下风:“傅总,你描述的这些,似乎是男朋友的事。据我所知,我们已经离婚了!如果还和你纠缠不清,我担心我的新男友会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以为自己的话已经很尖锐了,结果傅斯年慢吞吞道:“你现在不是还没新男友吗?”

    !!!

    季半夏无语地抚抚额头:“好吧,傅斯年你说吧,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做朋友。”傅斯年简单干脆地吐出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一天,你有了男朋友,如果,如果你结婚生子,”傅斯年艰难道:“我也希望,我还是你最信任的朋友。不管有什么事,你都可以不用害怕,我会一直站在你身后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发自肺腑的话,却让季半夏的眼泪一下子飙了出来:“说的真好听啊!怎么,你是被苏樱甩了,所以终于意识到我的好处了?最信任的朋友?!傅斯年,和苏樱在美国缠绵的时候,你就已经不配得到我的信任了!”

    苏樱,这个如鲠在喉的名字,终于还是被她说出来了!她放弃她的自尊,想得到傅斯年一个明明白白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和苏樱……”傅斯年看着季半夏,看着她流泪的眼睛,心疼得一塌糊涂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没什么?季半夏冷笑了。如果真的没什么,那她一时冲动提出离婚,他为什么要答应?

    傅斯年也意识到自己话里的漏洞,赶紧补救:“我同意离婚,只是……对婚姻这种关系厌倦了。”

    对婚姻关系厌倦了?对她厌倦了?对豆豆厌倦了?

    季半夏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