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愣住了


从王致远那里要到了餐厅地址,傅斯年却又犹豫起来。


他有什么资格去破坏季半夏的相亲?他有什么立场指责她,有什么权利去管她?


根本没有!


放她自由,让她开始一段新的感情,让她拥有自己的孩子,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吗?为什么现在又开始反悔?


傅斯年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,纠结不已。他觉得自己快要精神分裂了。


一边是理智,一边是情感。他快要被撕成两半了。


可他傅斯年,向来是以冷静理智、节制自持而著称的啊。


遇到季半夏,全乱套了。


今天下午的见面,虽然短暂,虽然被她训得狼狈不堪,但他是快乐的。半夏呢?应该也是快乐的,至少她离开的时候,脸上是带着笑容的。


那样调皮轻快的笑容,已经很久没有在她脸上出现过了。


她应该也没那么讨厌见到他吧?——做朋友,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。


傅斯年终于给自己找到理由。他如释重负,一跃而起,准备下班。


餐厅里的包厢里,两女一男相对而坐。赵媛对面坐着一个三十左右的型男,季半夏对面空空如也。


赵媛正在给婚介站打电话:“你们到底怎么安排的呀?我朋友现在还没见到相亲对象的人影呢。他到底还来不来?”


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,赵媛愤愤地挂了电话。


“没事,你们聊吧,我出去等你们。”季半夏赶紧道。


“站那边也打不通他的电话,这个什么致远,简直是有病!有这样放鸽子的吗?”赵媛气愤道。


“哈哈,没事。你们慢慢聊,我就不当电灯泡了。”季半夏安抚地拍拍赵媛的肩膀,麻利地起身,溜之大吉。


这个相亲,她本来就只是“陪天子读书”,顺便准备气气傅斯年,本来也没当真。


赵媛的相亲对象看上去还挺不错的,她可不想耽误了赵媛的姻缘。


正好一个人清清闲闲地吃个饭,犒劳自己一顿。


这家餐厅布置得挺有格调的,季半夏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,点好菜,就优哉游哉地玩起手机游戏来了。


小怪兽还没打死,头顶罩上一片阴影,有人走到她的桌子旁边了。


大概是服务生来上茶水吧,季半夏没在意,眼睛盯着手机屏幕,把雕花的瓷杯朝桌边挪了挪,方便对方倒水。


没听见倒水的声音,那人身影一闪,似乎在她对面的空座上坐下来了。


这服务生怎么回事?季半夏心里嘀咕着,抬头朝对面看去。


对面的座位上,一脸平静地坐着一个男人,低头很投入地翻着桌上的菜谱。


季半夏揉揉眼睛。她没看错吧?对面坐的,那是傅斯年吗?


似乎看透了季半夏的心思,傅斯年抬头朝她挑挑眉:“好巧。”


好巧?季半夏被噎住了。


这种平民餐厅,傅斯年根本不会来的!这次碰面绝对不可能是偶遇!


“你跟踪我?”季半夏眯起双眼,脸上已经开始酝酿风暴。


“没有。只是路过。”傅斯年脸不红心不跳地瞎扯:“所以说好巧。”


“傅斯年,你当我是傻子吗?”季半夏怒了:“你路过一下就路过到我的桌子上来了?”


傅斯年不知道自己脸皮怎么就变得这么厚:“我听说你在这里相亲,过来帮你把把关。”


what?!季半夏转念一想,就明白了:“那个王致远就是华臣的王总监对不对!我说怎么那么巧,名字一模一样!是不是他跟你打的小报告?”


“不能说是小报告,他只是提供了一些信息。”傅斯年很严谨地指出季半夏的语病。


季半夏要疯了!她抓狂地看着傅斯年:“所以你来是想看我的笑话?我连个相亲对象都找不到,你很开心是吧?”


“也不能完全这么说。”傅斯年慢条斯理地合上菜单:“我只是想过来试试,能不能以朋友的身份和你一起吃顿饭。”


“所以呢?”季半夏斜着眼睛看着他。


“我只是不想和你做仇人而已。”傅斯年的脸色开始认真了:“半夏,我希望我们还能做朋友,偶尔可以一起吃饭,一起看场电影,如果你想旅行没有人陪,我也不介意当你的游伴。”


傅斯年的逻辑让季半夏甘拜下风:“傅总,你描述的这些,似乎是男朋友的事。据我所知,我们已经离婚了!如果还和你纠缠不清,我担心我的新男友会不高兴。”


季半夏以为自己的话已经很尖锐了,结果傅斯年慢吞吞道:“你现在不是还没新男友吗?”


!!!


季半夏无语地抚抚额头:“好吧,傅斯年你说吧,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

“做朋友。”傅斯年简单干脆地吐出三个字。


“然后呢?”


“如果有一天,你有了男朋友,如果,如果你结婚生子,”傅斯年艰难道:“我也希望,我还是你最信任的朋友。不管有什么事,你都可以不用害怕,我会一直站在你身后。”


傅斯年发自肺腑的话,却让季半夏的眼泪一下子飙了出来:“说的真好听啊!怎么,你是被苏樱甩了,所以终于意识到我的好处了?最信任的朋友?!傅斯年,和苏樱在美国缠绵的时候,你就已经不配得到我的信任了!”


苏樱,这个如鲠在喉的名字,终于还是被她说出来了!她放弃她的自尊,想得到傅斯年一个明明白白的答案。


“我和苏樱……”傅斯年看着季半夏,看着她流泪的眼睛,心疼得一塌糊涂:“没什么。”


没什么?季半夏冷笑了。如果真的没什么,那她一时冲动提出离婚,他为什么要答应?


傅斯年也意识到自己话里的漏洞,赶紧补救:“我同意离婚,只是……对婚姻这种关系厌倦了。”


对婚姻关系厌倦了?对她厌倦了?对豆豆厌倦了?


季半夏愣住了。手机请访问: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