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谁稀罕听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择‘床’,季半夏一夜没睡好,第二天很早就醒了。

    洗漱完,季半夏走到楼下,正准备去外面‘花’园散散步,呼吸呼吸新鲜空气,听见楼梯上连翘叫她:“姐,早啊!”

    季半夏吃了一惊,回头一看,连翘也打扮整齐了,正在楼梯口对她微笑呢。

    “早。你怎么也起这么早?”

    连翘爱睡懒觉,起这么早不像她的个‘性’。

    连翘快步走下楼来:“睡不着,所以干脆起‘床’。”

    姐妹俩挽着手臂朝‘花’园走去,季半夏低声问:“他昨晚又没回来?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。”连翘轻描淡写:“不回来更好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听出她轻描淡写下的愤恨失望,不由道:“如果你还爱他,如果你内心深处并不想离婚。那我们也许可以想想别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办法?”连翘嗤笑:“还有什么办法?我对他还不够温柔,还不够体贴?说百依百顺也不为过。可他呢?他又是怎么对我的?”

    “也许就是因为太百依百顺了?所以他才会去外面寻找刺‘激’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就是百依百顺的‘性’格,叫我刁蛮任‘性’,我也做不到。”连翘很认命地答道。

    季半夏醍醐灌顶,猛地握住妹妹的手:“连翘你长大了。你开始了解自己,懂得自己了。刚才是我想错了。一个‘女’人想得到爱情,靠改变自己是不现实的。你不需要改变自己迎合傅维川,做你自己,找到合适你的那个人,这样你才能活得舒展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连翘其实也没太听懂,她点点头:“反正我受够了提心吊胆的日子,我不想再为他的每个‘女’人伤心伤神了。只要一儿一‘女’在我身边,其他的我都不在乎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忍吧,等拿到证据再说。”

    姐妹二人绕着‘花’园走了一会儿,佣人便过来请她们回去吃早餐。

    吃完早餐,季半夏和连翘陪着宋婉丽和傅冀南聊了会儿天,又逗明泽和洛洛玩了一会儿,傅维川才慢悠悠地从楼上下来。

    “半夏来了?”他懒洋洋地跟季半夏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早。”季半夏也不咸不淡地跟他打了个招呼。她盯着他看,那张脸还是那么英俊,只是眼睛有些浮肿,黑眼圈也很明显,典型的纵‘欲’过度脸。

    季半夏恨自己,当初怎么就心软了,怎么就同意连翘嫁给他了。连翘走到这一步,她这个当姐姐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盯着我干嘛?”傅维川察觉到季半夏的目光,挑挑眉。

    “你脸‘色’不太好,要注意休息,早睡早起哦。”季半夏不动声‘色’地刺了他一句。不过傅维川明显没听出来,他扯起嘴角‘露’出一个漫不经心的微笑:“谢啦。”

    傅维川吃完早餐,大家刚聊几句,佣人就喜气洋洋地过来禀报了:“老爷,太太,大姑‘奶’‘奶’她们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快去接快去接!”傅冀南连声道。人老了越发重视亲情,亲戚之间走动走动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也跟众人一起站起来,朝客厅‘门’口走去。

    大房的人已经下了车,正顺着林荫路朝这边走过来。季半夏一眼就看到了傅斯年。铁灰的衬衫,黑‘色’西‘裤’,看上去不像来走亲戚,倒像是去上班的。

    隔的有点远,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看自己。不过也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移开眼神,去看传说中的大姑‘奶’‘奶’。老太太打扮得很时髦,宝蓝的套裙,浅蓝的带檐纱帽,有几分伊丽莎白‘女’王的范。

    老太太身边,还有个眼生的姑娘。二十五六岁的年纪,典型的港‘女’打扮,模样长得也不错,看上去‘精’明而不失温婉。

    “洛洛,快叫姑‘奶’‘奶’。”宋婉丽抱着明泽,笑着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群人各种寒暄,傅冀‘春’自然是忙着看两个孩子,傅维川和傅斯年表情正常地寒暄,连翘和港‘女’打招呼,而黄雅倩的目光,则集中在季半夏身上。

    她一开口,第一句话就是:“脸‘色’怎么这么不好看?昨晚没睡好吗?”

