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为了泡妞不被打扰
    想到外面下雨了,季半夏脱下裙子,换了件稍微厚一点的上衣,再套上仔裤,穿上鞋子,就准备出门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已经站在门口等她了,季半夏盯着他的脸看看,又盯着他身上暴丑的文化衫看看,忍不住笑:“傅斯年,你这样好帅!”

    简直快帅尿了好吗!民工都不会穿的文化衫,配上他高富帅的脸,怎么看都是那么的喜感。

    傅斯年无所谓的耸耸肩:“便宜盛景了,明天找他们要代言费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想要代言费,那也得有广告效应呀!一会儿我帮你宣传宣传!”两人说说笑笑,带上门出去。

    季半夏走在前面,刚走出门,傅斯年从背后拉住她:“等等,你衣服的拉链没拉好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的上衣后面有一条拉链,她都忘了刚才到底有没有拉好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本来想说“我自己来”,可傅斯年的手已经伸到她背上去了。季半夏只好站住,让他帮忙拉拉链。

    “先进来吧。”傅斯年的手指触到拉链,又离开了,伸手把她从门外拉进门内,随手关好门。

    “干嘛?拉个拉链而已,有必要这么隆重吗?你怎么不去焚香净手?”季半夏小声嘀咕,低下头,方便他更好的帮她。

    后背上,有一丝温热的触觉,是傅斯年的手指。

    这手指轻轻挑开她拉链两边的布料,滑进她的衣服,沿着拉锁缓缓游走。

    季半夏的背陡然僵硬起来,呼吸变得急促。她终于明白傅斯年为什么要把她拉进屋子了!这厮没安好心!

    “喂……你……”季半夏的话被傅斯年拦住了。他另一手臂从后面圈住她,手掌捂住她的嘴:“嘘,别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压的极低,近乎耳语。不对,就是耳语。他的嘴唇贴在她耳根吹气:“我帮你拉拉链,你不要乱动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痒得打了个哆嗦,想说话,傅斯年的手却捂得很紧。

    他的指尖在她光洁的脊背上滑动,若即若离地摩擦着她的肌肤。

    季半夏只觉得血液循环加快,呼吸都有些困难了。她在他掌心轻喘:“傅斯年……你……刚才还没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还没够吗?还要续摊?

    她想这么说,但又觉得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傅斯年根本不理会她说什么,他大概根本没听清她的话吧。他只看到她随便挽起头发扎了个丸子头,两鬓的碎发细软地飘着,拂在他脸上,也拂在他心上。

    他的唇下滑,从她的耳根,辗转来到她的后颈,然后再往下……

    沿着她的脊背,他的舌尖缓缓向下,再向下……

    拉链被他拉开,他的手绕过去,从前面覆盖住她的身体。季半夏突然觉得口渴,腿软,有些站立不稳了。

    刚才那样……还不够吗?傅斯年再这样下去,她也要不够了……

    傅斯年扳过她的身子,激烈地吻她。

    不行,这样真的不行,阿梨会承受不住的……季半夏朦胧的想着,却挣脱不了傅斯年编制的清淤之网。

    雨中,助理终于吃完了肉饼,一手油无处可蹭,好容易找纸巾擦干净了,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忍了。

    鼓起勇气,拿出电话,拨号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就算再激烈的战斗,两个小时也该结束了吧!他老等在这里也不不是事啊!

    什么?关机?大总裁竟然关机了?wtf!助理无**苍天。傅总不是见色忘义的人啊!怎么今天如此反常!,人家竟然关机!

    不!绝对不是电池没电了!上午他亲自帮总裁大人充的电!打一天游戏也用不完啊!

    他这个手机,每天都多少人跟他汇报,他竟然关机!只是为了泡妞!

    助理挫败地坐进车里,完全拿不定主意,到底是继续等待,还是直接走人。

    就在季半夏快要全面失守的时候,傅斯年按捺不住,将她抵在防盗门上。铁门冰凉的触感让她清醒了几分,她开始挣扎起来,用手推傅斯年的胸膛,想把他推开。

    傅斯年双眼充血,声音黯哑:“不想要吗?你刚才不是很舒服吗?”

    季半夏脸红得快要爆炸了!刚要开口说话,有脚步声从门口经过。

    本来想等人走过了再回答傅斯年,毕竟只隔着一道防盗门,实在没什么隔音效果。结果!门铃响了!

    季半夏惊了一下。会来按她门铃的,只有赵媛!坏了,她和赵媛约好今晚一起吃饭的,被傅斯年一搅和,她竟然忘记了!

    她推傅斯年,想伸手开门,可傅斯年紧紧抱着她,完全没有放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半夏,你在家吗?”赵媛在门外喊道。半夏和她约好了今晚一起吃饭啊,按说应该会在家等她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季半夏张开嘴刚想回应,嘴巴被傅斯年牢牢堵住。

    他恶意地施展技巧,舌头灵活如小蛇,在她口中兴风作浪。季半夏想推开他,挣扎中,手肘不小心撞到铁门,发出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门外,赵媛正准备离开,忽然听见门里好像有动静,她又转过身来,扬声道:“半夏,在不在呀?”

    屋子里又没动静了。安静得诡异。

    不对!有细碎的声音!难道半夏被人绑架了?入室抢劫?劫匪现在正捂着她的嘴,用刀架在她脖子上,威胁她不许乱动?刚才那声闷响,是半夏拼命制造出来给她听的声音?

    这小区以前就出过一起这样的事件!赵媛越想越怕,从包里拿出辣椒水喷雾对准铁门,提高了声音:“半夏,我知道你在里面,张警官来找咱们吃饭呢,你好歹也给人家张警官一个面子吧!”

    赵媛越说越真,好像真的有一个高大威猛的警官正站在门口,劫匪不赶紧自首,就让他一辈子把牢底坐穿! ,o

    门里,傅斯年用气声问季半夏:“张警官是谁?追你的?”

    什么张警官?季半夏也一头雾水,瞪傅斯年一眼:“放开我!”

    她也用了气声,她压根不敢高声说话,生怕被赵媛听见。如果赵媛知道她和傅斯年又**情不自禁地滚了床单,不知道她会怎么鄙视她。唉!

    “不放!”傅斯年暧昧地在她唇上舔了一下。

    季半夏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她的手机又响了。手机就在包里,包在刚才的亲热中掉到门边了,手机震动着防盗门,再加上音乐声,门内的两个人,门外的一个人,三个人都吓了了一跳!

    什么剧情?赵媛惊讶地把耳朵贴在门上。这铃声,分明就在门边啊!手机掉到门边……刚才那声闷响!难道!劫匪就扼着季半夏的脖子站在门后,和她只隔着一道铁门?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