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投怀送抱


手机铃声打断了二人的笑声,季半夏走过去拿起手机,原来是刘郴打过来的电话。


“半夏,在哪儿呢?离婚的事搞定了吧?我们去庆祝一下?”刘郴的声音带着几分雀跃。


季半夏看看身边的男人,突然觉得有点难以启齿:“还……还没。今天……”


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刘郴打断了:“怎么又没离成?傅斯年是不是又放你鸽子了?”


“……”季半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傅斯年没有放她的鸽子,他放了民政局的假。


“算了算了,先不说这个了。你在哪儿?在家还是在外面?我来接你,咱们一起吃饭去去晦气。”


“我在民政局旁边的咖啡馆。你过来吧。”季半夏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傅斯年,见他悠闲“品茗”的动作暂停了一下,心暗暗一爽。


不要脸是吧?拖着不离婚是吧?那就别怪人家刺激你哦!


季半夏放下电话,哼着小曲开始刷手机。


雨还是很大,不过没关系哦,一会儿有人来接她!


“刘郴的电话?”傅斯年开口了,声音很冷。


季半夏才不管他的声音是冷是热,她笑靥如花地看着他,眨眨眼:“是呀!你一会儿要不要搭我们的顺风车?”


“你们?”傅斯年眉梢都变冷了。


“对呀!我们。”季半夏笑容明媚:“恢复单身真好,又可以尽情地恋爱了。对吧,傅总?”


傅斯年一双眼睛逼视着她:“季半夏,你不要忘了,我们还没领离婚证。在法律上,你还是我的妻子!”


淡定的傅总,终于开始气急败坏了。季半夏心情愉快极了。


“可是已经协议离婚了嘛!协议书你不会弄丢了吧?”她天真无邪的睁大眼睛看着他,欣赏着他的气急败坏。


“……”傅斯年哑口无言。


他是准备放手的,他是准备给她一个公平的,他是准备平静地接受她再嫁他人、生儿育女的事实的。可是,他高估了自己。他没想到仅仅只是刘郴的追求,就会让他妒忌成这个样子。


他运筹帷幄,以为一切尽在掌握,可这个女人,这段感情,却让他束手无策。


不知道为什么,傅斯年无话可说,季半夏心里反而怒气翻涌。他分明后悔了,分明不愿意看到她和其他男人走近,为什么他不开口挽留?为什么他不斩钉截铁地告诉她,他不想离婚了!他想继续和她在一起?为什么?


在一起就会厌倦,离得远一点,他就会想念?是这个意思吗?


刚才相对大笑带来的那点温暖又重新冷了下去。季半夏说不清自己的心情,是愤怒多一点,还是失望多一点。


远远看见刘郴的车狂飙到街口,她拎起包匆匆就往外冲。看都没看傅斯年一眼。


她横冲直撞地跑下长长的楼梯,撞开咖啡馆门口等雨的人群,用尽全身的力气朝刘郴的车跑过去。


刘郴刚停好车,见季半夏外套也没穿,伞也没撑地一路狂奔,他赶紧撑了伞下车来接她。


伞刚撑开,他来没来得及说话,季半夏已经炮弹般撞进他的怀里:“刘郴,带我走!带我离开这里!”


她在哭,她浑身颤抖,哭得像一个委屈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妈妈。


刘郴心疼不已:“这是怎么了?谁欺负你了?别哭了别哭了,我们走。”


女孩单薄的肩头已经被雨淋湿,腰肢纤细得仿佛一折即断。刘郴怜惜地摸摸她的脸,拥着她打开车门,小心翼翼地扶她坐进车里。


车疾驰而去,二楼的咖啡馆窗口,傅斯年站在窗前,面色阴郁。他的手用力撑在窗玻璃上,五指张开似乎想要拉住什么。他的整只手掌,苍白得没有任何血色。


刘郴直接将季半夏带回了自己家。不是他趁人之危,她没穿外套,整个人又被淋湿,如果不赶紧洗个热水澡换身干爽的衣服,以她现在瘦弱的样子,肯定会生病的。


季半夏浑浑噩噩,似乎没意识到是在刘郴家里。


她已经停止了哭泣,乖乖地听刘郴的话去洗澡,又换了一身衣服。


见她走出来,刘郴递上一杯热柠檬水:“来,喝点热水。”


季半夏默默地将一杯水喝得一滴不剩。


刘郴努力地笑:“你怎么突然转了性子?又是对我投怀送抱,又变得这么乖?”


