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又想干什么
    又想干什么

    季半夏裹着被子走到客厅,捡起门边散落的衣物,走到卫生间换上。

    又从钱包里拿出最后两百块钱,走进傅斯年的卧室,看着仍坐在床边发愣的男人,抬手将钱狠狠朝他脸上扔去:“这是你昨晚应得的报酬!”

    太痛快了!原来用钱砸人的感觉这么爽!

    傅斯年愕然抬头,看着飘落在脚边的百元大钞,嘴角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季半夏哐当一声摔上大门,拖着箱子往电梯走去。这个魔窟,这个魔鬼般的男人,她再也不想看第二眼了!

    “等等!”马上就要关闭的电梯门,被傅斯年的手用力掰开。

    “季半夏,我想我应该提醒你一件事,如果违约单方面撕毁协议,你要赔偿一千万的违约金。”傅斯年盯着她的眼睛,眼底深处有一簇晦暗不明的火苗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记得协议上没有写一千万的违约金。”季半夏对他的威胁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协议上写的很清楚,违约的解释权由甲乙双方共同商定。现在我认定,如果你违约,需要交纳一千万违约金。你如果不同意,我们可以就违约金的事再协商。但在未达成一致意见之前,必须按规定履行协议所规定的权力和义务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话说的很正式,很绕。但中心思想就一个:季半夏,你逃不掉的!

    季半夏气得浑身发抖:“傅斯年,你可真卑鄙!”

    傅斯年伸手拖过她的箱子,径直转身往回走:“连翘的手术成功之后,可以去圣马丁大学学设计,所有的学费和生活费由我来负担。

    季半夏看着电梯里自己颓败的脸色,绝望得无以复加。所有的筹码都握在傅斯年手里,她不过是个可笑的人偶,线,提在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电话忽然响了。季半夏接起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,半夏,你在图书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图书馆,在家呢。你找我有事?”说到家这个字眼的时候,季半夏本能的心虚,抬头瞟了傅斯年一眼。却发现傅斯年正停住脚步,朝她这边看过来。

    她瞪他一眼,闪身走进自己的卧室,砰的摔上门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我不是多了两张画展的票准备给你吗?可是我的腿摔伤了,没办法自己给你,你家住哪里?我让朋友帮你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的腿伤的厉害吗?怎么就摔伤了?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?”季半夏很意外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点小车祸,休养一阵子就好了。你要是不方便,告诉我快递地址,我把票给你快递过去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赶紧摇头:“不用那么麻烦了!你别操心这些了,好好养伤吧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直想看那个画展吗?”听着季半夏的关怀,顾青绍心里很熨帖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下午来医院看你吧!顺便拿票好了。”季半夏觉得挺不好意思的,不过普通校友,人家摔伤了腿,还惦记着帮她送票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顾青绍话一出口,才觉得自己的高兴表现得太明显了,赶紧敛了敛笑容:“这边公车很难坐,我叫朋友来接你吧!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我自己过来就好。”季半夏赶紧阻止,她可没那么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打完电话,季半夏就收到了顾青绍发过来的微信,上面是医院的地址。

    还真有点偏。季半夏正看着地图研究怎么走,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想也不用想,肯定是傅斯年。

    季半夏皱皱眉,也不去开门,没好气道:“干嘛!”

    “季半夏,你交男朋友我管不着,但别让狗仔抓到现行。如果上了社会新闻,我不保证会对你做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门外,傅斯年的声音冷冷的,似乎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“你那么有权有势,未婚妻劈腿上了社会新闻,你也能用钱搞定的!五百万不够的话,再加一栋海边别墅好了!”

    季半夏毫不留情的呛回去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门打开了,傅斯年一步跨进了门内。

    季半夏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,警惕的盯着傅斯年:“傅斯年,你想干嘛!”

    傅斯年一向绅士,在没得到她的允许下,他竟擅自闯进门来!他到底又想干什么!

    v1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