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什么叫做邪恶
    宋婉丽干笑一声:“在楼上躺着呢。脸上敷着烫伤药,没办法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上去看看她。”季半夏没心思和宋婉丽多说,她只想马上见到妹妹,确认一下她脸上的伤到底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行吧。”宋婉丽应了一声,季半夏还没来得及转身,林菲菲扑过来了,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就开始哭:“半夏姐,都是我不好,你跟连翘说说,叫她别生我的气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她脸上画着精致的妆,唇膏和腮红的颜色都那么粉嫩喜庆,声音哀戚动人,眼里却没有泪水,就连那细细描画过的眼线,都没有一丝一毫的脱妆。

    季半夏看着她的脸,淡淡道:”哦?连翘为什么要生你的气?“

    刚才洛洛一见到她就说,是林菲菲烫伤了连翘的脸。小孩子的话,她虽然听进了心里,但还是准备找连翘再问问,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肇事者自己跳出来了。她倒要看看,林菲菲准备怎么说。

    ”我走路的时候滑了一下,连翘刚好在旁边,就好心扶了我一下。结果我手里端的热茶就洒到她脸上去了!呜呜呜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林菲菲拿着纸巾,装模作样地擦拭着眼角。

    林菲菲演技实在不怎么样,宋婉丽都有点看不下去了,走过来道:“算了算了,都是一家人,再说伤得也不是多严重,医生说了,只要护理得好,不会留疤的。你别在这儿添乱了,回自己房间好好休息,别哭哭啼啼的,小心惊动了肚子里的宝宝!”

    季半夏抱着手臂站在旁边,冷冷看着林菲菲和宋婉丽。

    一个说自己不是故意的,一个说伤得不是多严重。都拿她当傻子是吧?以为她和连翘孤苦伶仃,没有父母没有兄弟,就好欺负了是吧?

    林菲菲刚好走到连翘旁边滑了一下,那杯热茶刚好就泼到连翘脸上去了!世界上有这么凑巧的事吗?

    宋婉丽训斥完林菲菲,一转眸撞见季半夏冷冷的目光,脸上就有些不自在:”那你上去看看连翘吧,好好劝劝她,这孩子,心太重了。医生都说了不能哭了,眼泪把药冲化了,药就不起作用了,将来要落疤的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朝她点点头,转身上楼。

    “伯伯,我们一起去吧!”洛洛抱着傅斯年的脖子,期待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宋婉丽沉下脸:“洛洛,太没礼貌了,伯伯刚来,水都没喝上一口。你快下来,都这么大了,还要人抱!”

    季半夏停住脚步,嘴角浮出一个悲凉的笑容。

    有了明泽,还有林菲菲肚子里那个“大胖孙子”,洛洛的存在,对宋婉丽来说就变得鸡肋了?

    当初得知洛洛是傅维川的女儿,是她的亲孙女时,宋婉丽是怎么欣喜若狂的?又是怎么万般爱怜,日日夜夜都抱着不肯撒手的?

    现在,被大人抱一下,反而成了洛洛的不是。

    ”来,洛洛,姨妈抱你。我们去看妈妈。”季半夏转身从傅斯年手里接过洛洛,眼神一扫,注意到洛洛已经穿上了鞋子。

    傅斯年很识趣地没有跟过来,季半夏抱着洛洛上楼,轻声问她:“宝贝,谁给你穿的鞋子?”

    洛洛抱紧季半夏的脖子:“伯伯穿的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穿的。季半夏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对这个男人,她总是爱恨交加。

    快走到连翘房间门口了,洛洛又担心地问道:“姨妈,妈妈的脸会烂吗?变成烂脸怪?”

    季半夏在孩子的小脸上亲了一下:“当然不会。妈妈的脸很快就会好的,会和以前一样漂亮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太好了!”洛洛一下子高兴起来:“王妈说妈妈会变成烂脸怪,说以后林阿姨最漂亮。”

    王妈?季半夏想起来了,王妈就是当初傅家大姑奶奶做客那天,放林菲菲进门的那个佣人。

    敲敲门,进了连翘的屋子,季半夏的心都被愤怒给揪紧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连灯都没开一盏,也没有一个伺候的佣人。只有连翘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姐?是你吗?”听见动静,连翘从床上挣扎着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季半夏打开灯,看到连翘的第一眼,她就被吓了一跳!

    连翘仰着脸半坐着,左脸满满都敷着一层黑乎乎的敷料!甚至包括左眼!

    季半夏心疼坏了,把洛洛往地上一放,赶紧走过去:“连翘,到底怎么回事?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?眼睛伤到没?”

    “眼角烫到了,还好没烫到眼睛。”连翘哭了起来:“姐,林菲菲是故意的!她和王妈故意害我的!她把水往我脸上泼的时候,王妈就挡在后面,我想躲都躲不开!”

    果然!跟她想的一样!季半夏咬咬牙:“先不说这个。医生呢,医生在哪儿?我问问他具体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连翘伤的比她想象的要严重。宋婉丽说不会留疤,但那也是在“护理得好”的前提下。照现在的情形来看,傅家对连翘根本就没什么护理!

    一个毁了容的正室,更好拿捏了对吧?

    “医生已经回去了。已经给我开了药,每隔三小时敷一次敷料,等水泡消了就不用敷药了,每天吃点消炎药就行了。”连翘一边说,一边喊洛洛:“洛洛过来,妈妈跟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洛洛看着连翘的脸,有点不敢过来,季半夏心酸,走过去拉着她的小手,笑道:“别怕,洛洛,是妈妈!” ︽2miao︽2bi︽.*2阁︽2,

    连翘的脸,确实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洛洛走到连翘床边,仔细地看了又看,终于认出了妈妈,她哭着拉起连翘的手贴在自己脸上:“妈妈,你是不是很疼?”

    “不疼。洛洛别怕。妈妈很快就会好的。”连翘摸着女儿柔顺的头发,努力微笑着。

    季半夏在旁边看着苦命的妹妹和年幼的外甥女,一颗心都被碾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她拼命忍住眼泪不让自己哭出来,她用力地微笑,狠狠地压住内心翻滚的怒气和悲愤。

    此仇不报非君子!她一定要让林菲菲付出代价!要让傅家付出代价!

    如果世上本来就没有公平没有正义,那她就叫她们看看,!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