“有吗?”季半夏回答他了,但很明显只是敷衍。


刘郴叹了口气:“半夏,你怎么不问问自己身上的衣服是谁的?”


季半夏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,白色上衣,黑色裤子,简洁利落得近乎刻板的风格:“是谁的?”


刘郴虽然一直没正牌女朋友,但交往的女孩并不少,谁知道是哪一任的?


刘郴很挫败地挠挠头:“我妹妹的。新的。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穿过的。”


“哦。”季半夏低下头,兴致缺缺地盯着手里的空杯子。


刘郴这才看到衣服上的吊牌都没剪,又过去找了剪子过来:“半夏,你刚才怎么了?怎么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?”


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。打不死的季半夏,没了半条命。


季半夏摇摇头,转移了话题,没话找话:“你妹妹的衣服怎么会在你家里?”


刘郴摇摇头:“她跟家里闹翻了,让我把她的东西都搬过来,过两天她就要拎着行李远走高飞了。”


季半夏不可思议地看着他:“那你不劝她回家,还真把她的东西搬过来了?”


“有什么好劝的。她要作死,就让她作去。反正老爷子宠她,万事有老爷子给她擦屁股。”刘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

季半夏还是第一次听刘郴说起家里的事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好点点头:“哦。”


“明天我陪你去华臣找傅斯年。”刘郴突然道。


季半夏一愣:“干嘛?”


“他不是拖着不离婚吗?我去找他理论!”


“有什么好理论的?他拖着又怎么样,反正只是一个形式。离婚协议双方都已经签字了。”季半夏冷冷道:“我爱跟谁谈恋爱也好,结婚也好,他都管不着。”


刘郴喜笑颜开:“说的也是。那咱们俩谈恋爱吧!”


季半夏看着刘郴,突然很好奇,刚才在咖啡馆外看到他的时候,自己怎么会有那种受委屈的妹妹见到了哥哥的感觉。


她怀疑,刘郴口口声声要追她,其实只是他自己的错觉。他根本没发现,他对她的感情,早已不是男女之情,而是友情或者亲情。


他看她的眼神,亲密而温和,有喜欢,有欣赏,但是没有男人对女人的**,傅斯年那种chi裸裸,**辣的眼神,她从来没在刘郴脸上见过。


“谈你个头!”季半夏一掌拍开刘郴,继续发呆。


季半夏恢复了粗鲁野蛮,刘郴终于放心了。他抓起手机把脸凑到季半夏脸旁边,打开摄像头:“来,笑一个。”


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两张挨在一起的脸,一张笑嘻嘻,一张苦兮兮。


“来嘛,笑一个嘛!”刘郴调整着角度。


季半夏很配合地猛地咧嘴,做了一个穷凶极恶的鬼脸。咔擦一声,刘郴按下了拍照键。


已经快到晚饭时间,季半夏不想出去,于是刘郴在上点了份外卖。外卖迟迟没有送到,二人百无聊赖地大眼瞪小眼。


刘郴玩了会儿手机,忽然抬头看着季半夏:“半夏,我把照片发给傅斯年怎么样?”


“什么照片?”


“就是刚才咱俩的亲热照呀!”刘郴脸上是一贯的放荡不羁:“我发给他,刺激刺激他怎么样?”


咖啡馆外,季半夏为什么失态到对他投怀送抱,为什么一路都在流泪,虽然她不说,刘郴也能猜到和谁有关。


他现在是真的恨傅斯年,恨到了骨头缝里。


捅他一刀是一刀,捅不死他也让他疼一疼。本着这样的思路,刘郴决定开始报复行动。


现在只盼季半夏别拦着了。


还好,季半夏对他的话仍然兴趣缺缺:“随便。”


爱咋的咋的吧。让傅斯年难受,她乐见其成——如果,她和刘郴的合影真的能让他难受的话。手机请访问:

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小蚂蚁追书 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