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娘娘请用膳
    两个人都不说话,一路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进屋换鞋的时候,傅斯年假装在地毯上绊了一下,终于换来季半夏的一瞥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傅斯年脸上一本正经的,心里却暗暗得意自己智商高,演技好。

    得到了季半夏的关怀,他心情好了很多,笑眯眯问道:“想吃什么?今天我亲自下厨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又瞥他一眼:”随便吧。”

    她倒是想吃山珍海味满汉全席,他会吗?再说冰箱里只有助理买的那几样食材,还能做出什么花样来不成。

    季半夏冷淡的态度让傅斯年气得牙痒痒,臭丫头,等着瞧吧,一会儿看我不好好收拾你!

    现在先惯着你,等会儿叫你看看本少爷的手段!

    季半夏说完,转身准备去客厅,不料腰被傅斯年从后面一把抱住。

    ”做什么?“她的态度有些不耐烦。

    傅斯年咬咬牙,厚着脸皮保持微笑:“亲热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幸好季半夏背对着他,不然他还真的会难为情的,脸皮厚得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的身子僵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很想打开这个男人的脑子看看里面到底装着什么,她和他还在吵架好吗?怎么毫无预警的就开始搂搂抱抱了?

    “没兴趣。”她冷淡冷漠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有兴趣……”他不屈不挠,脸已经凑到她脖颈上了,温热的气息扑在她耳根,叫她耳根发烫。

    “嗳!”季半夏扭着身子想挣扎,脸一侧,就被他扳过去,他的唇落下来,炽热地吻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季半夏咬紧牙关,不让他的舌头钻进来。

    傅斯年也不急,慢慢跟她磨。季半夏哪里经得住他的攻势,没几分钟就缴械投降了。

    一个吻绵长热烈,就像初吻一样甜蜜。哪里有半点吵架冷战的影子!

    就在季半夏觉得自己快要晕厥的时候,傅斯年终于放开她,鼻尖抵着她的鼻尖: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季半夏脸红,别开眼睛,嘴硬道:”一般般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她就后悔了,她这么说,傅斯年肯定会不服气地再来一次的!

    但是没有,傅斯年只是笑:“不生气了吧?”

    “无聊。”季半夏推他,作势要走。切!这样就算道歉了?她可不是那么好哄的!

    傅斯年很委屈:“季半夏你到底讲不讲道理?你跟刘郴当着我的面又亲脸又亲嘴,还不让我吃醋?”

    季半夏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无话可说,她这种歉疚的心情傅斯年怎么会懂!

    “不说话,就是理亏。”傅斯年趁胜追击。

    季半夏怒了:”够了!你到底想要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她和刘郴清清白白,不需要对他做任何解释!

    傅斯年转转眼睛,装出随意的样子:”你不爱刘郴吧?“

    季半夏气道:”废话!“

    她要是会爱上刘郴,几年前就爱上了,哪里还用等到现在!

    ”真的?“傅斯年喜上眉梢:”那你正面回答我的问题,告诉我,你不爱刘郴,一点都不爱!“

    他还是想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。一个肯定的保证。

    ”对不起!我没病!“季半夏烦了。

    她和刘郴之间光明磊落,任何事都可以放到阳光下晾晒,傅斯年这样纠缠不休到底是什么意思?不相信她的话,还是不相信她的人品?

    ”脾气真大。说两句就翻脸……”傅斯年无奈地捏捏她的脸:“算了,我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气结。明明是他不讲理,最后成了她脾气大?

    ”我去做饭了。你先休息一会儿吧。”傅斯年心情愉快地挽起袖子去洗手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在房子里游荡了一圈,站在厨房门口看了傅斯年一会儿。

    傅斯年换了件居家的短袖t,穿着宽松长裤,身上那股咄咄逼人的精英范没了,多了几分暖男的味道。

    剑眉星目,鼻梁高挺,嘴唇弧度优美……这家伙还是挺帅的。

    季半夏气消了几分,扬声道: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

    傅斯年回眸一笑:“好,你过来。“

    季半夏走过去,看到料理台上放着南瓜和虾仁,豌豆之类的,好奇道:”你是准备做南瓜饼?“

    傅斯年神秘一笑:“一会儿你就知道了。你不是要帮忙吗?来,把这根胡萝卜切成薄片。圆片就行了,越薄越好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更迷惑了:“你这到底是要做什么菜?奇奇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侧过身亲了亲她的脸:“十全大补汤。喝了我的汤,能长生不老,位列仙班。“

    季半夏故作惊讶状:“这么好?比唐僧肉还见效?那本宫倒要好好尝尝了。”

    切完胡萝卜,傅斯年开始赶她走了:“娘娘可以走了,寡人的厨艺,传男不传女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不屑一顾:“切,又不是武林秘籍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别过来偷看,除非寡人喊你吃饭,否则不要踏入厨房半步。”傅斯年一本正经道。

    季半夏反击:“谁喜欢偷看你啊。自作多情!”

    离开厨房,季半夏去房间收拾了一下东西,无意中走进里面的浴室,她惊讶地发现了一个巨型浴缸,并且,浴缸四面八方甚至连天花板上都镶着明晃晃的大镜子!

    这……是要干嘛……

    季半夏脸红心跳,很想去质问傅斯年这是装修公司的主意,还是他傅斯年的主意,但想了想,还是放弃了。

    搞不好傅斯年会嘲笑她太下流,想的太多,脑洞太大。

    反咬一口这种事,是他最擅长的。

    反正他不要指望她会跟他一起洗澡!季半夏暗暗下定决心! ︽2miao︽2bi︽.*2阁︽2,

    季半夏把房间收拾整齐,刚休息了一会儿,就听见傅斯年在餐厅喊她:“啦!”

    正好肚子有点饿了,季半夏朝餐厅走去,十全大补汤到底是什么鬼?搞不好就是一锅杂烩汤,除了面条煮得好,傅斯年的厨艺,也就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反正她没有抱太大期望。

    天刚黑,餐厅没有开灯,影影绰绰地点着几根蜡烛。

    一锅杂烩汤而已,还要点蜡烛,季半夏心里暗暗好笑,傅斯年这是准备用吃法餐的架势来吃疙瘩汤吗?

    做好了嘲笑傅斯年的准备,季半夏走进餐厅。

    眼睛适应了烛光的昏暗后,餐桌上的食物,让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