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盛开的焰火
    盛开的焰火

    傅斯年的手毫不留情的扯开季半夏的衣衫。品 书 网 (    .    .   )

    他用力吮吸她的舌尖,痛得季半夏直吸冷气,她也用力咬回去,她的力气不小,她甚至都尝到了腥甜的血味!可傅斯年还是不松口,他的舌头紧紧缠住她,似乎要把她吸到肚子里去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疯了!季半夏惊惧的瞪大眼。

    傅斯年已经完全疯了。他双眼赤红,所有的感官都被渴望所占据。这个女人是他想要的。只凭这一点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季半夏发出一声尖利的惊叫!

    她发狂般拼命捶打傅斯年的肩膀:“傅斯年!你这个禽兽!我要杀了你!我要杀了你!……”

    灼热火辣的痛感让季半夏哭得力竭声嘶。绝望如潮水,将她彻底淹没……

    第一轮完毕,傅斯年却还意犹未尽。他抱起破布娃娃般的季半夏,往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季半夏心如死灰,两眼如枯萎的深井。她冷冷盯着傅斯年,声音嘶哑:“完了?可以放我走了吗?”

    发泄完,傅斯年的神志总算清醒了。他将季半夏平放在床上,尴尬的想说点什么,眼睛却一下子看见季半夏身上青青紫紫的淤痕!

    从前胸到小腹,到处都是……

    这吻痕绝对不可能是他刚才弄的!这分明是两三天前就有了!

    三天前,她和欧洋并肩上车,绝尘而去。两天前,她和男学生在图书馆前谈笑风生,他宠溺的拍她的头。

    这些吻痕,到底属于哪个男人?

    妒忌像毒蛇,傅斯年以前从来不知道,妒忌的感觉也能让人发狂。他盯着季半夏身上的吻痕,像掀麻袋一样掀开季半夏的身体,再次压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到底是第二次。这次,他持久得可怕。

    季半夏闭紧眼一言不发,像死鱼一样直挺挺的躺着,她的心,已经疼得麻木了。

    可是,缓缓的,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蔓延到四肢百骸。冰冷的身体开始发热……

    傅斯年敏锐的感觉到季半夏身体的变化,他看着季半夏的脸。苍白的脸颊开始泛出红晕,睫毛微微颤动,痒到了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后的最后,天空仿佛盛开了焰火,傅斯年释放出自己的同时,听见季半夏终于失控地尖叫出声……

    v1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