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你别乱想
    夜深了,电视的光在黑暗中闪烁不定,沙发上,季半夏已经睡着了,长发被泪水打湿,凌乱地贴在脸颊上。

    她的睫毛不停地抖动,似乎梦境中充满了不安和痛苦。

    大门轻轻的打开了,傅斯年提着行李箱,轻手轻脚地走进客厅。

    电视闪烁的光芒马上吸引了他的注意力。他摇头轻笑,季半夏这个粗心鬼,睡觉前竟然忘记关电视了。

    随手打开客厅的角灯,傅斯年准备过去关电视。刚绕过沙发,一声充满痛苦的梦呓让他猛地停住脚步!沙发上有人!

    傅斯年猛的扭过头去,季半夏的身影一下子闯入他的眼帘!

    她紧皱着眉头,手指痉挛般抓着沙发的靠垫,嘴里喃喃喊着什么。

    傅斯年又好气又心疼,原来不是这丫头忘记关电视了!她压根就是看着电视睡着的!

    他才走了一天,她生活就这么不规律了!简直太欠缺管教了!

    傅斯年走过去,正想把她抱回床上去,电视上的广告结束,又开始了循环的新闻播报。

    “xxx次列车事故最新播报”,严肃的女声语气充满沉痛,傅斯年朝电视看过去,原来季半夏看的是新闻频道。

    守着电视看新闻频道,还是列车事故,傅斯年突然明白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他根本就没跟她说过他会坐火车提前回来,他以为她不会知道……

    她有多担心,多害怕啊。

    傅斯年弯下腰,沙发上的小女人猫咪般蜷缩着,脸上还有风干的泪痕。他终于听清了她喃喃呼唤的名字,她在喊他。她在喊,斯年,斯年……

    心被某种甜蜜胀的满满的,这种甜蜜到了极致,又变成了心口的剧痛。

    傅斯年低声回应着她:“我在。宝贝,我在。”

    他伸出手指,轻轻抚摸着她脸上泪痕,在她唇上印下一个深深的吻。

    梦中的季半夏,突然被这个吻惊醒,有人在她旁边,有人闯进了这个屋子!

    她尖叫一声,惊恐地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“嘘,是我,半夏,是我。别怕,我是斯年。”傅斯年爱怜地抱住她,安抚她,轻轻拍打她的后背,亲吻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季半夏不信,她一定是在做梦吧!斯年真的回来了吗?

    她揉揉眼睛,又掐掐自己的胳膊,很疼,难道这是真的?她不是在做梦?

    她从傅斯年怀里挣脱,愣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小傻瓜,是我。我回来了。”傅斯年微笑着亲了亲他的女孩。

    季半夏一双大眼睛失神地看着他,抬手摸摸他的脸。是真的,他的脸有温度,热热的。

    傅斯年笑,低头又亲亲她的手指。

    季半夏的手指在他脸上轻轻移动,从他的眉,到他的眼,沿着他高挺的鼻梁缓缓向下,最后停到他的唇上。

    傅斯年张嘴轻轻咬住她的手指。他凝视着她,深深地凝视着她,眼中是浓的化不开的柔情。

    “斯年……”季半夏长长地叹息,仿佛一个跋涉很久的人终于卸下了浑身的重担,她如释重负地喟叹一声,紧紧地偎进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她的感受,他懂。

    傅斯年眼底有微微的湿润。他反手抱紧她,脸颊用力摩擦着她的脸颊。耳鬓厮磨,不过如此了吧?他和她,此刻心心相映,患难与共。

    二人没有说话,清冷的夜晚,彼此用身体取暖,在对方的拥抱和亲吻中,感受到爱和被爱的惶恐和幸福。

    良久,季半夏才想起要拷问他:“你坐的那趟车不是出事了吗?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傅斯年笑了笑:“多转几趟车呀!”

    季半夏有点心疼了:“累坏了吧?”傅斯年很多年没受过这种苦了吧?坐火车倒车,倒来倒去的。

    国际航班超过5个小时他都不耐烦的。

    “不累。”傅斯年馋嘴似地亲吻她:“小妖精,不是你粘着我早点回来吗?”

    季半夏有点难为情了,她也就是故意撒娇发嗲,缠着他说些"qing ren"间的傻话,哪知道他就当真了!

    士为知己者死,她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了,只有拼此蒲柳姿,尽君今日欢了!

    季半夏娇娇媚媚地攀上他的腰:“那我赔偿你。今天伺候你洗澡,如何?”

    季半夏可从来不是主动的人,她很少给傅斯年发糖的。如果是以前,听她这么说,傅斯年会极其高兴,极其兴奋,可今天,季半夏主动要给他发糖,他却躲躲闪闪了:“不用了,你先睡吧,我自己去洗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心里冒出一个问号,傅斯年今天很反常!竟然拒绝了她的共浴请求!不对劲!

    他不想让她看到他的身体!

    他坐的车出过事!

    季半夏刺啦一声拉开傅斯年的衣服,盯着他的胸膛看来看去,还好,没什么伤口。

    傅斯年调笑:“喂喂,别这么猴急呀。等为夫先去洗白白可好?”

    他嘴上调笑,身体却在躲闪。

    季半夏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,沉下脸瞪着他:“脱衣服。让我检查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嬉皮笑脸:“检查什么?你不是早验过几百次货了吗?”

    “傅斯年!”季半夏的表情很严肃:“你是不是受伤了?在哪儿?快让我看看!”

    傅斯年还在搪塞:“没有啊。我坐在车尾,没什么事。。” ︽2miao︽2bi︽.*2阁︽2,

    季半夏开始施展驯夫神功,她也不说话,就那么瞪着他,眼里开始慢慢蓄积泪水。

    季半夏一哭,傅斯年立马认栽,赶紧道:“真的没什么大事,就是手臂有一些擦伤,快别哭了。一会儿眼睛又肿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看看!”季半夏很固执。

    傅斯年叹口气,认命地把衣袖卷起来:“喏,就是点小伤,涂点药膏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胳膊上,有好几道擦伤,有一道特别严重,伤口不仅很深,周围还开始红肿了,明显是发炎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气得敲他的头:“这还叫小伤!快去拿钱包,我们去医院包扎!”

    傅斯年当然不愿意了,这点小伤还去医院,那他也太娘了吧!但是如果不去医院,季半夏这个倔丫头肯定会唠叨个不停,今晚想跟她温存神马的,那就不要再想了!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