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我要名至实归
    我要名至实归

    傅斯年的**被彻底点爆。 hp://772e6f742e6f%6

    “半夏!”他低低喊了一句,猛的将她抵在门上,一个俯身,凶狠的含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嘴唇相触的瞬间,二人脑中都是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季半夏的唇冰凉柔软,还带着外面的寒气,熨帖了傅斯年烫灼的体温。

    不再去想那些权力争斗,不再去想那些野心梦想,他怀里的是季半夏,是那个骄傲倔强却又敏感柔软的季半夏,也许,从他第一次看到她的身体时,他就在渴望她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开始失控,他不想再苦苦压抑自己。至高的快乐就在眼前,此刻之后,无论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,都由他去吧!

    傅斯年辗转吮吸季半夏的嘴唇,用力的,狂野如猛兽。

    季半夏从最初的震惊中清醒过来,身体开始拼命挣扎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傅斯年会变成这个样子!他对她时而亲近,时而疏远,时而厌烦,但从来没这么暴力的强迫过她!她万万没想到,在他冷漠疏离的面孔下,竟藏着如此兽性的一面!

    季半夏的挣扎不仅于事无补,反而更刺激了傅斯年的荷尔蒙。

    她的扭动让二人的身体贴的更紧,傅斯年的额角开始冒汗,他用一只手托住季半夏的后脑勺不让她逃开,唇舌毫不留情的撬开她的牙齿,舌尖紧紧绞住她的小舌。

    她芬芳的气味让他发狂,他横扫她口腔的每一个角落,贪婪如饕餮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季半夏用力的抬起膝盖,想踢傅斯年,却被他牢牢的固定在门上。

    她被屈辱的摆成大字,双臂被他举起按在头顶上。她如同待宰的羔羊,被他无情的凌虐。

    季半夏的眼泪猛的掉了下来。为什么,为什么傅斯年要这样对她?

    她对他的那点小心动,小幻想,就是他胆敢侵犯她的理由吗?她怎么把自己弄到了这副境地!

    季半夏哭的抽抽噎噎,身体都猛烈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是她的错!她不该回来!她当初就不该和魔鬼做下交易!

    感觉到季半夏的眼泪,傅斯年的动作慢了半拍,迷乱的神志微微清醒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艰难的放开她的身体,让自己离她远一点。他这是在做什么?这样对待一个女人,与禽兽有何两样?

    季半夏的双手一得到自由,便抬手狠狠甩了傅斯年一巴掌:“傅斯年!你这个混蛋!你真让我恶心!你这个垃圾!你是我见过最下作最低级的男人!”

    傅斯年活了31年,从来没听到过这样恶毒的辱骂。而且,还是被一个女人骂,这个女人,还是季半夏。就在一秒钟前,他还在心疼她的眼泪。

    怒火和欲火烧光了他所有的理智,他眯紧眸子盯着她,声音嘶哑如野兽:“承蒙你这么看得起我,我一定不让你失望。我要……名至实归!”

    v1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