    季半夏惊诧,黄雅倩说话也太直接了吧?她和她的关系,还没亲近到可以这么直爽的地步!

    季半夏淡淡点点头,刚想把话题岔开,黄雅倩又道:“你呀,太不注意了。刚做完手术没几个月,怎么又怀上了?很伤身的!”

    季半夏的脸唰的红了。鬼使神差般,她偷眼朝傅斯年看去,那知傅斯年正好也看过来,两个人目光轻轻一触,便触电般撤回目光,各自转过头,继续自己的应酬。

    季半夏觉得黄雅倩对她说这些话很不妥当。虽然后来她和黄雅倩关系缓和了,表面看上去也还不错。不过,的的确确没好到可以说这些‘私’密话题的程度。

    她垂下眸子,表情很冷淡:“意外罢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冷淡的态度,像一盆冰水浇灭了黄雅倩满腔的热情。她用力捏着自己的掌心。她怎么就忘了,她在半夏眼里只是个不相干的别人家的长辈?

    心里失落,黄雅倩勉强笑着转移了话题:“跟连翘说话的那个,是大姑***外甥‘女’,中文名字叫郑思彤,思彤从来没来过大陆,这次一起回来看看,路上也顺便照顾一下大姑‘奶’‘奶’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季半夏点点头,表示知道了。

    这边黄雅倩跟季半夏聊着,那边郑思彤和连翘寒暄完了,笑盈盈地走到傅斯年旁边,‘操’着港普道:“斯年,你们聊什么呢?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季半夏总觉得,郑思彤的眼神总有意无意的往她身上飘。

    寒暄完了,一大家子热热闹闹地回客厅继续叙话。大姑‘奶’‘奶’很喜欢洛洛,封了一个厚厚的大红包,洛洛也欢脱起来,又表演节目又跟大人们撒娇,小‘女’孩清脆的笑声,夹着满屋子的欢声笑语,让人心情都变好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的心情很稳定。刚才那一瞥之后,她就没有再和傅斯年对视过。

    傅斯年一向沉默寡言,在这种热闹的家庭聚会场合,他也只是一缕若有若无的笑容,也不知道到底在没在听大家聊天。

    郑思彤坐在他旁边,一直在跟他说话,傅斯年偶尔回几句。季半夏凝神听了半耳朵,也没听懂,她还是第一次知道,傅斯年还会说广东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不知道郑思彤说什么,傅斯年有些不自然地抿抿嘴,低声回了一句,然后郑思彤就一脸惊讶地朝季半夏看过来。

    季半夏很讨厌她这种目光,好像他们俩背后说了她什么坏话,郑思彤来验证似的。

    她瞟都不朝那边瞟一眼,端端正正坐着,和连翘说两句,又和黄雅倩说两句。刚才她也跟郑思彤客气了几句,感觉这个‘女’人还是‘挺’傲慢的,她本能地不喜欢她。

    她和傅斯年爱说什么说什么,随便说好了。反正她不在乎。 ︽2miao︽2bi︽.*2阁︽2,

    黄雅倩也注意到郑思彤老在看季半夏,侧过头低声对季半夏道:“大姑‘奶’‘奶’这个外甥‘女’,还没嫁人,男朋友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秒懂。郑思彤是对傅斯年有意思吧?然后知道傅斯年的前妻是傅维川太太的姐姐,刚才郑思彤终于‘弄’明白了她的身份,所以会频频看她。

    她和傅斯年刻意说粤语,大概就是不想让别人听懂他们聊天的内容吧。

    哼。

    谁稀罕听。

    可笑。

    季半夏呆得有点闷了,见洛洛裙子正好‘弄’脏了,就自告奋勇跟连翘一起带着洛洛去换衣服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