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穿衣显瘦脱衣有肉
    两人又腻歪了一会儿,在季半夏的催促下,傅斯年才恋恋不舍地离开。

    季半夏麻利地洗了个澡,正坐在梳妆台前梳头发,佣人扶着连翘过来敲门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将她们迎进门,仔细看看连翘的脸,高兴道:“水泡好像退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药膏还是挺有效的。姐,你收拾好没有?我们下去吃早餐吧。金姨,你先回去吧。”连翘吩咐佣人退下,又贼兮兮地盯着季半夏的眼睛:“姐,你昨晚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?”

    季半夏被连翘看得心虚,赶紧移开视线,假装很忙碌的梳头:“你乱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姐!我都看到了!”连翘沉不住气,马上道:“早上我过来找你,刚好看到傅哥哥从你房间出来!”

    季半夏的脸腾的红了,紧张地扭头看着连翘:“还有谁看到了?”

    连翘见吓到她了,赶紧道:“就我一个人,金姨刚好回房间给我拿披肩去了。你别担心,没别人看见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红着脸不说话,连翘轻声道:“姐,你和傅哥哥和好了?”

    季半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只好点点头: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孩子呢?傅哥哥不计较吗?你肚子里怀的,可是刘郴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多年,傅斯年和刘郴明争暗夺,连翘当然很清楚。姐姐怀了刘郴的孩子,傅哥哥竟然不计较?这实在太不正常了!

    被连翘一说,季半夏也觉得挺神奇的,自始至终,傅斯年对这个孩子的存在,还真是挺淡定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真的无所谓,还是他把自己的妒忌隐藏得太深。

    季半夏想来想去,还是觉得应该把真相告诉连翘。虽然连翘人单纯糊涂,但现在她和傅斯年已经“和好”了,这个孩子的身份,大家迟早都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孩子,不是刘郴的。”季半夏拉着妹妹的手,轻声道:“这是斯年的孩子。我和刘郴,从来都只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连翘惊呆了:“这……怎么回事?你怎么连我都瞒这么紧!”

    季半夏有点不好意思:“你太容易被人套话了,之前不告诉你,是怕你说漏了嘴,传到傅斯年耳朵里了。”

    连翘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,随即开心地拍手:“太好了!太好了!姐!我一直希望你和傅哥哥和好!现在又有孩子了,你们赶快复婚吧。”

    复婚……季半夏的眼神黯淡了一下。她和傅斯年,离复婚还早得很吧。他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对她打开心防,告诉她那个秘密?

    她现在,只是他的"qing ren",连正牌女友都算不上,没有任何名分。

    但这些,她不可能告诉连翘。

    连翘根本没注意到季半夏的黯然,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:“姐,我马上去告诉傅哥哥,阿梨是他的孩子!傅哥哥一定高兴坏了!当初豆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!别!”季半夏断然打断她的话:“你先别告诉斯年,再等等吧!”

    再等等,等傅斯年告诉她他的秘密,她也告诉他阿梨的身世,到那时候,他们的幸福才算完整。

    她赌,赌自己可以打开傅斯年的心防,赌傅斯年会真真正正地,彻彻底底的爱上她,愿意和她分享所有的心事和秘密。

    “哦,嘿嘿,你是不是想等到傅哥哥过生日的时候再告诉他?这确实是个大惊喜!是最完美的生日礼物!”连翘美滋滋道。

    季半夏摸摸妹妹的头,有些忧愁又有些宠溺的叹口气。

    她的小连翘啊,什么时候才能长大?

    季半夏搀着连翘下楼的时候,其他人已经在大厅坐好了。傅斯年背对着窗户站着,听见洛洛问好的声音,转过身朝季半夏看过来。

    季半夏穿着连翘的衣服,珍珠白的轻软蕾丝长裙,随着她的步伐款款摇曳,一头秀发在晨曦中闪闪发亮,绸缎般顺滑。她脸颊有微微的红晕,如天际那抹浅淡的霞光。

    她没有看他,但傅斯年知道,她知道他在看她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和宋婉丽等人寒暄,看到她礼貌而冷淡的应付林珊珊,看着她轻言浅笑,看着她的动作由从容变得有些笨拙。

    他唇边的笑容有了淡淡的得意和满足。果然,被他一直盯着看,她还是会紧张,会害羞。

    认识这么多年了,彼此这么熟悉了,可她对他,还是有着致命的新鲜感,每次看到她,他还是会心动,还是会惊艳。而只要她在他怀里,他就一定会像毛头小子一样冲动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如果这都不算爱,那世间一定没有叫**情的东西吧。

    早餐结束,季半夏和宋婉丽、傅冀南说了想带连翘去她家住几天的事,傅冀南还有点犹豫,想让连翘留在家里养伤,宋婉丽已经很麻利地答应了:“好,连翘去你那儿住几天也好,散散心。”

    虽然现在宋婉丽更看重林珊珊,但她对连翘这个媳妇倒也没什么不满意,连翘去季半夏家里住几天,省得林珊珊又闹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她天天看着林珊珊和连翘勾心斗角,也累得很。

    吃完早饭,跟大家道了别,季半夏和连翘就上了傅斯年的车,缓缓朝市区开去。

    傅斯年已经换了一件蓝灰色t,季半夏盯着他笑:“傅斯年,你胸好大哦!”

    傅斯年低头看看自己的胸口,确实有点小,胸肌简直太明显了。他本来就比傅维川高一些,这件衣服又是修身的款式,完完全全地让他“曲线毕露”。 △≧△≧,

    连翘也笑了:“姐夫,你身材很不错哦!”

    一身姐夫,叫得傅斯年心里那个熨帖呀。刚才连翘和季半夏一下楼他就感觉到了,连翘对他的态度亲热了许多。季半夏告诉连翘她和自己和好的事了吧?

    是怎么描述的?说了是"qing ren"关系吗?

    傅斯年心里有点乱乱的,决定扔掉这些无谓的猜想。现在气氛这么温馨,还是不要想这些不愉快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穿衣显瘦,脱衣有肉,说的就是我这种身材。”他和连翘开玩笑:“不信你问你姐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见他说的露骨,赶紧岔开话题:“好好开车,一会儿把我们送到家了,你就可以回去上班了!”

    “我先把你们安顿好吧。”傅斯年拐个弯,上了高速:“你们是想住白鹭洲那套公寓还是住丽景苑的别墅?”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