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噬魂销骨


傅斯年只觉得自己心跳都要停止了。


意外?惊讶?还是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”的窃喜?


刚才在楼下,他已经想好了各种关节,他已经准备答应她帮这个忙,无条件的帮这个忙了,就在这种时候,季半夏主动找上门来,答应做他的情人!


天知道,他多迷恋和她耳鬓厮磨,朝夕相处的时光!他多喜欢每天清晨醒来,她就在他身边!抱着她柔软清香的身体,他觉得他是全世界最骄傲快快乐的男人!


一切真的就要失而复得了吗?他千百次幻想过的重归于好,就这么轻而易举就要成真了吗?


而且还不用戳破他的秘密,让他已经残破的自尊心得到最后的满足。


就在傅斯年难以置信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的时候,季半夏坚定锐利的眼神却黯淡了下来。


傅斯年为什么不说话?他不想做这笔交易吗?


在家族利益和她这个空而无用的情人面前,他还是明智地选择了家族利益……


原来,她没有她自己想的那么值钱……她的身体,她的灵魂,贱卖了也不一定有市场……


季半夏自尊大受打击,她舔舔嘴唇,难堪道:“对不起,打扰了……”


转身,她竭力让自己仍旧挺直脊背,不显示出任何颓废之像。


一步,两步,三步……就在她的手指已经触到了木门,马上就要打开房门的时候,她的身体落入了一个滚烫得让她颤抖的怀抱!


傅斯年从背后紧紧抱住她,他疯狂地吻她。吻她的脖颈,吻她的发丝,吻她的脸庞和嘴唇。


“哦,半夏……半夏……”他不停地重复着她的名字,发出没有意义的呢喃。


在傅斯年激烈的亲吻中,季半夏闭上眼,终于长长吁出一口气。她赌赢了,傅斯年答应了。


他对她,还有迷恋。他说他爱她,并非全然说谎。


傅斯年的手探进她的衣服,拼命地揉搓,仿佛想把她捏碎,捏成齑粉,再彻底融进他的身体。


这样也好,季半夏迷迷糊糊的想道,天长日久,耳鬓厮磨,再等小阿梨生下来,傅斯年的心防,也该打开了吧?


他的吻是真的,他的喜悦也是真的,他对她,是有真心的,她能感觉得到。


那她就再赌一把吧!用她全部的爱,全部的希望,全部的身家性命再赌一把,赌他有一天会对她敞开心扉,会把他所有的顾虑,或者烦恼,或者痛苦,或者无奈,或者所有那些阻止他们在一起的理由,统统告诉她。


只要有爱,一切都是可能的。不是吗?


他们都有小阿梨了啊。爸爸和妈妈,本来就应该在一起的。不是吗?


两人缠绵了好一会儿,季半夏感觉局势已经快控制不住了,赶紧推傅斯年:”很晚了,你快回去洗洗睡吧。”


傅斯年把头埋在她清香的发丝中,低声道:”不回去行吗?“


季半夏脸红道:”不行。被佣人看到像什么样子。都知道我们离婚了……“


“我明天早点起来回自己房间,不会被他们发现的。”傅斯年还在纠缠不休。


哪怕不做什么,就抱着睡一晚也好啊。


抱着她入眠的温馨,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会到了。真的很怀念。


季半夏很干脆的拒绝:“不要,我累了。你在旁边,我睡不好。”


傅斯年斜眼看着她,眼里尽是调侃:“以前我出差的时候,某人曾经说,我不在旁边陪着,她老做噩梦。”


季半夏脸红,心里却又有一丝丝甜意。她的话,过了这么久了,他还记得。


“那我们说好了,你老老实实睡觉,不许……”季半夏有点难为情地咬咬嘴唇,不好意思说下去了。


傅斯年偏来逗她:”不许什么?“


打情骂俏的感觉真是太甜蜜,他忽然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皇帝宁要美人不要江山。


闺房之乐,噬魂销骨。


季半夏瞪他:”你自己心里明白。我就不说了。”


“不明白,还请赐教。”傅斯年笑眯眯地欣赏着小女人害羞的样子。灯下看美人,果然怎么看都看不够。


她的鼻子她的眼睛她的嘴巴她的眉毛,也许不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看的,但偏偏都长成了他喜欢的样子。


季半夏被他的无赖逼得横下一条心:“不许动手动脚!睡衣盖着的地方,一律不许碰!”


傅斯年邪气一笑:“好,没问题。”


睡衣盖着的地方不许碰,那就把睡衣脱了吗,多么简单的事。


上了床,季半夏才知道自己有多天真。


傅斯年没有动手动脚,但是他不停地亲她啊。他的手到不了的地方,就用嘴,用舌头。


房间的温度简直蹭蹭蹭直线上升。


季半夏额头都开始冒汗了,郊区的夜晚凉意十足,她却在黑暗中摸索空调的遥控器。


“找什么?”傅斯年在半空中拉住她的手,带它来到某个物体上:”你想找的东西,在这里……“


季半夏吐血。


见过脸皮厚的,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!


她触电般弹开手,避开那坚硬的触感,低声怒喝道:“傅斯年,你说话不算话!刚才不是说好不动手动脚吗!”


听出她声音里有一丝烦躁,傅斯年知道她是真的累了,赶紧松开手:“好好好,我不乱动了,你乖乖睡吧。”


“好热!你简直是个火球!”季半夏嫌弃地踢踢他的腿。


傅斯年摸到空调遥控器,把空调打开:”这样有没有好一点?“


”嗯。”季半夏点点头,她确实累了。今天折腾了一天,现在也很晚了,她是孕妇,必须保证休息。


“乖,睡吧。晚安。做个好梦。”傅斯年亲亲她的额头。


季半夏扑哧笑了:“你的祝福语还真全,就差没说什么生日快乐新年发财了。"


"那我加上好了。乖,睡吧,晚安,做个好梦,生日快乐,每天开心,旅途愉快,新年发财!”傅斯年从善如流。


季半夏闭着眼,脸上满满都是笑容,抬起头亲了一下傅斯年的额头:”不错,很听话。”


雨后的夜色格外清新,月亮偷偷从云层中探出头,照着大床上相拥而眠的男女,夜风把花香带进房间,一切都安宁,静谧……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