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我答应你


季半夏知道傅斯年在看她。复制网址访问 看又怎么样?别指望她会服软!不是压根没把她当回事吗?那就看看,到底谁比谁更狠!


季半夏优哉游哉地又吃又喝,眼角都懒得瞟傅斯年一眼。


“季半夏,你饿死鬼投胎吗?”


傅斯年终于受不了了。这种乱糟糟的酒宴,一大桌不认识的人一起交换口水,季半夏怎么吃得下去?还吃那么香!


季半夏慢条斯理地咽下口的食物:“前夫,你管得也未免太宽了吧?”


本以为一句话能噎死傅斯年,季半夏正准备欣赏傅斯年脸色的变化,结果傅大人比她更慢条斯理地来了句:“前夫这个词是不是不太妥当?别忘了,我们还没领离婚证。”


季半夏翻脸了,她嗖的站起身,坐到傅斯年旁边的椅子上,压低声音恶狠狠地看着他:“傅斯年,你到底想干什么?该不会是反悔不想离婚了吧?”


傅斯年好笑地看着她张牙舞爪,要不是碍着大厅里还有别人,她一定会伸手揪住他的领带吧?如果她是一只小野猫,傅斯年丝毫不怀疑,她会伸出爪子挠破他的脸。


傅斯年的眼神,让季半夏瞬间产生了错觉。好像他们不是一对离婚的怨偶,而是小情人在打情骂俏。


季半夏脸红了,语气却更恶劣:“你笑什么笑!周一把证件和资料都准备好。我已经在离婚登记处约上号了!”


傅斯年对后一句话视而不见,似笑非笑地盯着她:“你脸红什么?”


这个不要脸的男人!季半夏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。


她用力推开椅子,站起来就往外走。这里完全呆不下去了!有个不要脸的男人拖着不肯离婚,还一直调戏她!


迎面碰上刘郴,刘郴一把把她拉住:“去哪儿?”


刘郴被人灌了酒,脸红扑扑的。酒气扑在季半夏脸上,她皱眉避了避: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
“怎么了?”刘郴扭头看看桌边的傅斯年,季半夏走开的这一会儿,傅斯年已经被新郎一家围着敬酒了。


刘郴指指傅斯年:“他惹你了?”季半夏摇摇头,眼圈却委屈地红了。


刘郴酒精上脑,拽着季半夏就朝傅斯年走去。


“大家先去别桌喝,我跟傅总有点话要私下说。”刘郴跟吴浩然家里人都认识,直截了当地把围着傅斯年的人都赶走了。


傅斯年看看刘郴,又看看被刘郴拽着的季半夏,脸上的笑容消失得干干净净。


“傅斯年,你他妈到底是不是男人?半夏都不想跟你过了,你还唧唧歪歪地缠着她干嘛!我告诉你,赶紧去领离婚证,把位置给我腾出来!”


刘郴大着舌头一口气说完,用力地把季半夏往怀里搂:“半夏,来,当着傅斯年的面,我向你求婚,你要是答应,你前脚离婚,后脚咱们俩去领证!”


季半夏没想到刘郴会发酒疯,本来一直在挣扎,听到刘郴向她求婚,本能地就去看傅斯年。


傅斯年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,季半夏忽然很佩服刘郴,能把傅斯年气成这样,刘郴是第一个。


真是大仇得报,季半夏立马停止了挣扎,笑眯眯地挽住刘郴的胳膊:“好呀。那就这么定了。”


她得意地朝傅斯年飞了个媚眼,充满了挑衅。


得意还没维持到两秒,她的手腕被傅斯年猛地攥住,傅斯年拖着她就朝外走。


刘郴挺身而出拦在傅斯年跟前:“松手!放开她!”


傅斯年微微一笑,冰冷而高傲:“我和半夏的事,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!”


“你他妈少强词夺理!半夏根本不想跟你走!”刘郴火了,红着眼睛凑到傅斯年跟前低吼。


“刘郴!”季半夏急了,想制止他。


“吴浩然是你发小对吧?如果不想毁了他的婚礼,你大可以继续发酒疯,我们看看到底谁的拳头比较硬。”傅斯年声音森冷,充满杀气。


“刘郴,我没事的!我正好也想跟他谈谈。你别冲动,坐着等我回来。”季半夏赶紧安抚刘郴,拉着傅斯年的手就往外冲。


再这样僵持下去,她真怕两个男人当打起来。


傅斯年从小混孤儿院的,下起手来特别狠,刘郴哪儿经得起他的拳头啊!


一口气冲到外面,又折进一个小巷子,季半夏才甩开傅斯年的手,扶着墙壁直喘粗气。


傅斯年站在旁边看着她,冷口冷面,一言不发。


季半夏喘息半天终于匀过气来,一转头看到傅斯年冷冰冰的样子,气又不打一处来:“有什么话快说!不要浪费我的时间,妨碍我和刘郴增进感情。”


傅斯年欺上身来,拧住她的下巴,深深地看进她的眼底:“你来真的?”


季半夏狠狠拍掉他的手:“那当然!你不会以为我要守身如玉,终身不再嫁吧?”


她瞪着他,她真是快恨死他了!说好马上离婚,各奔前程,他走他的阳关道,她过她的独木桥,为什么他就是不肯放过她?


“不是。”傅斯年看着暴躁如小刺猬一般的小女人,涩声道:“我只是,希望你能有更健康的感情,不要为了刺激我而做出不明智的选择。”


“哈哈……”季半夏几乎要仰天长笑了:“选择刘郴就是不明智的?就是为了刺激你?傅斯年,你也太高看自己了!”


“我说的是对是错,你问问自己的心。”傅斯年缓和了一下语气:“我之前的建议你可以考虑一下。”


“和你做朋友?”季半夏不屑道:“然后你还会为我介绍一个明智的男朋友,让我谈一场健康的恋爱?是不是我每次约会还要向你打报告?新婚夜还要让你在床边监督?”


虽然满心烦恼,傅斯年还是被季半夏这句话逗得一笑。


“也不是这样,我只是想……”


他的话还没说完,已经被季半夏不耐烦地打断了:“你说来说去,就是想跟我做朋友。好,没问题,我答应你!现在你可以放我走了吗?周一我们可以离婚了吗?”手机请访问: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