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你害不害臊


傅斯年站着,季半夏弯腰去帮他弄拉链。


布料在拉链上卡得很紧,试衣间的光线又不怎么明亮,季半夏只好把腰弯得更低,凑得更近一些,用力扯了一会儿,还是没什么动静。


季半夏有点急了,脑门上都开始冒细汗了:“这什么破拉链啊,还卖这么贵!”


她嫌弃地皱皱眉,又摆弄了一会儿,她发现!这个该死的男人,他,他竟然开始有反应了!


季半夏赶紧甩开手往旁边一躲:“傅斯年,你害不害臊!”


傅斯年一脸的无辜:“这能怪我吗?你在那儿摸摸索索地弄半天,是个人都会有反应。”


“还怪我啦?”季半夏简直被他的逻辑气死:“要不是你自己手笨,衣服会卡在拉链里吗,衣服没卡在拉链里,我会进来帮你弄吗?还摸摸索索的,谁摸摸索索了?真是不要脸!”


傅斯年竖起手指:“嘘!”


他冲过来捂季半夏的嘴:“你是不是想让店员都听见?”


“哼!”季半夏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声音有点大,冷哼一声,算是完结这个话题。


傅斯年无辜地看着她:“那现在怎么办?我叫店员进来帮忙?”


季半夏瞟一眼他的短裤:“行啊,你叫啊,只要你不嫌丢脸。”


傅斯年:“……”


“坐沙发上去!不许乱动!”季半夏把傅斯年赶到沙发上去,想起头上有个小发卡,拔了下来:“我用这个发卡试试。你最好老老实实给我坐好,别想那些不该想的东西!”


傅斯年:“那你弄的时候别说话。”


“怎么了?”季半夏很不高兴:“话都不能说了?我帮你我还有错啦?”


傅斯年很无奈:“你一说话,热气扑上去,那感觉……”


季半夏闹了个大红脸,把发卡往他手上一扔:“那你自己弄吧!我出去了!”


傅斯年赶紧拉住她的手:“好了好了,别闹脾气了,赶快弄好,我们在里面呆这么久,店员还不知道怎么想呢。”


算了算了,他说的对。季半夏只好又捡起发卡,一点点把布料往外拨。


拨来拨去没什么用,傅斯年被她弄得血气翻涌备受煎熬,索性推开她,扯着裤子两边用力一拉,只听见撕拉一声,拉链倒是拉开了!


裤子上多了一个明晃晃的洞!


“啊!”季半夏遗憾地看着那个洞:“傅斯年你这个莽夫!干嘛那么粗鲁啊,这下好了,还得赔人家一条裤子!几千块就这么没了!真是浪费!”


傅斯年无动于衷:“赔得起。”


季半夏恨铁不成钢:“我知道你赔得起,可是这裤子浪费了啊,算了,要不拿回家我给你补补?反正不明显,补补照样穿。”


傅斯年看看她,又看看破了洞的裤子:“季半夏,你能不能不要这么**丝?”


“什么**丝,我这叫勤俭节约。人人都像你,地球的资源怎么够用?”季半夏絮絮叨叨,开始给傅斯年讲大道理。


傅斯年懒得跟她废话,一心只等小傅斯年平静下来赶快出去。


可是小傅斯年今天也不知怎么了,傅斯年等了半天,它还是那么倔头倔脑的。


季半夏也意识到不对劲,戳戳小傅斯年:“你弟弟今天怎么了?”


傅斯年郁闷道:“你先出去,不然它没办法安静。”


“哟,我的魅力这么大呀!”季半夏这次没生气,喜滋滋地出去了。


本来季半夏还担心,见到她在里面呆那么久才出来,店员会有什么微妙的表情,结果,店员完全没有任何异常,笑容还是那么温暖,那么怡人。


店员素质还真不错。季半夏在心里表扬了店员一番,坐下来又等了傅斯年一会儿,才见他老人家随便穿了条裤子,手里拎着破裤子出来了。


店员迎上去,傅斯年把情况说了一下,意思是破裤子和身上这条裤子,他都一起买了。


店员赶紧笑道:“不用不用,破掉的裤子您交给我就行了。是我们的产品做的不够好,让您产生了不愉快的体验,应该是我们道歉。怎么能让客人承担损失呢?”


“咦?”季半夏坐直身体,惊讶地看着店员。


傅斯年倒是司空见惯的表情,直接刷卡走人。


出了店门,季半夏大惊小怪:“哇,斯年,这家店服务真不错啊。弄坏了东西也不用赔,太棒啦!”


傅斯年淡淡道:“这就是人家的厉害之处。你学着点。”


季半夏想了一会儿才想明白:“我懂了,这是有钱人的特权。”


“对。所以你就好好抱紧我这条大腿吧。”傅斯年敲敲她的头:“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,走到哪儿都受人追捧。”


季半夏怅然:“笑贫不笑娼,这个社会实在太变态了……我表示愤怒。”


傅斯年一笑:“别愤怒了,走,我带你继续体会别人的追捧。”


果然处处都追捧,有傅斯年这金主陪伴,所有的店员都那么和蔼可亲。


季半夏普通的一身衣服,似乎都被镀上了一层金边。在一家母婴店,店员竟然还夸她手腕上十元钱一只随便买来玩玩的木镯子呢!


离开那家店,季半夏晃晃手腕,高兴地对傅斯年道:“听见没,店员说我这镯子一看就不是凡品,还问我是不是小叶紫檀的呢!看吧,我多有眼光,十块钱买的东西,人家以为是好几万的!”


看着她天真的笑脸,傅斯年简直都不忍心打击她了:“好吧,你高兴就好。”


季半夏不悦道:“什么叫我高兴就好?人家本来就是那么说的嘛,你又不是没听见。”


傅斯年谆谆教诲:“如果别人夸你,吹捧你,不切实际地赞美你,那只能说明他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。”他抬起季半夏的手腕,看看那只木镯子:“十块钱买贵了,就这破东西,最多三块钱。”


季半夏气个倒仰,跟在后面愤愤不平道:“三块钱你倒是给我买几个呀!你能买到,我季字倒着写!”


开玩笑呢,清仓甩卖的,她好容易才抢到一个,傅斯年瞎了狗眼,竟然还说她买贵了!

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小蚂蚁追书 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