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人生的未解之谜
    等傅斯年和郑思彤来到客厅,傅冀南和宋婉丽已经把位置给安排好了。长方形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开胃菜和甜酒,鲜花。傅冀春坐在中间最好的位置上,左右各留了一个座位,很明显是给傅斯年和郑思彤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宋婉丽是不是存心撮合,傅斯年的座位和季半夏是面对面的。郑思彤没想到就她上去找傅斯年的时间,座位就安排好了,她失望的看了傅斯年一眼,见他也只是冲她点点头,意思很明显是“既然安排好了,那就顺其自然吧”,只好无奈的落座。

    菜陆续上来了,主要是傅冀南和傅冀春在回忆往事,宋婉丽偶尔插科打诨,幸好有洛洛这个开心果,时不时蹦出几句童言童语,让年轻人们觉得不那么无聊。

    傅维川对连翘关怀备至,赔着小心,连翘照单全收,不过脸上的笑容怎么看都有些勉强。

    林菲菲抢了连翘的风头,不停地帮长辈布菜,一副孝顺好媳妇的模样。

    季半夏除了认真凝听傅冀南和傅冀春讲古,有笑点的时候也笑一笑之外,大部分精力都用在照顾洛洛吃饭,和应付黄雅倩的谈话上。

    唯一全程沉默的人是傅斯年。郑思彤借着和傅冀春说话,一直偷眼观察傅斯年。

    她坐的位置,刚好能看到季半夏的表情,季半夏没正眼看傅斯年一眼,这一点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她很想知道傅斯年对此是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偷看了半天后,她终于得出一个结论,不光是季半夏在躲着傅斯年,傅斯年也在躲着季半夏。

    他经常极短促地抬眼看一眼季半夏,只一秒钟就转移走视线。快得叫人几乎察觉不到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自然瞒不过郑思彤的双眼。她心里暗暗奇怪,傅斯年分明喜欢季半夏喜欢得要死,为什么又故意压抑自己,表现出对她毫不在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因为她肚子里怀着别人的孩子,那刚才书房里,他根本就不该对人家“壁咚”呀。

    总之非常奇怪,人物的行为完全不符合理性和常识。这其中必有隐情。

    郑思彤非常好奇。

    一顿饭终于吃完了,大家又闲话一会儿,傅冀春示意黄雅倩可以告辞了。于是一通忙乱的寒暄告别,郑思彤一错眼,傅斯年又不见了。

    她扭头朝客厅旁的落地窗看去,果然,傅斯年站在那里和季半夏说话。

    季半夏手里还拿着洛洛的外套,很显然是傅斯年拦住她,主动跟她说话的。

    郑思彤低头假装看手机,凝神听清两个人究竟在说什么,可惜距离太远,她只模糊听到几个字,“视频”“拉黑”……

    见季半夏扭头朝露台走,傅斯年又跟上去,郑思彤犹豫了半晌,还是怏怏跟着傅冀春从客厅的正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露台上,季半夏朝周围看看,见没有别人,把手伸到傅斯年面前,手掌摊开:“手机给我。”

    熟练输入密码,季半夏忍不住嘲笑一句:“傅斯年,你不换密码,不怕新太太吃醋吗?”

    她重新扫了傅斯年的二维码,又亲自操作着将视频传到自己的手机上。

    低着头的当儿,她听见傅斯年清清淡淡的声音:“不会有这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操作完毕,盯着他,目光颇有点挑衅:“哦?你就这么肯定你的新夫人会对你俯首帖耳,连你用前妻生日当手机密码的事都不敢追究?”

    傅斯年也看着她,挑挑眉:“不会有新夫人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笃定,不过语气却一如既往的平淡,并没有太多的感**彩。

    季半夏心里微微一动,说不出是什么感觉,她太了解傅斯年,不是十拿九稳的事,他不会拿出来说。

    那么,为什么不会有新女友?她当然不会天真到以为傅斯年是为了给她守节。

    傅斯年怎么就铁了心要保持单身呢?——不是为了游戏花丛,之前气愤不平的苏樱事件,最后也不了了之,坊间传闻她也听过,傅斯年清心寡欲,除了工作就是工作,从来没任何绯闻。包括对这个郑思彤,他也是无可无不可的样子。

    难道是被某个人掰弯了?从直男变成gay了?

    不,不会的,刚才窗边,他看她的眼神,分明有**。

    可他最后也没碰她啊!

    季半夏百思不得其解,头皮都快想破了,也想不出案件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真相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起那个著名的段子:

    九旬老太为何裸死街头?数百头母驴为何半夜惨叫?小卖部安全套为何屡遭黑手?女生宿舍内裤为何频频失窃?连环强j母猪案,究竟是何人所为?老尼姑的门夜夜被敲,究竟是人是鬼?数百只小母狗意外身亡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?这一切的背后,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?是性的爆发还是饥渴的无奈?

    她想,她也要关注一下今晚8点cctv12法制频道的年度巨献《傅斯年的不归之路》,跟随着镜头一起走进傅斯年变态的内心世界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盯着空气浮想联翩,傅斯年也在看着露台外的风景,他脸上没什么惆怅或者失落,嘴角甚至还带了点笑容。只是,被午后强烈的阳光照射着,那笑容怎么看都觉得有点惨淡。

    当然,季半夏是不会注意到这些的。她沉浸在自己的脑洞中,完全没有注意到傅斯年嘴角这个惨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傅家大房要走了,季半夏当然也站在二房的队列中行注目礼,表示欢送。

    然而莫名其妙的是,所有人都寒暄完毕准备离开时,郑思彤突然凑到她耳边轻声道:“季半夏,其实你们是相爱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还不等季半夏回答,她已经含笑离开,扶着傅冀春款款潜行了。

    傅冀春的另一侧,走着高高大大的傅斯年,季半夏看着他的背影,心中疑窦丛生:郑思彤说的你们,指的是她和傅斯年吗?

    相爱的意思是两个人都爱着对方没错吧?郑思彤看到了什么,听到了什么,然后得出了这个结论?

    傅斯年还爱着她?

    她开始不确定起来。那个视频,他确实可以删掉的。可他还是给了她。这是爱吗? △≧△≧,

    他将她逼到窗边时,看她的眼神,那是爱吗?

    如果爱,为什么他不要她的孩子?为什么他那么爽快答应她一时气话提出的离婚?

   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?为什么他打定主意不再结婚?他到底还有什么秘密隐瞒着她?

    十万个为什么涌上心头,季半夏觉得自己的头快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更让她头疼欲裂的,是黄雅倩竟然给她做了个香囊。很古朴很玲珑的小香囊,里面不仅装着各色香料,还有一块晶莹剔透,成色绝对上品的翡翠如意。

    黄雅倩临走前才塞给她的,她都来不及拒绝人就走远了。非亲非故,季半夏完全弄不懂黄雅倩为什么要对她大献殷勤。

    啊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