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地里埋着什么


回到公司,傅斯年在办公室静静坐了一会儿,这才给季半夏打电话。


“半夏,我今晚会回来得很晚,你一个人吃饭好不好?”傅斯年柔声道。


季半夏的声音娇滴滴的:“不要,要你陪!”


傅斯年笑了起来:“我也想陪,但晚上要去见一个人。赶不上回家吃晚饭了。”


季半夏故作吃醋道:“见谁呀?男的还是女的?”


傅斯年笑得更开心了:“女的。”


“哦,那你去吧。我还以为是见男人,差点就醋海翻波了。”季半夏忍住笑,一本正经地说完,很爽快地就挂了电话。


听着手机里的嘟嘟声,傅斯年哭笑不得。这丫头,又被她耍了!


他要真是gay,她会哭死的!


傅斯年又把那个地产项目的资料看了一遍,一个模糊的想法在脑海里渐渐成形。


在办公室坐到天黑,估摸着张素芳的外孙女也该回家了,傅斯年才收拾东西,独自开车向四合院驶去。


四合院里透出昏暗的灯光,偶尔还能听见女孩娇脆的说话声。


傅斯年叩门。


一会儿,脚步声传来,门吱呀一声开了个小缝。门内传来少女的声音:“你是谁?找谁呀?”


傅斯年淡淡道:“我找张素芳张阿姨。我叫傅斯年。”


少女沉默了一会儿,把门拉开了一点,狐疑地盯着他上上下下地打量。


这是一个漂亮女孩,面容姣好,身段苗条。但是,她一头黑发染成了夸张的金白色,鼻子上挂着鼻环,脖子上还有纹身,看上去不太像良家少女。


“奶奶,一个叫傅斯年的人找你。你认识吗?”少女扬声朝屋子里喊道。


傅斯年耐心等着。


果然,没一会儿,张素芳脚步蹒跚地走出来了。她走得很迟疑,很慢,神情中充满警惕和不安。


“张阿姨,是我。”傅斯年及时开口。他看着张素芳,她看上去比同龄人衰老许多。逃亡的日子,一定很辛苦吧?


张素芳停下脚步,努力睁大一双浑浊的老眼,戒备地盯着傅斯年的脸。


“张阿姨,我是四宝。”傅斯年轻声道。他朝老妇人微笑。


当年孤儿院同时接收了四个男孩,傅斯年是最小的一个。孤儿院所有人都叫他四宝。


就在半年前,他的记忆已经慢慢恢复,昨天见到张素芳,她眉下的那颗痣,好像一枚钥匙,将他童年封存的记忆彻底唤起。


那些卑微的,痛苦的,充满了饥饿与寒冷的日子,以及那些日子里来自他人的善意与关怀,让傅斯年无比感慨。


“四宝……”张素芳喃喃念道,她眼中瞬间燃起一丝光亮,但很快,那丝光亮又被惊惶和恐惧所淹没。


“我不认识你!你快走!快走!”她慌乱地挥舞着双臂,侧着身子不想让傅斯年看到她的脸。


少女疑惑地看了看祖母,把傅斯年往外推:“我奶奶不认识你!你快走!再不走我报警了!”


四下无人,傅斯年稍微提高了声音:“张阿姨,放心,您的事,我不会说出去。”


他盯着她的眼睛,他知道她的恐惧,逃亡多年,往日的阴影一定像绳索,紧紧缠绕着她。


张素芳如遭雷击,她颤抖着,声音嘶哑:“你在说什么,我根本听不懂!快走!离开这儿!”


傅斯年闭闭眼,用力压下心中的愧疚,他指着少女,淡淡道:“她不是您的孙女,她是外孙女对不对?您的女儿,14岁生下了她。”


他不想说的,他并不是忘恩负义之人,他还记得当年的那瓶热水,记得她温柔的双手。但现在,他只能狠狠撕开她的伤疤。


这个项目对华臣来说至关重要,不能再拖,不容有失。


张素芳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灿白,她用手指指着傅斯年,嘴唇抖得说不出话来。


少女仿佛第一次听见自己的身世,她惊讶地看着傅斯年:“你说什么?你认识我妈妈?”


傅斯年没有理少女,他推开少女,走过去紧紧握住老妇人粗糙的双手:“张阿姨,我是四宝,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您在这里。相信我。”


他的手坚定有力,他的眼神温暖真诚。张素芳慢慢地平静下来,这么近的距离,她终于看清了傅斯年。从这张俊朗的脸上,她辨认出了四宝的轮廓。


当年,孤儿院那么多孩子,她最疼爱的就是四宝。这个孩子沉默寡言,但他最仗义,心底最仁厚。


百感交集,张素芳突然抽泣起来。


傅斯年的眼睛也湿润了,他抱住她,轻声安慰她。


少女被突如其来的转变惊呆了,愣愣站在旁边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
过了很久,张素芳才擦干泪:“进来,喝杯茶吧。”


傅斯年跟着张素芳往屋子里走,院子里似乎在搭建什么东西,一大片油毡胡乱盖在地上,空气里还有新鲜泥土的味道。


“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?”张素芳喝着热茶,心情渐渐平静下来。


四宝是个仁义的孩子,他不会说出去的,她相信他。三岁看大,四宝是最重情的。


傅斯年顿了顿:“这次拆迁,是华臣的商圈改造项目。我是华臣的总裁。”


张素芳还没反应过来,少女已经蹦起来了:“原来就是你!我们在这里住的好好的,凭什么让我们搬走?我就住这儿,哪儿也不搬!给再多钱也不搬!”


张素芳瞪少女一眼:“阿棠,跟叔叔说话客气一点!”


少女气鼓鼓地嘟着嘴不说话了,眼睛还一直瞪傅斯年。


傅斯年颇感头疼,他是可以拿当年的事威胁张阿姨的,但他做不出来。


张素芳看看傅斯年,又看看少女,无奈道:“四宝,我知道你想跟我说什么,阿棠从小没爹妈,我把她惯坏了。我做做她的工作,要不,你过两天再来?”


说着,张素芳眼眶又红了:“敏敏生下她不久,就生病走了。还是年纪太小,经不起……”


经不起什么,她没有说,傅斯年也没有问。不过他知道他该告辞了。


少女气呼呼地不肯送客,张素芳腿脚又不好,傅斯年让她别送了,自己朝院门走去。


走到院子中间,哐当一声,他的脚踢到了什么东西。


傅斯年低头一看,是半边破花瓶。院子里的灯太昏暗,只看见似乎是粉彩花鸟的图案。


随即,少女惊慌地大喊起来:“站那儿别动,我带你出去!”


傅斯年心中奇怪,朝脚边的油毡多看了一眼。


她们,是在挖什么东西吗?地里埋着什么?古董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上一章稍微修改了一下。把张素芳杀人坐牢改成杀人后潜逃了。剧情将有大转折,希望大家喜欢!么么!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