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他的眼神
    他的眼神

    看着桌子上的残羹冷炙,傅斯年动手清理了一下。 他一向爱干净,把剩菜脏盘子堆在家里一向不符合他的生活习惯。

    清理完餐具,那种头晕的感觉更明显了。傅斯年皱皱眉,到卫生间洗了个脸。

    难道这两天加班太狠了,身体有点吃不消了?傅斯年只觉得身体越来越不舒服。

    晕眩中,带着点躁热,让他心跳开始加速。

    无意中看到季半夏的房门开着,他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。房间整齐而空洞,桌子上女生的小物件都不见了,衣橱的门没有关好,还留了一条缝隙。

    傅斯年拉开衣橱,宽大的衣橱里,他买的衣服还整整齐齐的挂着,吊牌都没动过。傅斯年叹口气,忽然在衣橱的角落,看到一团柔软的衣物。

    捡起来一看,是条半旧的浅蓝睡裙,棉布被洗得轻薄而柔软,傅斯年用手摩挲着这条旧睡裙,心头忽然有点怅然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睡裙吧?因为掉到衣橱的角落,被主人遗落在这里。

    傅斯年着魔般埋下头,脸颊触到睡裙,柔软得如同人类的皮肤,淡淡的馨香,分不出是洗衣液还是某人的体味。

    傅斯年深深的呼吸着,这种香味无疑是一种刺激,他浑身的躁热开始发酵。身体的深处涌出一股渴望来。

    傅斯年在性上面的需求并不算多。这么多年,也只一个顾浅秋,逢场作戏的欢场女子,他是根本不碰的。

    季半夏的一条睡裙,就能让他冲动成这样?

    傅斯年忽然觉得不对劲,很不对劲。从吃过晚餐之后,他的身体就开始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在脑中搜索着晚餐的每个细节,身体越来越热,心却越来越冷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顾浅秋做了什么手脚,但问题应该就在那瓶酒或者那份冰淇淋上。

    身体的某个部位已经剑拔弩张,傅斯年的眼睛开始发红,双手甚至有些控制不住的拿着睡裙狠狠搓揉。

    浑身炽热滚烫如熔岩,每个毛孔都在叫嚣着一件事,都在渴望着一具馨香柔软的女体。他踉踉跄跄的往卫生间走,也许,洗个冷水澡能让他好受一点。

    季半夏敲门的时候,傅斯年刚冲完冷水澡,身体的状况没有半分缓解,他正犹豫要不要再冲第二个冷水澡

    听见门铃的声音,他知道季半夏回来了,晕眩的大脑,突然涌出淡淡的欢喜。已经三天没有见到她了。他急急的过去开门,忘了自己腰间只围了一条浴巾。

    门一开,季半夏被傅斯年吓了一跳。他脸色发白,眼睛却发红,整个人只围了条浴巾,胸膛上甚至还在滴水。

    眼神不小心瞟过他的腰间,季半夏顿时红了脸,拖着箱子扭头就想走。这男人在搞什么!太难看了!

    “别走!”傅斯年扣住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季半夏被他拖回门内,他的力气有点过猛,季半夏不悦的瞪他:“你发什么疯?”

    她语气冷淡,脸颊却带着红晕,粉红的唇微微撅起,傅斯年魔怔般抬手,轻轻抚摸她的唇。

    季半夏惊骇地盯着他,恐惧得蹬蹬后退了好几步,一直靠到了门上。

    傅斯年想干什么?他的眼神,太可怕了!

    v1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