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野火燎原
    天快亮的时候,季半夏被尿意给憋醒了,她掩好睡袍,摸索着下床去上洗手间。沙发上有一团模糊的隆起,她暗暗想,傅斯年还算要脸,知道自己睡沙发,没蹭到床上来睡。

    卫生间的灯亮着,她越发觉得傅斯年还是有可取之处的,还算细心,知道她睡前吞药片喝了很多水,半夜可能要用卫生间。

    腿疼得几乎无法走路,狗咬的伤口还在其次,关键是肌肉酸痛。她小心地一点点挪到卫生间,拧开了门锁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光亮和裸男让她猛地捂住眼,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。

    傅斯年竟然在卫生间换衣服!

    她忘记了自己的腿伤,撒开丫子就往回跑。步子太大,右腿不听指挥,季半夏砰地摔到在地!

    卫生间里,刚洗完澡正准备穿睡袍的傅斯年目睹全过程,来不及尴尬,匆匆扯了浴巾围在腰间,赶紧跑过去扶她起来:“没摔着吧?”

    他整个上身都光着,精壮有力的胸膛晃得季半夏心慌,她别别扭扭地摇头:“我没事。我先回房间了。”

    她推他的手,想离开。傅斯年十分无奈:“你跑什么跑,又不是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张张嘴,好一会儿才挤出一句:“不跑我怕我长针眼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嗤的笑了一声:“要是真的会长针眼,你早就长几百次了。”

    这番对话让季半夏心烦意乱,聊着聊着,眼看又要奔着打情骂俏的节奏去了。这不是她想要的啊!这样算什么?

    她不再搭理傅斯年,挪着步子就往卧室走。

    “我扶你吧。”傅斯年见好就收,过来准备扶她。

    季半夏看也不看,手直接往外一推:“不用。我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这么近的距离,她完全可以自己慢慢走回去。

    可是,意外发生了。她甩手的动作好巧不巧碰到了傅斯年围在腰间的浴巾,刚才太匆忙,他的浴巾系的很松,被季半夏的手一碰,整个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轮到傅斯年低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季半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听见傅斯年低喊,便扭头去看他。

    第二次,她看见了光溜溜的傅大总裁。

    季半夏不知道是她的手把人家的浴巾碰掉的,还以为傅斯年是故意的,气得伸手去捶打他:“你要死啊你!暴露狂吗!”

    傅总简直想吐血了,分明是她弄掉了他的浴巾,她还一副受害人的嘴脸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讲不讲理?”他郁闷得忘记了“女人不是用来讲理的”这个真理了。开始跟季半夏理论。

    傅斯年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样子多么搞笑,一边狼狈地用浴巾遮掩自己,一边还要正直脸跟季半夏论战。高冷的总裁形象遭到了毁灭性的的打击。

    季半夏看着也觉得好笑,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嘴角的笑意:“我怎么不讲理了?我冤枉你了吗?你一而再、再而三地故意暴露自己,这不是暴露狂是什么?”

    傅斯年看着她理直气壮的样子,彻底的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他好端端洗着澡,是她突然闯了进来!他好端端围着浴巾,是她的手不知死活地非要去碰!

    现在,罪魁祸首竟然说一切都是他的错,说他是蓄意的!苍天啊,这个世界真是太邪恶了!

    傅斯年说不出话来,季半夏得意地一笑,一边很嘚瑟的往前挪,一边摇头叹息:“真是世风日下,华臣的总裁都要靠走光来博眼球了!”

    是可忍孰不可忍!傅斯年觉得他忍不了了!

    季半夏还没叹息完,身体已经被人从后面紧紧搂住!

    “啊!”她尖叫一声失去平衡,正好稳稳地跌进某人怀里。傅斯年的嘴唇攻城略地,不顾她的尖叫,不理睬她的反抗,结结实实将她紧紧吻住。

    这个吻,完全不同街边那个伤感的吻,这个吻强势霸道,充满了摧毁一切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不管不顾,他当心病狂,他冲动得像第一次恋爱的中二少年。

    季半夏被他感染了,被他蛊惑了。她的反抗和挣扎渐渐变成了缠绕和喘息。从始至终,他都是她的命门,可以让她死,也可以让她生。

    一发不可收拾,般疯狂。此刻他们不再是一对怨偶,只是最原始的男人和女人。

    天色大亮,季半夏悠悠醒来。昨夜的癫狂,让她的身体愉快而疲惫,皮疹,过敏,还有被狗咬过的小腿,又提醒着她一切是多么荒谬。

    傅斯年不在床上。她松了口气,又有些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听见客厅门口有动静,她做贼心虚般赶紧闭上双眼继续装睡。怎么办怎么办,接下来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她不能去质问,去痛骂傅斯年,毕竟她也乐在其中。她也没办法装作一切都没发生,平静地离开。她更没有办法借着这个机会,娇羞地跟他和好。

    怎样做都是错。她几乎咬碎了牙床,悔青了肠子。她怎么就那么贱呢?怎么就抵挡不住傅斯年的攻势呢?怎么被他一吻,她就飘飘然把理智丢到了爪洼国呢!

    窗边有悉悉索索的声响,傅斯年似乎放了什么东西在窗边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轻微的脚步声传到床边,季半夏的手在被子下面紧张地握成了拳头,脸上却竭力假装出熟睡的表情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声音,床垫被压了下来。应该是傅斯年在看她。

    季半夏浑身僵硬,几乎都忘记了要呼吸。她紧闭双眼,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睫毛在轻轻颤动。

    傅斯年低头看着季半夏。她的脸色很好,多日来的苍白憔悴一扫而光,她的两靥有浅浅的粉色,娇美如花。 △≧△≧,

    他看到了她颤抖的睫毛,注意到她在屏住呼吸。她醒了。她知道自己在看他。

    她不肯睁开眼,她在逃避,她不肯接受昨晚的事实……

    傅斯年一双眸子晦暗如夜,心绪纷乱纠结。

    逃避的不是她一个人,他自己,不也同样不敢面对吗?

    也许,他应该谢谢她装睡,给了二人一个缓冲的时间。

    有些事,她没想清楚,他亦如是。

    心底滑过一丝深长的叹息,傅斯年低头在季半夏眼皮印下浅浅一个吻。随即,他快速转身,飞快地走出了房间,穿上外套,他带上了大门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