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好吧
    不知道吻了多久,路边经过的汽车一声恶作剧般的鸣笛,才惊醒了相拥的二人。

    傅斯年手中的伞不知何时已经掉到了地上。他弯腰捡起伞,重新牵起季半夏的手。

    二人的头发、肩头都已经湿透。只有两只相握的手,还温暖干燥。二人都别开眼睛不敢看对方,在雨雾中缓缓前行。

    再拐两个弯,小街越发僻静。古老的红砖墙,满地的枯叶,还有绵绵不断的细雨,让世界都寂寥冷清起来。

    这家饭馆以前傅斯年带她来过。那时他们正浓情蜜意,哪里知道日后会有这样的凄风苦雨?

    服务生很殷勤地带他们分头更衣,又送来干爽的毛巾和吹风机,等季半夏和傅斯年把自己收拾利索,一壶清淡的龙井和几碟苏式点心已经在桌上摆好了。

    小小雅间对着一片小小的园林,墙上一只挂钟,已经1点半了。听说民政局是5点下班……

    季半夏的眼神落回点心,一个温柔缱绻的吻,一路交握的两只手,走到这一步,也算是个圆满了句号了吧。

    无论有什么隐情,有什么苦衷,她都不想再去追究了。这段感情,让她心力交瘁。

    季半夏拿过菜单很快就点好了菜。傅斯年微微诧异地一挑眉。几年前点过的菜,她竟然全都记得。

    服务员离开,室内又恢复了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经过这个突如其来却又无比自然的吻,两个人都有点不自在。那种感觉,好像又回到了起点——面对喜欢的人,连微笑都变得紧张了,都变得不自然了。

    幸好菜很快就上来了。季半夏没什么胃口,略吃了一些就放下了筷子。

    傅斯年也吃的很少。他心事重重,回避着季半夏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现在去民政局,应该还来得及。”季半夏站起身,拿起外套。

    傅斯年也站起身,他没有回应季半夏的话,跟在她身后就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嗳,你的大衣。”季半夏一眼瞟见他身后衣钩上的大衣,赶紧提醒他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傅斯年这才回过神来似的,伸手把大衣拿下来穿在身上。

    季半夏看看大衣,走过去摸了摸,惊讶道:“你刚才没用吹风把大衣吹干?”

    “嗯。忘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无语了:“那你刚才在男更衣室里磨蹭半天是在干嘛?难道是在发呆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语气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,季半夏彻底愣住。

    “给我吧。”她把手伸给他,等他脱掉大衣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傅斯年隐约猜到了她要做什么。 △≧△≧

    季半夏瞪着他:“帮你吹干。”

    心里暖暖一阵甜意,傅斯年眼角带风,瞟了季半夏一眼。

    季半夏红着脸朝他翻个白眼:“我是怕你突然着凉生病,离婚的事又要往后拖了。”

    “。”傅斯年也不争辩。趁着季半夏过去找吹风吹大衣,很迅速地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大衣吹干了,季半夏把衣服扔给傅斯年:“快点,我们打车过去,不然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晚上还有一更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