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这是怎么了
    这天是周末,连翘脸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,吵着要回去。

    季半夏知道她是想念两个孩子,只好道:“好,那我和斯年送你回去吧。明泽和洛洛肯定也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连翘赶紧摆手:“不用了!我自己叫个车回去就行了。傅哥哥好不容易休息一天,你好好陪陪他吧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还想说什么,傅斯年道:“半夏,你听连翘的吧。她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,你不能老当她是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搞得我像我连出租车都不会坐似的,我有那么无能吗?”连翘故意嘟嘟嘴。

    季半夏叹口气:“好吧,女大不中留。你自己当心点,到家了一定记得给我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哎!好嘞!”连翘兴冲冲应道:“姐,你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连翘走了,季半夏还是有点不放心,嘀咕道:“她不会把行李给弄丢了吧?我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,让她把出租车的车牌号告诉我?现在坏人那么多……”

    傅斯年好笑地敲敲她的头:“连翘是20多岁的成年人了,你怎么还整天管东管西的?你这样,她怎么长大,怎么独立?”

    季半夏摸摸脑袋:“好吧好吧,你说的对,是我想的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等连翘和傅唯川离婚后,她要带着两个孩子独自生活,她这个姐姐,也照顾不了她一辈子啊!

    连翘也确实该学着长大了!

    季半夏狠狠心,不再去想连翘的事,攀着傅斯年的脖子道:“今天我们干什么?”

    傅斯年想了想:“去商场吧,给你买几身宽松点的孕妇装,再给宝宝买些要用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:“还没显怀呢,唉,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个孕妇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捏捏她的鼻子:“人家都巴不得自己肚子平坦,你倒好,希望自己肚子快点大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我是朵奇葩!”季半夏白他一眼:“你不就想说这个吗?”

    她故意用夸张的语气掩盖自己真实的心情。说实话,她真的很害怕。当初怀豆豆的时候也是这样,四五个月了肚子还没太大的起伏,果然产检就说孩子发育不好。

    她真怕阿梨又是这样。

    算了,不想那么多了,等满三个月了去产检就知道了。季半夏只好这么安慰自己,结婚的时候她做过婚检的,一切正常。豆豆只是个意外。

    下了车,傅斯年牵着季半夏的手往商场走,季半夏看看周围的人,有点不自在了:“傅斯年,你不怕被人拍到吗?”

    她和傅斯年,毕竟不是名正言顺的男女朋友。

    前妻前夫,刚离婚不久又手牵手出现在婴儿用品店,这要是被狗仔看到,肯定又是一场全民津津乐道的好戏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被人茶余饭后拿来消遣。

    “怕啊。”傅斯年松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季半夏刚松了口气,傅斯年的胳膊已经搂上了她的腰,还搂得很紧,搂得很亲密,一看就是热恋之中的搂法。

    季半夏目瞪口呆:“你刚才不是说怕吗?”

    傅斯年脸上是霸道总裁一贯的面无表情:“是怕啊,怕他们拍到我们不够恩爱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晕倒。她算是发现了,傅大总裁骨子里就是个闷骚男,热衷于秀恩爱。

    幸好这是个高档商场,东西太贵所以没什么人过来逛,周围的人也很少,季半夏把帽子压得更低一点,战战兢兢地跟傅斯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刚逛了一会儿,季半夏有点尿急,让傅斯年在旁边的咖啡座等她一下,她就去洗手间了。

    从洗手间出来,快走到咖啡座的时候,季半夏意外地看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是许久不见的苏樱。她穿了条小黑裙,踩着尖头高跟鞋,正坐在傅斯年对面笑吟吟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哟,她上个厕所的功夫,就有人来下战书了?季半夏看着谈笑风生的苏樱,故意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苏樱呢,眼角的余光自然也看到了季半夏。

    不过,她并没有起身告辞,也没有跟季半夏打招呼,她把目光放得更温柔,更多情,凝视着对面的傅斯年,脸上的笑容暧昧,嘴里问的却是:“傅总,您也觉得读个mba对我的发展更有好处对吧?那您觉得,我读哪家的呢?”

    傅斯年背对着季半夏,根本不知道她正站在不远处盯着他和苏樱。

    刚才苏樱过来打招呼的时候,他心里是有些不悦的。如果被季半夏那个醋坛子看到他和苏樱聊天,不知道又要兴什么风,作什么浪了!

    不过人家过来也没说什么,每句话都是在谈公事,谈工作。就算他知道她的真实用意,也只能耐着性子和她周旋。

    对苏樱其人,他其实有几分欣赏的。人特别聪明伶俐,做事泼辣有手段,好好培养,是可以成为华臣的一员干将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你可以自己查一下,我也不清楚。”傅斯年态度冷淡,只希望苏樱自动离开。

    去了十来分钟了,季半夏该回来了。

    苏樱无计可施,心中充满了挫败感。她到底是哪里不如那个该死的季半夏了!为什么傅斯年连点好脸色都不给她!

    “好的,那我回去自己查查吧。傅总,您还有事吧,我先告辞了,回头有什么问题,再跟您请教。”苏樱站起身离开,手里拎的包包故意一扫,把放在茶几上的一杯清水扫翻,水洒到了傅斯年的裤子和鞋子上。”

    “啊,对不起对不起!”苏樱急忙道歉,慌忙从包里抽出纸巾,弯腰帮傅斯年擦裤子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傅斯年推开她的手。 △≧△≧

    苏樱眼角余光一扫,果然,季半夏加快脚步朝这边走过来了!

    哼,还不是沉不住气!有本事一直站旁边冷眼旁观别过来呀!内心深处,苏樱还是很不服气的。

    手被傅斯年推开,苏樱也就算了,不再继续帮傅斯年擦裤子。分寸这种东西,她很懂的。

    她就一直不停地道歉:“对不起啊傅总,是我太粗心了!真的很抱歉!我陪您去买条新裤子吧!太对不起了!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傅斯年再次干脆利落地拒绝她。

    “?”背后传来的女声清清淡淡,让傅斯年和苏樱同时扭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季半夏穿着平底鞋,步履平稳地正朝他们走来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