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我有话要跟你说
    季半夏和连翘在起居室坐定,林菲菲才被佣人扶着慢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连翘看一眼佣人,见是宋婉丽的心腹,贴身女佣张妈,心里就明白了,宋婉丽这是不放心让林菲菲单独跟她们姐妹俩呆着,特意让张妈过来监督的。

    连翘想大哭一场,又想大笑一场。她巴心巴肝的把宋婉丽和傅冀南当亲爹亲妈伺候着又怎么样?

    到了关键时刻,谁会管她这个儿媳妇的死活?儿子孙子才是真的,无论哪个女人,在他们眼里都只是传宗接代的工具。

    可笑这个林菲菲还挖空心思想进傅家,心甘情愿做小!

    让林菲菲跳这个火坑吧,反正她要走了。爱谁谁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林菲菲这个人相当狡猾,一进门,她就径直坐到季半夏旁边的软凳上,拉着季半夏的手就开始哭:“半夏姐,不是我故意要和你妹妹抢老公,感情这种事,真的没办法说。现在我怀了孩子,总不能让孩子生下来就没爸爸吧?你也是女人,自然也懂孩子对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。只要连翘不反对,我进门一定做小伏低,绝对不会和她抢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小三哭得梨花带雨的俏脸,季半夏放缓了语气,温和得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她的声音:“不瞒你说,我也怀孕了,同为人母,你不希望孩子长在单亲家庭的心情,我很理解。”

    林菲菲知道季半夏没这么好说话,她屏神静气地等着,等着听季半夏接下来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季半夏瞟一眼保姆张妈惊讶的脸,觉得自己是不是演得太过了,有点失真了,赶紧又调整了一下语气:“但是你插足我妹妹的家庭,的的确确给她造成了很大的伤害。”

    林菲菲一听,这话虽然说得严厉,但话里话外,还是透着转圜的余地。便赶紧点头不停保证:“我知道,我进门后,一定跟她好好相处,只要能让我把孩子平安养大,我就心满意足,绝对不会有其他的非分之想!”

    季半夏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眼睛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林菲菲拼命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那你签个协议,你自愿放弃孩子在傅家的继承权,将来傅维川的公司上市后,你不得为孩子谋取任何股权!”

    林菲菲在心里暗暗咬牙,难怪季半夏和季连翘能忍得住,原来是贪图傅家的钱财!这样反而好办了。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叫事。

    合同签了又怎么样,等她进了傅家,自然有办法解决!

    林菲菲想清楚了,抬起头诚恳地看着季半夏:“我和维川在一起,本来就不是为了他的钱。只要能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,这个合同,我签!”

    听见“只要能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”,连翘还是忍不住嗤笑了一声:“你可真伟大!”

    林菲菲面不改色心不跳:“我说的都是心里话。连翘,上次在停车场我抓伤了你的手,我现在郑重向你道歉。当时是我太冲动了,被你一骂,就失去了理智。”

    连翘嘴笨,被林菲菲这么一说,气得要命却又不知该怎么反击。

    季半夏到底忍不住了,不冷不热刺了林菲菲一句:“先撩者贱,林小姐,这句话你听过没有?”

    林菲菲知道季半夏在讽刺自己,咬咬牙忍住了:“千错万错,都是我的不是。连翘你大人大量,一定不会跟我一个孕妇计较的。等我进了门……”

    林菲菲的忠心还没表完,季半夏打断了她:“只要你签了协议,连翘这边是没问题的。现在不想让你进门的,是傅维川。你还是多求求他,做做他的工作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傅维川刚才的薄情让林菲菲很失望,但她仍然很有信心:“只要两位长辈和连翘都同意了,维川一定不会反对的。一会儿我就去找他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祝你顺利。”季半夏一笑:“最好今天就把财产放弃协议签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我们争取把这件事定下来!”

    林菲菲没想到这件事这容易就搞定了,十分得意。

    张妈看了一眼季半夏和连翘,心里颇感失望。本来以为能看到一场唇枪舌剑的撕x大戏,结果竟然这样兵不血刃地就完结了。

    这个季半夏,也不过是个贪图钱财的蠢货而已。放小三进了门,等她孩子生了坐实了身份,再兴风作浪可就由不得连翘了。

    张妈送林菲菲回客厅交差,走到拐角处正好碰见傅斯年。

    傅斯年似乎是等这里,见张妈扶着小三过来,便开口对林菲菲道:“你先走。”

    林菲菲还没搞明白傅斯年的身份,但见他容貌英俊,举手投足气度不凡,颇有一股压迫人的气势,心知是自己惹不起的,便点点头,很听话的先走了。

    林菲菲一走远,傅斯年开口便问:“连翘同意了?”

    张妈微微吃惊:“嗯。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季半夏做的主?”

    “嗯。是的。”张妈这时听懂了,难怪一向为人冷漠的傅斯年会主动询问,原来事关前妻季半夏。

    傅家大房佣人都说是季半夏甩了傅斯年,而傅斯年一直余情未了,看来是真的。

    不过奇怪,傅斯年怎么知道季半夏会让连翘同意小三进门?

    果然还是前夫最了解前妻啊。

    张妈在心里默默吐槽,跟傅斯年行了个礼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时季半夏和连翘也出来了,见傅斯年等在拐角,都是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“傅哥哥。”连翘很乖巧地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傅斯年点点头,看着连翘一张美丽的脸,心中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他一直记得第一次和连翘见面的情景,那时候她还是个懵懂的花季少女,一双大眼睛虽然黯淡失焦,却小鹿般乖巧温顺,她仰头对他甜甜一笑:“傅哥哥,你的声音好好听。你身上的味道也好好闻啊!”

    天真的少女已经消失在时光的尘埃中,世界无情地向她展示着丑陋和算计。

    季半夏就当傅斯年不存在,拉着妹妹就要往前走。

    傅斯年长腿一迈,稳稳地拦在她的前面:“半夏,。”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