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地里埋着什么
    回到公司,傅斯年在办公室静静坐了一会儿,这才给季半夏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半夏,我今晚会回来得很晚,你一个人吃饭好不好?”傅斯年柔声道。

    季半夏的声音娇滴滴的:“不要,要你陪!”

    傅斯年笑了起来:“我也想陪,但晚上要去见一个人。赶不上回家吃晚饭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故作吃醋道:“见谁呀?男的还是女的?”

    傅斯年笑得更开心了:“女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去吧。我还以为是见男人,差点就醋海翻波了。”季半夏忍住笑,一本正经地说完,很爽快地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听着手机里的嘟嘟声,傅斯年哭笑不得。这丫头,又被她耍了!

    他要真是gay,她会哭死的!

    傅斯年又把那个地产项目的资料看了一遍,一个模糊的想法在脑海里渐渐成形。

    在办公室坐到天黑,估摸着张素芳的外孙女也该回家了,傅斯年才收拾东西,独自开车向四合院驶去。

    四合院里透出昏暗的灯光,偶尔还能听见女孩娇脆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傅斯年叩门。

    一会儿,脚步声传来,门吱呀一声开了个小缝。门内传来少女的声音:“你是谁?找谁呀?”

    傅斯年淡淡道:“我找张素芳张阿姨。我叫傅斯年。”

    少女沉默了一会儿,把门拉开了一点,狐疑地盯着他上上下下地打量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漂亮女孩,面容姣好,身段苗条。但是,她一头黑发染成了夸张的金白色,鼻子上挂着鼻环,脖子上还有纹身,看上去不太像良家少女。

    “奶奶,一个叫傅斯年的人找你。你认识吗?”少女扬声朝屋子里喊道。

    傅斯年耐心等着。

    果然,没一会儿,张素芳脚步蹒跚地走出来了。她走得很迟疑,很慢,神情中充满警惕和不安。

    “张阿姨,是我。”傅斯年及时开口。他看着张素芳,她看上去比同龄人衰老许多。逃亡的日子,一定很辛苦吧?

    张素芳停下脚步,努力睁大一双浑浊的老眼,戒备地盯着傅斯年的脸。

    “张阿姨,我是四宝。”傅斯年轻声道。他朝老妇人微笑。

    当年孤儿院同时接收了四个男孩,傅斯年是最小的一个。孤儿院所有人都叫他四宝。

    就在半年前,他的记忆已经慢慢恢复,昨天见到张素芳,她眉下的那颗痣,好像一枚钥匙,将他童年封存的记忆彻底唤起。

    那些卑微的,痛苦的,充满了饥饿与寒冷的日子,以及那些日子里来自他人的善意与关怀,让傅斯年无比感慨。

    “四宝……”张素芳喃喃念道,她眼中瞬间燃起一丝光亮,但很快,那丝光亮又被惊惶和恐惧所淹没。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你!你快走!快走!”她慌乱地挥舞着双臂,侧着身子不想让傅斯年看到她的脸。

    少女疑惑地看了看祖母,把傅斯年往外推:“我奶奶不认识你!你快走!再不走我报警了!”

    四下无人,傅斯年稍微提高了声音:“张阿姨,放心,您的事,我不会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盯着她的眼睛,他知道她的恐惧,逃亡多年,往日的阴影一定像绳索,紧紧缠绕着她。

    张素芳如遭雷击,她颤抖着,声音嘶哑:“你在说什么,我根本听不懂!快走!离开这儿!”

    傅斯年闭闭眼,用力压下心中的愧疚,他指着少女,淡淡道:“她不是您的孙女,她是外孙女对不对?您的女儿,14岁生下了她。”

    他不想说的,他并不是忘恩负义之人,他还记得当年的那瓶热水,记得她温柔的双手。但现在,他只能狠狠撕开她的伤疤。

    这个项目对华臣来说至关重要,不能再拖,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张素芳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灿白,她用手指指着傅斯年,嘴唇抖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少女仿佛第一次听见自己的身世,她惊讶地看着傅斯年:“你说什么?你认识我妈妈?”

    傅斯年没有理少女,他推开少女,走过去紧紧握住老妇人粗糙的双手:“张阿姨,我是四宝,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您在这里。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坚定有力,他的眼神温暖真诚。张素芳慢慢地平静下来,这么近的距离,她终于看清了傅斯年。从这张俊朗的脸上,她辨认出了四宝的轮廓。

    当年,孤儿院那么多孩子,她最疼爱的就是四宝。这个孩子沉默寡言,但他最仗义,心底最仁厚。

    百感交集,张素芳突然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眼睛也湿润了,他抱住她,轻声安慰她。

    少女被突如其来的转变惊呆了,愣愣站在旁边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张素芳才擦干泪:“进来,喝杯茶吧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跟着张素芳往屋子里走,院子里似乎在搭建什么东西,一大片油毡胡乱盖在地上,空气里还有新鲜泥土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?”张素芳喝着热茶,心情渐渐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四宝是个仁义的孩子,他不会说出去的,她相信他。三岁看大,四宝是最重情的。

    傅斯年顿了顿:“这次拆迁,是华臣的商圈改造项目。我是华臣的总裁。”

    张素芳还没反应过来,少女已经蹦起来了:“原来就是你!我们在这里住的好好的,凭什么让我们搬走?我就住这儿,哪儿也不搬!给再多钱也不搬!”

    张素芳瞪少女一眼:“阿棠,跟叔叔说话客气一点!”

    少女气鼓鼓地嘟着嘴不说话了,眼睛还一直瞪傅斯年。

    傅斯年颇感头疼,他是可以拿当年的事威胁张阿姨的,但他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张素芳看看傅斯年,又看看少女,无奈道:“四宝,我知道你想跟我说什么,阿棠从小没爹妈,我把她惯坏了。我做做她的工作,要不,你过两天再来?”

    说着,张素芳眼眶又红了:“敏敏生下她不久,就生病走了。还是年纪太小,经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经不起什么,她没有说,傅斯年也没有问。不过他知道他该告辞了。

    少女气呼呼地不肯送客,张素芳腿脚又不好,傅斯年让她别送了,自己朝院门走去。 》≠》≠,

    走到院子中间,哐当一声,他的脚踢到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傅斯年低头一看,是半边破花瓶。院子里的灯太昏暗,只看见似乎是粉彩花鸟的图案。

    随即,少女惊慌地大喊起来:“站那儿别动,我带你出去!”

    傅斯年心中奇怪,朝脚边的油毡多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她们,是在挖什么东西吗??古董?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上一章稍微修改了一下。把张素芳杀人坐牢改成杀人后潜逃了。剧情将有大转折,希望大家喜欢!么么!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